小说酒吧 > 天行缘记 > 第两千二百零八章 进入

第两千二百零八章 进入


  来人正是之前见过的‘光明天’下界真仙长孙亭,只是他现如今的修为只是刚刚到了合体后期那般。照理来说他下界较邬绝早了不少时日不知为何实力提升却不如后者。
  易天目光掠过后心中也是对此颇有些疑虑,如此一来的话进入到仙界碎片之中的长孙亭实力提升必定会慢于邬绝。稍迟只见二人在那里交谈了一番后便齐齐朝着自己这边飞了过来。
  知道此事终究还是会找到自己头上易天却是丝毫不惧。即使面对这两个下界真仙也丝毫没有什么怯意。回头传音同身后的二人知会了下后易天便一个纵身飞至空中稳住身形后便专等二人上前问询。
  少倾只见长孙亭飞来后打量了下自己开口问道:“没想到多年不见你的修为提升如此之快,看起来比当年至少也要强上三成不止。”
  易天伸手稽首做拱道:“长孙前辈谬赞了,相比于二位的实力晚辈还是稍有不及的。”说起来这也是大实话,即便是面前两个真仙修为没有自己这般强,但易天也不能说一定能够稳压他们一筹。毕竟这些真仙伸手留着的压轴宝物或是神通手段都远远超出自己的眼界之外。
  如果真对上只怕自己至多也只有三成的胜算罢了,好在此时大家还没有撕破脸皮却不知进入到仙界碎片后会不会产生嫌隙。
  稍迟只听长孙亭开口又问道:“听闻你找到了此处的仙界碎片入口,只是在外界还有一道‘炼狱修罗封阵’封禁结界。如今人差不多都到齐了,何不早日将封禁破开让诸人进入呢?”
  在一边的邬绝也是附和道:“确实如此,我看今日到场的修士足有七人至多,人数上已经足够应该可以联手破禁了。”
  听罢易天则是淡淡一笑道:“二位前辈请随我来,待见到那‘炼狱修罗封阵’封禁结界后便知了。”说罢也不啰嗦直接转过身来朝着那‘落枫坡’山谷上方飞去。
  待飞至禁制附近易天伸手取出了兽皮地图,轻轻激活后再次尝试着让封禁结界现世。空中传来‘轰轰轰’的声响后虚空之中现出一道金色的光团随后越变越大直至形成了三丈大小的光圈。
  三息间内中灵光四散游走将封阵纹路都显现了出来,在封阵的内中是一个半尺大小的黑色虚空豁口应该正是那仙界碎片的入口了。
  长孙亭见罢则是面露惊讶之色道:“这是阿修罗族的封禁阵法,可惜我对于阵道一途并非专精,此时看来还是要落到你的肩上了。”
  说罢长孙亭将目光扫过易天,随后又低头传音似乎是和邬绝私聊了一下。稍后二人达成了协议,接着目光转过再次落在易天的身上。
  只听邬绝开口说道:“我虽然对于阵法并不熟悉,但也略知一二。这般‘炼狱修罗封阵’本就是专为阿修罗族人设置,我们即便是集齐六人同时出手能否做到同步么?”
  “此事邬前辈还请放心,”易天笑道:“在正常情况下是无法达到六人同步的,但是此界于今日会迎来几千年一遇的‘月晕日’那时天地元气混乱即便六人无法做到灵压波动同步也能将这封印打开。”
  “哦,竟有此事,看来你都合计好了吧,”长孙亭笑道:“不知还有多长时间才到那‘月晕日’的期限。”
  易天低头默默算了下时日后才淡淡的回道:“约莫还有七日左右,待到七日后月圆之夜,正是天狗食月之时我们便可以动手了。在此期间还请二位耐心等待一阵便可。”
  “这‘炼狱修罗封阵’似乎是对进入的人还有限制,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至少我们这里会有一人无法进入,”邬绝突然开口提道:“希望你能够好生处理此事莫要在最后关头出现什么意外才好。”
  听过他的话易天自然是知道内中含义,六人联手破阵之时最怕是有外力干扰以至于功亏一篑。如果今天来的人数正好那倒是没什么话说,可偏偏就是多了一个人。如果那多出来的人心怀不轨从中阻扰只怕这事还得黄了。
  看来邬绝还是在担心此事所以才会有此一言,虽然在场的高阶修士众多如果贸然出手得罪其余六位绝非明智之举可他也是想要杜绝潜在的不稳定因素才会有此一言的。
  想罢易天则是淡淡一笑道:“两位前辈请放心待到打开了阵法结界后还请二位先行一步,至于后面的是我会料理的。”
  二人听罢互相对视了眼后便直接分开在附近山坡上各找了一处灵力充沛之地开始静坐修养起来。
  至于易天则是面色微微一笑随后收起手上的兽皮地图将等那入口阵法隐去后才转过身来缓缓褪去。
  不过易天没有直接回到宛刚和石金明二人附近而是直接飞至幽冥童子二人的暂歇之地前。接着在空直接传音入密和幽冥童子说了几句。后者闻言也是急忙一个纵身飞到空中不远处和易天相持了起来。
  此时幽冥童子的脸上也是现出一副铁青之色,刚才听过易天的传音后他也意识到这进入名额的问题。毫无疑问现如今的局势他带来的人已经折损了一个,如果阎邱再无法进入那他势必变成孤立无援的状态。即便是幽冥童子自持实力再强也无法以一敌三对付易天三人。
  所以他这才会气势汹汹的飞上前来想要理论一番。
  知他心中所想易天也不着急在空静等对方的回信,稍迟只听耳边传来幽冥童子传音声道:“你莫要仗势欺人,以为有两个下界真仙在就可以稳压我一头了。”
  “狞狂道友无需动怒,”易天却是淡淡一笑道:“我也没说只让你一人进去。”
  “此话怎讲?”幽冥童子面带怒容问道。
  “之前我只是定下了进入仙界碎片的顺序,道友排在第三位,至于剩下的三个名额我会酌情分配,”易天回道。
  “如果我一进去,阎邱一对三之下那还有机会?”幽冥童子忿忿不已道。
  “原来道友纠结于此,那我在此保证这次一定会让阎邱道友进入仙界碎片的,”易天却是信誓旦旦的回道。
  “希望你言而有信,否则我们一走你段时间内也凑不齐人手就休想打开此处的结界封阵了,”幽冥童子冷声喝道。
  说白了易天从来就没有怕过会有被人威胁的时候,对于幽冥童子的话自然是嗤之以鼻了。不过自己对于信誉还是非常看重的,应承过的事自然是不会食言而肥了。
  不过该说的话说了,那自己的应承也有相应的代价。想罢易天则是试探性的道:“在下一向是一诺千金之人,相信狞狂道友无论找在场的何人都能了解到在下的为人。不过既然我答应了送阎邱进入但还是有代价的。”
  “你想要什么直接划下道来吧,”幽冥童子问道。
  “听闻道友手上有不少‘碧落琼浆原液’,在下手头上倒是需要不少,不知道友能否给个五六瓶来,”易天开价道。
  “五六瓶你倒是去抢啊,”幽冥童子脸上气的笑道:“这东西本就是幽冥界中难得一见的宝材,只怕是千年来也未必能够这么多的量。”
  “那不知道友手中有多少呢?”易天试问道。
  “最多三瓶了,”幽冥童子不耐烦的道:“就这些你看着办吧。”
  “虽然不多,但也是够用了,”易天想了想回道:“好吧就三瓶吧。”
  幽冥童子闻言也是被气笑了,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三支玉瓶送了过来。易天则是伸手一扬将三支玉瓶悉数揽入自己的储物戒中。
  好生交代了下后易天便不再啰嗦直接飞回原本二人修整的山坡之上。刚一落地宛刚和石金明急忙走上前来问询起来。话题自然也是不离这次进入的名额,他们应该是料到自己前去与幽冥童子也是谈这问题。
  打开了个隔音结界后易天则是伸手示意了下让二人稍安勿躁,找了一处空地坐了下来后易天才开口道:“好了这次我们进入的顺序已经定了,你们二人分别跟着幽冥童子后面进去剩下我和阎邱便是。”
  “难道易道友要对阎邱动手么?”石金明闻言惊讶的问道。
  “我看不会,”宛刚却是面色笃定的说道:“不过我很好奇易道友会如何处置此事,虽然联想到此处阵法结界的问题只能够容纳六人通行,但有易道友在应该会有预料之外的事情发生吧,我猜想你必定会有什么后招才是。”
  “宛道友果然是心思细腻,”易天笑道:“虽然阵法是死的但是人确实活得,你们放心大胆的进去便是,”易天好生安抚道。
  听到这宛刚二人见到易天一脸镇定自若的神色后互相对视了眼后都仰头笑了起来。
  说起来易天自打见过那处的阵法结界后便心中有了计较,对于进入的名额也是早有盘算,稍后三人便直接在山坡上静坐了下来。
  等到了七日之后的夜晚一轮圆月往空中慢慢升起,原本幽冥界中就是黯溟灵力极盛,在这般情形下四周有大量的幽冥灵力朝着此处急速涌来。等到圆月升至正中后明亮的圆月上突然现出了道缺口,正是天狗食月的景象出现了。
  天地之中的阴属性灵力随之也变得越加厚实,至天狗食月至完全遮住圆月时,四周灵力罡风之中出现了极度混乱的状况。
  易天手持兽皮地图飞上前去注入灵力后将那入口处的‘炼狱修罗封阵’激活了去。
  而后气沉丹田沉声叫了句:“六位道友速速前来我将‘炼狱修罗封阵’阵法节点指出后你们便注入灵力便可尝试强行启动了。”
  六道遁光分别从四周的山坡之上飞起后来到了阵法四周,接着易天也不多话直接手中晃过兽皮地图后朝着六个方向各祭出一道灵光准确无比的打中节点的位置。
  那四周的人见罢也是伸出手来各自祭出灵光照着那六处节点打去。只听‘咔咔咔’的声音响起那‘炼狱修罗封阵’阵法之中缓缓裂开了道口子,从中有一缕仙灵之气缓缓溢出。
  在远处的邬绝和长孙亭见罢面露喜色,随即二人手中的灵力再次加强。同时易天见到这般情形后沉声道了句:“诸位还请再加一把力待到封阵开启到最大后才可进入。”
  四周的幽冥童子等人也都是面色一肃,此时他们也没有太多的办法只能按照易天的办法操作下去了。不消十息间那‘炼狱修罗封阵’正中便裂开了个一丈大小的口子,易天见罢叫道:“按照之前约定的顺序进入,莫要乱了方寸,否则大家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虽然幽冥童子等人现在就想进入,但此时也不想惹了众怒。稍后只见邬绝一马当先周身化作道遁光直接冲入阵法正中的豁口。
  迎面一道罡风随之袭来将他吹得在空中抖了数息,只见邬绝也是不凡作为第一个进入的人自然是气势不弱。周身灵光再次闪耀过后身上的气息猛地提升了一个等级,说起来他瞬间将自身的实力提升到了大乘初期的阶段。虽然只是短暂的一息间但易天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四周诸人脸上都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接着只见在遁光的包裹之下邬绝直接没入那虚空豁口之中进入到仙界碎片内。待到他一离去上方的一个节点顿时变得暗淡无光,而中心的豁口也缩小了一圈。
  正如易天先前所料这‘炼狱修罗封阵’一次能让人进入的限度也是有限的。接着长孙亭也是停下手中的灵力注入抽身出来后化作遁光朝着那入口之中飞去。这次明显他也是遇上了不小麻烦,同之前邬绝遇到的差不多从入口内吹出的灵力罡风打在他的防护罩上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只是强度略有不及罢了,长孙亭面色一凝伸手结印后祭出道七彩霞光将自身护住然后盯着迎面吹来的猛烈罡风逆流而上穿过了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