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极品逍遥大少爷 > 第24章 颠倒黑白

第24章 颠倒黑白


  “哼!”
  陆校董冷哼一声,脑袋转到一边。
  林小秋把他驳的哑口无言。
  “林小秋同学,”梁梅青一脸肃然的看着林小秋,“既然你也是当事人,那就请你把整件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讲述一遍。”
  林小秋……同学?
  小姑怎么这么叫我?
  林小秋稍稍一琢磨就明白了过来,小脸一正,“好的,梁校长。今天早晨,我陪着苏驰到单教楼……”
  简单几句话,林小秋就将这件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虽然多少带了一些个人的好恶,林小秋却也没有添油加醋,说的基本就是事实。
  “你撒谎,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
  林小秋刚刚说完,刚刚还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装死的陆天豪就一个高蹦了起来。
  “今天早晨,我和几个同学好端端的走着,没招谁没惹谁,苏驰莫名其妙的上来就打我们。孙队长本来想问问他是怎么回事,可到了保安值班室,他还跟个疯狗一样见人就打,七个保安的骨头都被他打断了好几根,我的两个同学也被他的住院了,就连孙队长他也没放过,梁校长你看看,孙队长都被他打成什么样子了?”
  陆天豪说的那叫一个声情并茂。
  可能是太激动了,还捂着胸口咳嗽了几声,牵动了身上伤处,疼得眼泪都快下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受了多大的委屈呢!
  孙广鹏也在一旁不停的点着头。到这会儿,他脸上已经彻底肿起来了,跟个熟透了桃子似的,要多可怜就多可怜。
  “你……你胡说!你这完全是颠倒黑白!”林小秋俏脸气得通红,“陆天豪,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梁校长,我说的就是事实。”陆天豪继续装着可怜,“不信你可以问问那七个保安和我那两个同学,他们都可以证明!”
  “他们跟你本来就是一伙的……”
  林小秋正要驳斥,梁梅青开口打断了她,“林小秋同学,请你冷静。真相到底是什么,学校会调查清楚的。”
  梁梅青又看着苏驰,“苏驰,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没什么要说的。”苏驰耸了耸肩膀,“不过,我倒是想劝陆校董一句。陆校董啊,赶紧带你儿子去医院看看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陆鸣皱了皱眉头。
  “这你都不明白?”苏驰叹了口气,“你儿子得了严重的妄想症!这病得赶紧治,拖时间长了就会发展成精神分裂,到时候,你再后悔就晚了。”
  “你才是精神分裂!你们全家都精神分裂!”陆天豪指着苏驰的鼻子骂着。
  “看看,”苏驰指着陆天豪冲陆鸣笑着,“就这么一小会儿,又严重了。陆校董啊,不是我说你,你也不想想,保安队长加上七个保安,还有你儿子和他的两个同学,加起来一共十一个人,我一个人就能把他们都打的住院了?我要是真有这么大的本事,还会在这傻站着听他一个精神病信口雌黄?早就把你们几个丢到窗外了!”
  小样儿,还想跟我玩黑白颠倒?
  我玩不死你!
  陆天豪一下子愣住了。
  一个打十一个,那十一个人全都住院了,那一个人却屁事没有……这怎么看怎么像电影里才有的情节,说出去有人信才怪!
  这家伙简直太无耻了!
  孙广鹏也傻眼了。
  他竟然不认账!
  早知道会是这个样子,说什么也不把那八个不听话的保安赶走啊,他们在,好歹也能当个见证。
  可现在……到哪儿说理去?
  要是我也一口咬定人就是他打的,肯定会像陆天豪一样,被当成得了妄想症。
  娘、的,我这顿揍怕是要白挨了!
  马书记则把脑袋转向一边。
  显然,他信了苏驰的那番说辞。
  学校保安队的保安可都是退伍兵出身,身手都比普通人强,苏驰一个打趴下他们八个?陆校董啊陆校董,不是我不想帮你说话,实在是你这个儿子瞎话编的太没影了。
  周院长则是两眼一亮,脸上神色轻松了不少。
  他一直都在为苏驰担着心呢。看陆校董那副气势汹汹兴师问罪的模样,他本以为苏驰多半是过不了这一关。没想到苏驰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乾坤扭转了。
  这简直让老头喜出望外。
  林小秋也愣住了。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苏驰。
  “这个坏家伙也太会演戏了吧——连我也差点相信他的话了。”
  不过嘛,嘻嘻,他这幅样子倒是蛮可爱的。
  陆鸣足足愣了半天,才皱着眉头对梁梅青说道:“梁校长你也看到了,苏驰先是无故殴打同学和学校保安,刚才又当着你的面儿威胁我这个校董,这样品质恶劣道德败坏的学生必须立刻开除,继续留在学校只会是祸害!”
  “陆校董,你的话未免也太武断了吧?”梁梅青淡淡开口,“在整件事件水落石出之前,处理任何一个当事人都是不恰当的。如果你非要坚持开除苏驰,那么作为当事的另一方,陆天豪、张野、刘闯是不是也要开除呢?”
  “那怎么能一样?”陆鸣急道:“苏驰是打人的,天豪、张野和刘闯是被打的一方,要开除,只能开除苏驰。”
  “陆校董,”梁梅青脸色一沉,“我想请问你,你刚才这句话站的是什么立场?是当事一方家长,还是学校校董?”
  “当然是校董。”
  “既然是校董,那你就要为你的话负责!”梁梅青声色俱厉,“整件事的真相都调查清楚了吗?没有!究竟谁是谁非,现在就下结论,你不觉得太武断了吗?”
  “这……”陆鸣老脸通红,又一次被驳的哑口无言。
  三妈厉害啊!几句话就把陆鸣拿捏的死死的!
  苏驰不禁对梁梅青刮目相看。
  “咳咳……”一直都没说话的马书记忽然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梁校长、陆校董,我有件事想跟你们汇报一下。”
  马书记声音刚落,周院长急忙接口道:“马书记,梁校长和陆校董正在研究怎么处理学生打架的事,你现在跟他们汇报什么工作?太不合时宜了吧!你先压一压,等换个时间,我再跟你一起汇报。”
  梁梅青眉头微微一皱。
  直觉告诉她,马书记想说的事一定比苏驰打架的事更棘手。
  果然,马书记接下来的话,证实了她的猜测。
  “梁校长、陆校董,我要汇报的工作刚好与你们正在研究的事有关。昨天,周院长聘任苏驰为外语学院特聘讲师,但是我认为,聘任程序违背了学校的规定,聘任应该无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