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极品逍遥大少爷 > 第25章 不够资格

第25章 不够资格


  特聘讲师?
  陆鸣、陆天豪、孙广鹏齐刷刷的看向马书记和周院长,又上下打量着苏驰。
  很显然,他们都被马书记的话惊到了。
  为毛?
  自然是因为苏驰实在是太年轻了,顶多也就二十出头,还一身痞气,哪里有半点大学讲师的样子?
  违背规定,聘任无效?
  这还差不多!
  听听马院长接下来怎么说!
  马书记不慌不忙的打开公文包,取出一本黄皮封面的小册子,“梁校长、陆校董,这是《海都大学特聘教授实施办法》,里面明确规定了特聘教授入选条件。”
  说着,马书记翻开了折叠着的一页,指着划着红线的几行字念道:“第2条,一般具有博士学位……第3条,国内应聘者应该担任教授或相应职位……第4条……潜心学术研究,建立了有特色有影响的学术观点、学术思想和学术理论,取的国内外同行公认的重要学术成就。”
  念完这几行字,马书记又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个档案袋,“这是苏驰的档案,我查过了,他只是一个高中毕业生,刚刚考入海都大学,完全不符合特聘教授实施办法里的规定!”
  “拿来我看看。”
  陆鸣顿时两眼放光,如获至宝一般的一把抢过档案,急不可耐的翻看起来。
  陆天豪和孙广鹏也抻着脑袋凑了过去。
  梁梅青依旧稳坐不动,心头却是急急思量着对策。
  苏驰这份学籍档案还是她亲手炮制的,里面写的什么,每个字她都清清楚楚。
  竟然连苏驰的档案都调出来了……马书记这是要逼宫啊!
  这下有点麻烦了。
  梁梅青悄然看了苏驰一眼,见苏驰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她悬着的心便放了下来。
  算了,做不成特聘讲师就还是当学生吧,反正不管做老师,还是当学生,对他来说都是一样。
  “马书记,”紧拦慢拦没拦住,周院长的心揪了起来,他看了一眼马书记,“你手里拿的是学校制定的特聘教授实施办法,你念出来的那些条件,也都是针对特聘教授,苏驰苏老师只是外国语学院的特聘讲师,一个是特聘教授,一个是特聘讲师,能用一个标准吗?”
  “周院长这个问题问的好,”马书记似乎早有准备,“既然学校没有特聘讲师这个职称,那是不是说,你聘任苏驰为特聘讲师从根本上讲就是错误的?”
  “学校是没有特聘讲师这个职称,”周院长争辩道:“可学校还有规定,各个学院可以根据实际教学需要外聘教师,作为外院院长,我完全有权力聘任苏老师为特聘讲师。”
  “哦?”马书记冷笑一声,“让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的人做大学讲师——你这就是这么利用学校赋予给你的全力的?”
  “我这是特事特办!我再强调一点,苏驰只是教口语,不是基础知识!”周院长反驳道:“国内好的阿拉伯语口语人才这么稀缺,苏驰的阿拉伯语口语水平又是连阿联酋交流生团都交口称赞,怎么就不能做阿拉伯语专业的口语讲师了?”
  “我认为马书记是对的,”陆鸣已经看完了苏驰的学籍档案,他一手捏着,另一只手在上面戳着,“苏驰的阿拉伯语就是再好,也只是个高中毕业生!堂堂海都大学外国语学院,特聘一个高中生做讲师,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这要是传出去的话,社会上怎么议论暂且不说,我们怎么跟学生家长交代?哦,我们辛辛苦苦把孩子送到你们海都大学,结果你们找了个个高中毕业生来教他们?”
  陆鸣又转向梁梅青,把矛头指向了她,“梁校长,这件事你应该也知情吧?”
  他这话是明知故问,学校哪个老师的聘书上没有梁梅青这个校长的签章?
  哼!可算是拿到你的把柄了!
  陆鸣嘴角泛起一阵冷笑,未等梁梅青开口,便又继续逼问道:“我认为,周院长给苏驰下的这份聘书应该无效,梁校长,你说呢?”
  梁梅青先是看了一眼一脸忧色的周院长,低头沉思片刻,正要开口,忽的,周院长的手机响了起来。
  周院长年纪大了,耳朵稍稍有点背,手机铃声调的有点大,在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中,显得那么刺耳。
  铃声响的太突然,周院长一个哆嗦,本能就要挂断,但在看清来电人的名字之后,他稍一犹豫,还是接通了。
  “喂,柳校董。”
  “是周院长吗?我是柳盈,我听说昨天你们学院接待阿联酋交流生团的那个口语翻译水平不错,我这儿有笔生意要谈,刚好需要一个阿拉伯语口语翻译,你能帮我联系一下他吗?我想请他帮个忙。”
  周院长的手机不止铃声调的大,听筒的音量也足,梁梅青办公室里又安静,电话里传出的声音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那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很有磁性,听起来让人非常舒服。
  “这个女人怎么又过来插一杠子?”
  陆鸣眉头微微一皱,心里暗骂着。
  梁梅青却是眼底闪过一抹亮色,低头翻出手机,快速写了一条微信,发了出去。
  “这事儿啊……”周院长抬眼看了看苏驰,又看了看陆鸣,心头一动,“柳校董,不是我不想帮你,实在是没脸跟人家说。”
  “怎么了?”柳盈的声音听起来满是诧异。
  “柳校董你听我说,”周院长斟酌了一下说辞,“我本来想聘任他做阿拉伯语专业的口语讲师,聘书昨天就下了,可陆校董和外院的马书记都说他不够资格,聘任无效,正要辞退人家呢,这节骨眼上,我怎么开口跟人家提帮忙的事儿?”
  “他不够资格?”听筒里传出了柳盈的一声轻笑,“周院长,实不相瞒,要跟我谈生意的是阿联酋王室的一个公主,她也是这次的交流生之一。她昨天虽然没随团去你们学院,但也听人说起过这个翻译。
  你知道交流生团是怎么评价他的口语水平吗?比他们国家电视台的播音员一点都不差!这么高的口语水平还当不了你们学院一个口语老师?那我倒想问问,陆校董和那个什么马书记的要求是什么标准?”
  “跟他的口语水平高低没关系,”周院长又看了陆鸣一眼,“陆校董和马书记的意思是,他的学历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