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极品逍遥大少爷 > 第93章 柳盈不是外人

第93章 柳盈不是外人

    赤龙,这家伙最近每每都是不请自到,而且,来的好像都不怎么是时候。
  
      不过,这回,苏驰对他却是笑脸相迎。
  
      为毛?
  
      他一来,柳盈就不好走了呗。
  
      赤龙明面上的身份好歹也是国安处的副处长,手握大权,柳盈这个主人怎么着也不好意思人家一来她就走是不?
  
      “尹处长来的挺勤啊,国安处最近清闲了?”柳盈冲赤龙笑着。
  
      要么说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员,刚刚还一副气鼓鼓的模样,一转眼的笑面如花了。
  
      “听柳总的意思,好像是不怎么欢迎我。”赤龙笑道。
  
      嘴上这么说着,却拉开椅子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一点儿走的意思都没有。
  
      “我哪儿敢啊,你这么大的领导随便给个小鞋,就够小女子穿一阵子的了。”柳盈顺势坐下,玩笑道,却看也不看苏驰一眼。
  
      “什么事儿?说吧。”苏驰冲赤龙笑了笑。
  
      赤龙看了看柳盈,又不动声色的冲服务生招了招手,要了一杯咖啡。
  
      “没事儿,柳盈不是外人,我的事不用瞒着他。”苏驰自然知道赤龙为何而来,顺便一句话缓和了与柳盈之间的“小别扭”。
  
      果然,一听苏驰这么说,柳盈便看了他一眼,芳心一阵暗喜,悄悄支起了耳朵。
  
      “那我可就直说了,”赤龙又看了柳盈一眼,这才说道:“你托我办的那件事有点不好操作。顾鸿身份不同于别人,他是顾家第三代第一顺位的继承人,没有充足的理由,我动不了他。如果硬动,势必会激起顾家的强烈反弹,你也知道,我们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到时候,恐怕非但动不了他,我的位置也会因此而不保。”
  
      “这么麻烦?”苏驰微皱了一下眉头。
  
      “对魔都的那些大家族来说,天大地大面子最大,要是没有意外,顾鸿将来是要顾家成为家主的,动了他就等于打了顾家的脸,顾家岂能善罢甘休?”赤龙解释道。
  
      “哦,那就算了,我就是随便那么一说,赤……尹处长不用太当真。”苏驰抿了一口咖啡,轻描淡写道。
  
      他让赤龙帮忙查顾鸿的底细,查来查去,发现顾家是哈倭派系,于是就想着让赤龙以怀疑顾鸿是倭国间谍为借口找找他的晦气。
  
      这会儿,顾鸿已经被他修理了一通,再加上许舒的表现实在让他心寒,他也就淡了继续找顾鸿麻烦的心思了。
  
      随他去吧,该是自己的终归跑不了,不该是自己的,强留也留不住。
  
      我堂堂苏家大少爷还会缺了女人?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柳盈听了二人的对话,芳心一阵大动。
  
      苏驰竟然还让尹江找顾鸿的麻烦?
  
      以苏驰那不靠谱的性子,干出这种事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但奇怪的是,尹江那么沉稳老练的一个人怎么会跟着苏驰一块儿闹腾?
  
      苏驰哪儿来的那么的能量能指使动尹江?而且,因为事不可为,尹江还专程跑一趟过来跟他解释其中利害。
  
      苏驰的能量未免也太大了吧?
  
      他究竟是什么身份?
  
      “你能理解就好。”赤龙如释重负的笑了笑,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咖啡,喝下一大口,想了想又说道:“既然柳总也不是外人,那我就直说了。其实,我早就留意到顾鸿了。
  
      顾家在华夏许多地方都有产业,这些产业大半都与倭国的企业合作,这点几乎人所共知。但有一点,可能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留意到。
  
      顾家的产业当中有不少是环境污染项目,在项目立项之初,几乎每个地方都会遭到当地一些官员的阻挠,但后来,在顾鸿的操作之下,每一个项目全都通过了,而且,那些原本反对最激烈的官员到最后都投了赞成票。”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肯定是打点到了。”柳盈笑道:“这一点在华夏更是人所共知。”
  
      “我刚留意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赤龙摇摇头,“但仔细一研究,又发现了其中的不寻常。
  
      没错,千里做官只为财,到了什么时代都是一样。可在体制内,有一点却是不可规避的,那就是派系,底层官员派系或许还不怎么明显,但到了副部这一级,站队却是第一位的,一旦站错了队,你就是有财也无福消受。
  
      顾家势力虽大,但在魔都却还算不上顶级的大家族,比他们势力大的家族还有好几个,那些最初强烈反对顾家立项的官员,背后都有这些大家族的影子——要不他们也做不到那么高的位置。
  
      如果说,其中的一两个官员妥协还有可能是顾家与他们背后的家族大成了什么交易,但所有官员全都妥协,这就解释不通了,顾家绝对没有与魔都所有大家族都幕后交易的能量,就算能,代价也不是顾家能够承受的。”
  
      “你的意思是?”柳盈秀眉微皱。
  
      “问题还是处在那些官员自身。”赤龙沉声道:“我怀疑他们都被顾家用什么特殊手段控制住了,不得不妥协。”
  
      “不会这么玄吧?”柳盈摇摇头,“顾家能用什么控制他们?”
  
      “能控制他们的方法多了去了,比如威胁直系亲属的生命安全。”赤龙笑了笑,“另外还有毒、品,在一些毒、品猖獗的地方,一些警察和官员就是被毒枭用毒品控制住了。
  
      至于顾家到底用的什么办法,我们现在还不得而知,因为那些官员的级别都太高,没有适合的理由,我们也不好调查他们。”
  
      柳盈沉默了,她虽然在海都也算是一方人物了,可毕竟年轻,接触的社会阴暗面太少,这种事情她还是第一次听说,难免有些震惊。
  
      “说这些干什么?他顾鸿就是把天捅个窟窿,跟我有个鸟关系?来,老尹,辛苦了,咱们以咖啡带酒,碰一个。”苏驰对这种话题没有半分兴趣。
  
      赤龙却没有跟苏驰碰杯,他一脸肃然的继续说道:“你还别说跟你没关系,我找你就是为这事儿来的。顾家要在海都立一个项目,同样是多少带点污染的,之前几次都是因为丁市长的强烈反对而搁浅,这回,顾鸿亲自过来运作,如果顾家要耍什么手段,多半会用在丁市长身上。”
  
      什么?
  
      苏驰一个激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