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极品逍遥大少爷 > 第195章 同样的一夜

第195章 同样的一夜

    夜深了,何薇在苏驰的怀抱中沉沉睡去,睡梦中的女孩,嘴角还带着甜美的笑容。
  
      没有亲吻,没有爱抚,更没有少儿不宜的事儿发生,却有一股温馨的情愫环绕在二人心田。
  
      看着怀中的何薇,苏驰忽然有种恍如梦中的感觉。
  
      这个美若天仙的女孩,这个孝顺懂事的女孩,这个命运多舛的女孩,这个对自己无比依恋的女孩,好像突如其来一般闯入了自己生活,那么虚幻缥缈,又那么真真切切。
  
      轻轻把何薇放在床上,给她盖上了被子,看着她身上那件可爱的流氓兔睡衣,苏驰嘴角不禁微微翘起。
  
      只裹着一件浴巾的何薇在他怀里靠了大半个晚上,不经意的一动,胸前的那两团粉白就暴露在他眼前。苏驰没忍住就调侃的几句,大羞之下的何薇逃也似的跑进卫生间,再出来的时候,就穿上了小内内,套上了这件流氓兔。
  
      巧合的是,流氓兔的两个火红的眼睛正好在她真空的两点之上,引得苏驰又是一阵坏笑调侃。这回,娇羞无限的女孩没有逃开,而是扑到他怀里,将羞红的俏脸脸藏进了他的胸口,老半天也不肯抬起来。
  
      同样的一夜,远在正城省委家属大院一间卧室里的男女正在做的事,可要比苏驰和何薇火辣得多。
  
      男的是苏骋,女的是幻夜会所的老板娘小蜜姐。
  
      赤龙一到正城便给白虎去了个电话,苏驰闹出的动静太大,已经不是他能压制住的。但他却没想到,白虎已经在赶来正城的路上了。
  
      正是知道白虎要来,赤龙才没有跟着苏驰去找纪言宏。
  
      白虎一到正城,便派人控制住了马如鸿,赤龙这才得意脱身,赶到市府大院外面等着苏驰。
  
      白虎派来的人控制住了马如鸿,小蜜姐却趁乱逃脱了。在仓皇逃离幻夜会所之后,小蜜姐首先想到的找纪言宏求救,电话打过去了,却一直没人接。小蜜姐没敢打车。就一路狂奔着赶往市政府大楼。
  
      半路上,恰好遇到了两腿瘫软动弹不得的邵震邵离。
  
      小蜜姐曾经在一些高端酒会上不止一次的见到过这两位前辈,一眼就认出了他们。
  
      一问才知道,纪言宏的处境同样不妙。
  
      小蜜姐一想,便放弃向纪言宏求救的打算,打车把邵震邵离送回了省委家属大院。
  
      一见苏凌河,小蜜姐便噗通一声跪倒,向这个自己后台的后台求救,苏凌河却把她打发给了苏骋。
  
      一则是想借此事考究儿子,二则是他的心思全都在邵震邵离的伤势上了,没有心思搭理她。
  
      也不是他真的有多在意这两个保镖,他是想通过这两个保镖之口,更多的了解苏驰。
  
      客厅被受伤的邵震邵离占据,步胜千忙着他们疗伤,不是说话地方,书房又是苏凌河的私密所在,不方便外人随便进入,苏骋便把小蜜姐带到了自己的卧室。
  
      大晚上的,带着一个颇有些姿色又妩媚动人的美女来到卧室,偏偏美女还是一副哭得梨花带雨惹人怜惜的模样,苏骋暗地里又好这一口,往床上一坐,胯下那玩意儿就有了反应。
  
      “你的小嘴儿真漂亮。”苏骋微笑开口。
  
      小蜜姐的小嘴儿确实漂亮,天然带笑,就像一个迷人的小狐狸。
  
      能当上幻夜会所那种声色犬马之地的老板娘,小蜜姐的脑子自然够用,立刻就明白了苏骋的暗示。
  
      往地上一跪,爬着来到苏骋身前,满面娇羞的褪去苏驰的睡裤,张开了小嘴。
  
      “嘶……”
  
      十多分钟之后,苏骋浑身一个激灵,心满意足的往后一躺,悠悠开口道:“你回去吧,以后,幻夜会所还是你的,有空我会去看你的。”
  
      一听这话,小蜜姐嘴里含着的东西咕咚一下全咽下去了。
  
      “苏大少,只要你不嫌弃,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
  
      小蜜姐原本只想着能不受牢狱之灾,怎么也没想到苏骋竟然看上了自己,一时间满心的欢喜。
  
      苏骋这条大腿可比马如鸿要粗多了,傍上了她,整个正城就没人再敢招惹自己!
  
      不过,小蜜姐又多了个心眼儿。自己毕竟是残花败柳,苏骋多半只是图个新鲜,时间长了,肯定会厌倦,想要抓住他的心,就得想别的办法……
  
      小蜜姐很快就离开了,步胜千也为邵震邵离取下飞针,治好了伤,陪他们休息去了,苏凌河一人在客厅等着苏骋。
  
      “如果我把这件事交给你,你会怎么处理。”苏凌河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让苏骋坐下。
  
      见老爸如此郑重其事,苏骋神色也凝重起来,“官面上的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给龙魂留下任何把柄。马如鸿那边,我会把他的生意都接过来,该是我们的,还是我们的,一点都不能少。”
  
      “还有呢?”苏凌河不动声色的问着。
  
      “不能全盘认输,得留出一个不敏感,分量又足够的刺告诉龙魂,魔都苏家不是好惹的。”苏骋沉声道。
  
      “你选中了幻夜会所?”苏凌河微微一笑。
  
      “我思来想去,没有比幻夜会所更合适的了。”苏骋面不改色。
  
      “苏骋啊,”苏凌河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你也不小了,也到了该为你考虑终身大事的时候了,有看上的姑娘了,就告诉我,也可以跟你妈说,早点把你的婚事定下来,我也能放心。”
  
      “嗯。”苏骋点点头,神色有些讪讪。
  
      老爸这是在警告他啊!
  
      刚刚虽然关着房门,可以老爸的眼力,一看小蜜姐离开时的那副喜在眉梢的神色,肯定就猜到发生了什么。
  
      苏骋只猜对了一小半,苏凌河真是想催着他结婚生子。
  
      只是因为晚出生了半个小时,苏骋便只能是苏家第三代的老二,纵使自己逼得大哥大嫂不得不诈死,他们的那个儿子不得不离开苏家,苏骋已经成为苏家第三代实际上的大公子和苏家未来的家主,苏凌河还是心虚。
  
      因为他的儿子叫苏骋,而不是代表苏家第三代大公子的苏驰!
  
      苏家第四代,他绝不允许同样的事再次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