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极品逍遥大少爷 > 第453章 又是一个傻丫头

第453章 又是一个傻丫头

    “感觉怎么样?”苏驰笑问着许舒。
  
      “感觉全身上下一下子轻松了好多。”许舒美眸流转,抬手用娇嫩手背轻拭了几下汗渍渍额头,“就是出了好多汗,浑身黏糊糊的,有些不舒服。”
  
      一路登山,她浑身上下早就被汗水湿透,这会儿,毒素又被八角玄冰草混着汗液逼出,贴身的内衣都粘在皮肤上了,可不舒服了。
  
      “要不,咱们现在就回去?我抱着你下山,几个小时就能回到昆仑派,舒舒服服洗个热水澡。”苏驰伸了一下懒腰,“这几天我也累得够呛,现在终于好了,等回去了,我可要好好睡上一觉。”
  
      许舒眨眨美眸,缓缓摇头,“还是不要了吧,现在天已经黑了,咱们先在这儿住一晚上,明天再下山。”
  
      她是心疼苏驰。
  
      苏驰是修仙者不假,但肯定也是刚入门径,跟昆仑派的那些古武者差不太多,离真正的仙人还远着呢。他嘴上说得轻松,四天四夜没睡觉肯定早就累坏了,她只想着让苏驰早一点休息,好好睡一觉。
  
      “也好。”苏驰想了想,点点头,“我去把帐篷支起来。”
  
      刚刚外面已经变天了,现在多半已经风雪交加,先在这儿住一晚上,等风雪停了再走也好。
  
      摔下缝隙的时候,他还背着背包呢,所用的东西都在身上带着,一样不缺。不过三五分钟,苏驰就把帐篷支好,睡袋充满了气。
  
      许舒美眸一直落在苏驰的忙碌的身影上,不知不觉的,眼眶中又盈满泪水。
  
      “下了山,离开昆仑,回到海都,他就是柳盈的了……如果这一晚永远不会过去,该有多好……”
  
      许舒贝齿轻咬红唇,深吸了一口气,娇躯微微起伏……
  
      “进来吧,试试舒服不舒服。”苏驰点上一根烟,回头冲许舒招了招手。
  
      “嗯。”许舒缓缓起身,抱着小雪狐钻进了帐篷,在睡袋上躺了下了。
  
      翻了个身,她又缓缓坐起来,丹唇轻启:“身上太不舒服了,我现在就想擦个澡……你能帮我弄点儿热水吗?”
  
      “没问题。”苏驰一摆手,“等着我,一会儿我就回来了。”
  
      “嗯。”许舒微微点头,目光有些闪躲,俏脸也微微含羞,看得苏驰一阵心猿意马。
  
      擦澡……是偷看呢,还是偷看呢,看是偷看呢……嘿嘿!
  
      偷看未婚妻擦澡名正言顺!
  
      谁让你说我卑鄙无耻下流粗俗了,嘿嘿,你说对了,我就是这么个人!
  
      苏驰笑得那叫一个猥琐。
  
      要是在得到那枚储物戒指之前,给许舒弄点擦澡的热水,苏驰只能用那个大水壶塞满冰块雪块什么的加加热,顶了天了,只能弄出五升热水,省着点儿用,擦澡倒是勉强够了。
  
      但现在嘛……
  
      到了裂缝下面,苏驰瞄了一眼跌落满地的碎冰和落雪,摇头一笑,一抬头,看向那条高高的缝隙。
  
      “嘿嘿……许舒,老公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屏气提神,苏驰脚尖猛一点地,身形陡然腾空,足足跃起五米多高。在身体到最高点之时,他掌中握住的那柄短剑噗的插入岩石之中,同时,脚尖在崖壁上用力一点,身形再次跃起!
  
      等到上升之势止住之时,那柄黑色短剑又自动飞到他手中,噗的再次插入岩石。
  
      如此反复,短短两三分钟之后,苏驰便攀上了崖顶,嗖的站在了缝隙之外!
  
      若是没有这柄黑色短剑,苏驰倒是也能盘上崖顶,却要小心再小心,稍有不慎便会滑落下去,少说也要半小时才能登顶,有了这柄黑色短剑,这几百米的崖壁对他来说,就跟平坦路面没什么不同。
  
      呼……
  
      迎面一阵狂风吹来,鹅毛大雪被风卷着忘他脖子里灌着。
  
      真有暴风雪啊!
  
      苏驰缩了缩脖子,灵识散出,随后便向一处挂满了厚厚冰层的崖壁飞奔而去。
  
      刚来到崖壁之下,揣在胸前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拿过来一看,打来电话的是韩翎。
  
      这么大的暴风雪……她一定是担心我了。
  
      苏驰找了个背风的岩石后面,接通了电话。
  
      电话只响了一下,立刻就被接通了。
  
      “师兄,你在哪儿呢?你没事吧?怎么电话一直都不通,担心死我了!”韩翎的声音听起来满是焦急。
  
      “你在哪儿?”苏驰心头猛地一紧。
  
      听筒里除了韩翎急切的声音,还有呼啸地风声!
  
      “打不通你的电话,担心你出事,我来禁地找你了。”韩翎答道。
  
      果然!
  
      苏驰心头又是感动,又是心疼。
  
      韩翎竟然闯到禁地里来了……如果自己真的遇险丧命,她进来无异于送死!
  
      明知道危险,她还闯进禁地——这个傻丫头……
  
      “我没事儿,就是手机没电了,我刚刚才发现,换了个备用电池。”苏驰扯了个慌,要是告诉她掉到缝隙里了,一句两句话又说不清楚,她肯定会担心,“哦对了,我已经找到八角玄冰草了,也已经给许舒服下了,她现在已经没事儿了,你不用担心,赶紧回去吧。”
  
      “你们在哪儿?我去找你们!”韩翎根本不听。她还想着昆仑禁地的凶险,不放心苏驰。
  
      “这么大的风雪,你找什么找?万一你再迷了路怎么办?再说,我也说不准我的具体位置,你怎么找?”苏驰故意冷下了脸,“听话,赶紧回去,等明天暴风雪停了,我们就下山。”
  
      “那……那你小心些。”韩翎没再坚持,又叮嘱道:“要是遇到什么威胁,千万别拼命,赶紧往山下跑。”
  
      苏驰说得也有道理,漫天风雪的能见度顶多十几二十米,在茫茫雪山上找两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放心吧,还有许舒呢,又不是我一个人。”苏驰暗暗松了口气。
  
      威胁?
  
      昆仑禁地的“威胁”现在已经是我的宠物了,嘿嘿,等我把玉狐带下山,昆仑派的那些人见了,怕是做梦也想不到那个小家伙就是千年以来昆仑禁地的威胁所在吧。
  
      苏驰正要挂掉电话,韩翎忽然又问了一句,“师兄,你看到郝灼和李少飞了吗?”
  
      “没有啊。”苏驰一怔。
  
      这两个家伙又闹什么幺蛾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