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极品逍遥大少爷 > 第488章 跟笑话似的

第488章 跟笑话似的

    步丰的豹步虽快,又岂能与郝灼相比?
  
      郝灼练得就是速度!
  
      他古武启蒙比别人至少晚了五六年,能有现在的境界,就是因为他在练功之时始终秉承一点——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他的速度不止练在腿上,手上功夫和身法都追求至极的迅捷,走到哪里都是如此。
  
      在龙魂总部,被他缠上的人,学的不是他们的功夫,而是他们的出手速度;到了西都柳家缠上侯峰的时候亦是如此,直到后来缠着李少飞学鹰爪手,学得同样是鹰爪手在出手速度上的技巧。
  
      积少成多,融会贯通,学到那些全都变成了郝灼自己的东西,他看似没有什么实际的武功招式,实力在同级之中却无人能比!
  
      也就是步丰境界实力强出他太多,如果郝灼也是脱尘初期,侯峰根本就不会是他的对手,没等侯峰把玄阴神掌用出来,就会被郝灼用速度击败。
  
      “气死我了!”步丰气急败坏的怒骂一声,“等我抓到你,一定将你撕成碎片!”
  
      “切!吹牛谁不会?”郝灼讥笑着,脚下更快了。
  
      既然他已经看出来自己在耍他,那就干脆再好好耍他一把!
  
      郝灼小短腿嗖嗖的踱着,眨眼之间便拉开了距离,他一猫腰,从地上捡起一块被踏碎的冰层,咔咔在手里掰成小块,当成暗器,回身冲着追上来的步丰丢了过去。
  
      “看招!”
  
      步丰手掌连挥将冰块抓在手中,猛地捏成碎末,再看郝灼之时,双眸几欲喷火!
  
      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是形意门中的天之骄子,什么时候被人如此戏耍?
  
      尤其还是一个境界与自己相差这么多的人……
  
      步丰心头无尽羞恼,真气怦然运转,双臂陡然寒气森然。
  
      玄阴神掌!
  
      步丰刹那将玄阴神掌心法催动到了极致!随着他手臂挥动,周身之外竟然升起袅袅寒烟!
  
      “跟灼爷我玩杂耍呢!灼爷可没钱给你。”郝灼还在讥讽着。
  
      怒了?
  
      有鸟用?
  
      又打不到灼爷我!
  
      嘴上讥讽着还不算,郝灼扭着屁股,晃着脑袋,极尽挑逗之能事。
  
      被猥琐老头张北修按着在魔都精神病院大楼里跑楼练出来的腿上功夫没有白费,转弯、急停、腾跃、滑步……郝灼脚步轻盈的就跟不着地似的,光洁的冰面没有丝毫影响。
  
      奔逃之中,还时不时的捡起几块碎冰丢过去。
  
      “灼爷我赏你的!”
  
      赏你个蛋!
  
      步丰都快气疯了,却偏偏拿郝灼半点办法也没有,只感觉自己像一头被猴子戏耍的狗熊,只剩下团团转了,浑身力气半点也用不出来。
  
      转眼便是将近半个小时过去,步丰浑身大汗、气喘如牛,依旧连郝灼一根毛都没碰到。
  
      郝灼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戏耍步丰是假,拖延时间是真!
  
      楚离可是说过,莫云山若不到来,他便半个小时杀一人,第一个要杀的便是苏驰!
  
      想要拖延时间,唯一的办法便是拖住步丰。
  
      他看出来了,楚离谁都不放在眼里,独独对步丰不敢轻视。只要他跟步丰的对战不结束,楚离就不会提前对苏驰出手!
  
      莫云山,你个老小子到底在哪儿?
  
      要么赶紧突破宗师,要么赶紧赶过来,要是老大因为你个老小子被楚离弄死了,灼爷一定跟你没完!
  
      又过了十几分钟,距离楚离说的半个小时杀一人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郝灼还在戏耍着步丰。
  
      到这会儿,一些明眼人已经猜到了郝灼的心思,纷纷暗赞郝灼机智。
  
      如果昆仑派能渡过此劫,郝灼功不可没!
  
      看着郝灼那副模样,苏驰心头暗笑。
  
      这个家伙总是用看似不靠谱的办法做出相当靠谱的事儿!
  
      表面上玩世不恭,却又心机深沉!
  
      真是奇葩啊!
  
      同样看出郝灼心思的还有楚离。
  
      郝灼猜的没错,楚离确实不敢轻视步丰。不过,这却跟什么姑父侄子没什么关系,而是因为步丰是形意门掌门的弟子,更是玄武最看重的后辈!
  
      他之所以没有插手,只是想锻炼一下步丰。
  
      步丰虽突破脱尘,但太过年轻,心高气傲,正好借着郝灼磨炼他一番。
  
      眼看着步丰心态越来越急,步伐越来越凌乱,功夫更是没了章法,楚离心中一阵暗暗摇头。
  
      “应该差不多了,再这么下去,反倒过犹不及。”
  
      在郝灼又一次从他身前滑过之时,楚离动了。
  
      他猛一挥手,真气鼓荡,掌风扫出,正正击在郝灼身上。
  
      出手虽然不重,却足以打乱郝灼节奏!
  
      郝灼脚下几个趔趄,腾腾腾前跨几步,差点撞到还在为辛柏疗伤的苏驰身上。
  
      卑鄙!无耻!
  
      昆仑众人心头一阵鄙夷。
  
      楚离你堂堂一个宗师竟然暗算一个先天中期之人,还要脸不?
  
      步丰却是一阵心花怒放!
  
      趁此机会,他飞步上前,身形高高跃起,早就充斥真气的双掌朝着刚刚站稳脚跟的郝灼胸前猛然轰去!
  
      “去死!”
  
      步丰声嘶力竭的怒吼一声,满心的怒火都随着这声怒喝和寒气森然的双掌迸发出来。
  
      “郝师叔!”
  
      “郝师叔祖!”
  
      ……
  
      昆仑众人心头全都沉到谷底。
  
      郝灼完了!
  
      这一掌,他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了……
  
      “娘的,想杀灼爷,没那么容易!”
  
      郝灼怒骂一声,猛一转身,双掌一抬,迎向步丰!
  
      躲是躲不过去了,那就干脆跟他拼了!
  
      郝灼骨子里玩世不恭的劲儿上来了。
  
      轰!
  
      两人手掌半空轰然对撞!
  
      结果……却让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
  
      郝灼岿然不动,身上也没有半点被冰冻的迹象,反倒面色通红,就跟刚刚烤过高温锅炉一般。
  
      步丰却是倒飞而回,全身滋滋冒着白烟,尤其是双臂和两章,就跟刚出锅的猪蹄似的,暗红一片,蒸汽袅袅!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先天中期之人正面击飞了脱尘初期之人?
  
      怎么看着就跟笑话似的……
  
      “哈哈……”郝灼一阵仰天大笑,“灼爷我就说嘛,什么狗、屁玄阴神掌,在灼爷面前就是垃、圾!小子,服不服,不服就接着来啊!”
  
      “这不可能!”
  
      稳住身形的步丰脸上尽是难以置信,看向郝灼目光满是骇然!
  
      楚离也是眉头倏然皱紧,百思不得其解。
  
      没人留意到,就在郝灼要拼命的那一刻,苏驰的一只手悄然握住了他的一只脚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