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极品逍遥大少爷 > 第741章 深山藏古寺

第741章 深山藏古寺

    心情烦躁的时候,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排解途径,有的人喜欢喝酒、有的人喜欢倾诉、有的人喜欢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也有一些儒雅的人喜欢挥毫泼墨等等等等,不尽相似,苏老爷子则是耐心细致的拖煤球……
  
      至于为什么烦躁……肯定是被苏驰气的呗。?网  
  
      苏凌江说是给苏驰松松骨,却把扯着耳朵把他拽到苏老爷子面前,就是想让他给苏老爷子道个歉陪个不是什么的,未曾想,苏老爷子根本就不给机会。
  
      或者说,苏老爷子根本就不曾真的在意。
  
      又忙活了将近一个小时,精雕细琢的拖好了十几个煤球,苏老爷子这才停手,又用竹框子拎着四个以前拖好的,早就干透了的煤球,慢条斯理的回到了前院儿,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
  
      苏凌江一直在一旁立正站好,不管在外面如何威风八面,在老爷子面前,他态度始终恭恭敬敬。
  
      苏驰就没法看了,就跟浑身长刺似的,一会儿坐一会儿站,没有消停的时候。
  
      老爷子进了屋,先是打开炉盖,换了一块煤球,又洗了手,拿出了许舒带来的那个画轴,坐进了炉子边儿上的一把藤椅里。
  
      苏凌海、苏凌江两兄弟连忙上前帮着把画轴打开,苏驰和许舒也凑了过去。
  
      画卷是一副山水人物画,青山溪水边,一个光头小和尚正担着扁担挑水。
  
      “哈哈……妙啊!”
  
      苏老爷子忽的哈哈大笑起来,“小舒,这幅画是你爷爷准备的吧?”
  
      “是。
  ”许舒点点头,“爷爷您是怎么知道的?”
  
      “你知道这幅画是什么意境吗?”苏老爷子反问着许舒。
  
      “嗯……”许舒想了想,试探着说道:“这幅画好像跟一个典故有关吧?”
  
      “哦?你知道这个典故?说说看。”苏老爷子笑道。
  
      “这个典故好像是出自宋徽宗赵佶,他喜欢舞文弄墨,是最有名书画皇帝,又一次,他给画师们出了一道题,叫‘深山藏古寺’,大多数人都画了藏在深山里的寺庙一角,有一个人只画了一个在深山溪水边舀水的老僧,却更突出了一个“藏”字,让宋徽宗大为赞赏。
  
      这幅画跟那幅画好像差不多,不同的是,那幅画画是老和尚,这副画画的是小和尚。爷爷,我说的对不对?”
  
      “哈哈……”苏老爷子一阵开怀大笑,“好好好,小舒啊,那你再猜猜你爷爷为什么送这么一副画给我?”
  
      许舒微皱秀眉思索了一会儿,摇摇头,“我猜不到。”
  
      “你呢?”苏老爷子忽然问着苏驰。
  
      问我干吗?
  
      我哪儿知道?
  
      一个挑水的小和尚就把你美成这样……谁知道你们打的什么哑谜?
  
      苏驰心里一阵暗暗嘀咕,眼珠子又转了转,嘴角一翘,“我猜……许爷爷可能是觉得你操心操劳了一辈子,老了老了,也该清闲清闲了,不让找个寺庙出家做和尚,五根不理,六亲不认,这样才能收心养性,延年益寿。”
  
      你个小兔崽子……拐着弯的骂我呢!
  
      延年益寿?
  
      我早晚都得被你这个小兔崽子气死!
  
      苏老爷子心里这个气啊。
  
  
      苏凌海也在暗暗摇头——这个混小子越来越不像话了,换成他其他几个兄弟,谁敢在老爷子面前这么说话?
  
      苏凌江心头却是猛然一缩。
  
      许老爷子送这么一幅画给老爷子……他不是猜出点儿什么了吧?
  
      又仔细看了画里的小和尚一眼,越看越是觉得与大哥年轻的时候神似……
  
      许老爷子厉害啊!
  
      大哥大嫂诈死的事儿,整个苏家也只有苏老爷子和他知道,老妈、二哥、三哥他们全不知情——许老爷子是怎么猜到的?
  
      “凌海凌江,你们两个把这幅画挂中堂上!”苏老爷子吩咐着两个儿子,也懒得再搭理苏驰了。
  
      搬桌子搭椅子,苏凌海和苏凌江一通忙活,苏驰正抄着手看热闹呢,苏凌江两眼一瞪,“你个小兔崽子光看眼儿啊!还不过来帮忙?”
  
      许舒也悄悄推了苏驰一把——有苏驰这个小辈儿在,三叔四叔他们踩椅子登高有些不合适。
  
      得,上吧。
  
      苏驰撇了撇嘴,踩着桌椅上去把挂着中堂上的一副郑板桥画的竹子取了下来,换上挑水的小和尚。
  
      苏老爷子名叫苏劲节,竹子暗合了他名字的意境,他自己偏爱竹子,郑板桥画的这副竹子一直在中堂上挂了几十年,从未换过。
  
  
      “嗯。不错,不错。”苏老爷子看着新换上的挑水小和尚,不住的点头,“还是我的老伙计最明白我啊!”
  
      老爷子这话让苏凌江越笃定自己的猜测——许老爷子肯定是猜到了大哥苏凌天还活着,而老爷子之所以郑重其事的把这副画挂在中堂,等于告诉许老爷子,你猜对了。
  
      苏凌江明白苏老爷子的心思,苏凌海和刚从里间里出来的奶奶却不知道,见苏老爷子把挂了几十年的竹子画换成了跟他竹子半点也搭不上边儿的小和尚挑水,都是满心的诧异。
  
      不过,两个人都没多想,都只当是苏老爷子在给许老爷子和许舒这个孙媳妇面子了——把孙媳妇头次登门送来的画高挂中堂,就等于告诉别人许舒孙媳妇在他心里的重要地位!
  
      一起吃了顿中午饭,苏凌海和苏凌江就离开了。
  
      苏凌海是大忙人,回祖宅是转为许舒而来,两家合作的事儿定下来了,目的达到了,他也就忙活他自己的事儿去了。
  
      苏凌江同样如此,他这个魔都警备司令能抽出半天时间见苏驰和许舒一面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苏老爷子老两口都有午睡的习惯,苏驰和许舒就没打扰她们,两个人牵着手回到了苏驰从小就住着的那座小院儿。
  
      “陪我走走吧。”许舒在苏驰的小院儿里“参观”了一圈,又牵着苏驰的手,让他带着自己在苏家祖宅里转着。
  
      从来到苏家那一刻起,许舒的心一直热乎乎的,在苏家,她感受到了在许家不曾感觉到的温暖,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