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极品逍遥大少爷 > 第773章 我压!我压!

第773章 我压!我压!

    “你又骗我,我才不要呢!”韩翎何其冰雪聪明,一下子就识破了苏驰的伎俩。
  
      她正羞着呢,胸口上清凉的感觉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种异样。
  
      她从未戴过吊坠一类的项链,那块玉简又足有几厘米大小,酥1胸上忽然多了这么个异物,她感觉怪怪的,一想到那是苏驰这个坏人给自己戴上的,隐隐之间,玉简贴住的部位似乎还有些发烫……
  
      “呃……”
  
      苏驰捂着胸口,又是一声闷哼,暗地里运转着灵力,让自己的脸显得苍白,又逼出了一层汗水,看起来就跟真的疼痛难忍,虚弱不堪一般。
  
      我就不信,这样你还不上当!
  
      “师兄!你……”
  
      苏驰的一声闷哼让韩翎芳心一紧,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他一眼,一看到苏驰这副“虚弱”的样子,她芳心立刻就乱了。
  
      她是识破了苏驰的伎俩,可这时候,她却什么都顾不上了,她小手一伸,放在了苏驰胸口上,轻轻的揉动着。
  
      “真舒服!”苏驰长长出了口气,露出享受的模样,“翎儿,你的小手还真是有魔力,才揉了这么几下,我就不像刚才那么难受了。要不……你伸到衣服里面吧,贴身揉,效果肯定更好。”
  
      未等韩翎反应过来,苏驰干净利索的把衣服往上一撩,肚皮带胸口全都露了出来。
  
      韩翎第一反应是转过头去,可在转头的刹那,眼角余光扫过苏驰胸口的时候,她却顿住了,小手微微颤抖着抚上了苏驰胸口,轻轻的揉动着。
  
      为毛?
  
      玉简阵法的反击是没将他击出内伤,但那巨大的力道却还是在他胸口上留下了一片淤青!
  
      苏驰也没用灵力祛除,韩翎刚刚也只是用真气为他梳理五脏六腑,那片淤青到现在还在呢!
  
      韩翎关心则乱,还以为苏驰的伤真的有多重呢。
  
  
      “哇!好舒服啊!”
  
      苏驰脸上露出享受之极的模样。
  
      享受是真的。
  
      韩翎的小手细腻润滑,轻轻抚在淤青上,那种感觉简直舒服极了,但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心头的得意。
  
      现在是你摸我,第一步迈出去了,要不了多久就会换成我摸你了,嘿嘿……
  
      同样部位,我是像你这样轻轻抚摸呢,还是大力搓揉……
  
      脑子里胡思乱想着,又瞥了一眼韩翎那副又心疼又认真的小模样,苏驰忽的有了冲动。
  
      不好!
  
      要是被她看出来了,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苏驰急急运转灵力对抗着心头的躁动。
  
      但躁动这东西却不是想压制就能压制住的——韩翎的小手还在他胸口不停的搓揉着呢,再加上她还是那么一副全然不知清纯之极的模样,这就好比不坏好意的大灰狼对上了懵懵懂懂的小红帽,他要对抗的是面对扑上去就能一口吃掉的诱惑!
  
      我压,我压!
  
      苏驰近乎疯狂的运转着灵力,对抗着心头越积越多的躁动,忽的,一个发现让他心头倏然一怔,紧接着便是一阵狂喜。
  
  
      又进入了那种其妙的意境!
  
      丹田里的那座虚幻灵台在急速旋转间又开始一点点凝实!
  
      王迎春那次他不知不觉,许舒那次他多少有些留意,却远不像现在感应的这么清晰。
  
      好神奇啊!
  
      苏驰心头感叹着。
  
      门口,素雅也在感叹着呢。
  
      给你揉揉……你个臭流氓真不知羞!
  
      哎呀,翎儿姐姐你怎么这么容易就上他当了,他是在骗你的!
  
      哼!
  
      你个臭流氓是不是得意得要死啊!
  
      咦?怎么没动静了?
  
      你个臭流氓不是趁机在欺负翎儿姐姐吧……哼,翎儿姐姐还什么都不懂呢,你怎么就下的去手……
  
      索雅胡思乱想着,越想越觉得那个臭流氓坏。
  
      当初,他肯定就是这么一点点把我骗到手的……
  
      哼!不能这么便宜他了,想办法破坏了他的好事!
  
      索雅眼珠转了转,蹑手蹑脚的离开房门,朝外走了几米,喊了一嗓子,“翎儿姐姐,你在哪儿?”接着她又回到房门前,砰砰的敲着门,“翎儿姐姐,你在里面吗?”
  
      房间里,苏驰正一边压抑着心头的躁动,一边惊奇的感应着丹田灵台的异变呢,索雅一敲门,一下子把他从那种奇异状态里拉了出来,那座正在一点点凝实的灵台陡然间停了下来。
  
  
      “这个野丫头搞什么搞嘛!”苏驰心里这个气啊。
  
      索雅刚来偷听他就知道了,但她只当是她好奇了,并没怎么当回事,没想到索雅竟然敲门!
  
      她肯定是故意的!
  
      好你个野丫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苏驰恶狠狠的想着。
  
      “我在呢,你进来吧。”韩翎答应一声,俏脸上泛起一抹红晕,小手下意识的一僵,但随即又在苏驰胸口继续轻轻的揉着。
  
      两人同在床上,自己又在给苏驰揉着胸口,这个情形有些暧1昧了,韩翎芳心本能的一阵羞涩,但又一想,自己是在给苏驰疗伤呢,被索雅看见好像也没什么吧,所以,她便强忍着内心的娇羞,继续给苏驰“疗着伤”。
  
      嗯?
  
      翎儿姐姐让我进去?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那个臭流氓不是在欺负翎儿姐姐?
  
      索雅糊涂了,犹豫了一下才推开门,一抬头,她第一眼就看到了苏驰胸口上的大片淤青。
  
      “苏驰!你怎么了?”索雅芳心瞬间提到嗓子眼,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床边,“哎呀,你怎么成这样了,疼吗?”
  
      索雅附下身,小手伸了出来,想要抚摸苏驰胸口上的淤青,又害怕弄疼了他,手举了半天都没放下来,眼泪倒是啪嗒啪嗒的流了下来。
  
      “没事儿,”苏驰笑了笑,“去把门关上。”
  
      索雅这副心疼之极的模样让他心头的恼火瞬间消失在九霄云外。
  
      “哦。”索雅抹了一把眼泪,回身关上房门,又来到床边,目光又落在苏驰胸口的淤青上,美眸之中尽是疼惜。
  
      这么一大片淤青,苏驰该有多疼啊!
  
      翎儿姐姐也真是,怎么下这么重的手?
  
      刚刚索雅还在为韩翎着急,怕她被苏驰欺负了,这回索雅又开始埋怨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