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极品逍遥大少爷 > 第845章 还敢回来……

第845章 还敢回来……

    金庭洞来的四五百人忙忙活活了两三个小时才在乌勒的暴跳如雷中匆匆离开,朝着金庭洞方向潮水般匆匆而去。
  
      他们一走,桑梓洞那两三百人就炸开了锅,呼啦啦的全都围在乌勒周围,义愤填膺的骂着。
  
      桑梓洞的实力足以排在苗人三十六洞前五,乌勒又与阴罗关系不错,桑梓洞的人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
  
      乌勒对这些人的来意心知肚明,表面上怒火冲天,暗地里却是一阵庆幸。
  
      多亏苏驰那些人不在,要不然,今晚就麻烦大了……
  
      “他们是什么时候躲出去的?又是怎么提前知道阴罗要派人来找他们?还有,阴罗是怎么知道他们几个藏在我的人里面?”
  
      庆幸之余,乌勒心头又冒出了一连串疑问。
  
      山头上,感应着那四五百人远去,苏驰站了起来,“走,咱们下去。”
  
      “万一那些人去而复返怎么办?”李少飞犹豫着。
  
      田如叶和木朵她们也有同样的担心。林楠却是什么都没想,小手牵住了他的大手——在苏驰身边,她什么都不用多想,听他的就是了。
  
      “他们才不会回来!这儿离金庭洞没多远了,他们肯定以为咱们偷偷提前过去了,急着回去堵咱们呢。”郝灼站起来,拍拍屁股,“嘿嘿……老大这手玩得漂亮,最危险的地方就是安全的地方。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们刚一走,咱们就回去了。”
  
      到了山下,围住乌勒的人群已经散开,却还在各自的小圈子吵吵嚷嚷,整个场面依旧混乱不堪,没有几个人留意到苏驰他们去而复返。
  
      随便找了块儿空地,苏驰他们席地而坐,饶有兴趣的看着热闹。
  
      远远的,乌勒看到了他们,嘴角一阵抽搐。
  
      “胆儿真肥啊,还敢回来……”
  
      琢磨了一下,乌勒便迈步超他们走去。
  
      他想要跟这几个大爷商量商量能不能先暂时离开。
  
      他怕了。
  
      阴罗说翻脸就翻脸,多少年的交情了,连声招呼都不打就直接派了这么多人过来——万一那帮家伙突然回来了,正好堵到他们,他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
  
      走到苏驰近前,乌勒刚要开口,忽然,苏驰动了。
  
      他猛一甩手,一把黑色飞剑冲天而起!
  
      乌勒一愣神,下意识的一抬头。
  
      噗!
  
      半空中,一只鸽子刚刚飞出没多远便被黑色飞剑一穿而透,跌落地面。
  
      “洞主大人,你手下有人吃里扒外啊。”苏驰玩味笑道,心念一动,那把飞剑便带着鸽子尸体飞了回来。
  
      夜色掩映之中,又是乱哄哄的场面,倒是没有多少人主意到这边的异常。
  
      苏驰心头则是一阵欣喜。
  
      他用的这把飞剑就是郝灼从桑梓洞兵器库里找到的那把,这几天,苏驰对这把剑愈发操控自如得心应手。
  
      这把剑威力与真正的黑色飞剑想去甚远,在修仙年代,或许在修仙者的法宝面前不值一提,但在如今这个年代,它却是一把难得的神兵利刃!
  
      阴罗面色一沉,附身解下了鸽子腿上系着的一根小竹管,啪的捏碎,一张卷起的纸条露了出来,打开一看,阴罗眼底闪过冰冷寒芒。
  
      纸条上,只有一行小字:那几个人回来了,速回!
  
      “是谁?!”
  
      乌勒暴呵一声,手中握住那飞鸽的尸体,冷眼扫过人群,如同一头暴怒的雄狮。
  
      所有人都是一脸无辜的模样,没有人敢触怒暴怒中的乌勒。
  
      苗人三十六洞,任何一个洞都自称一系,有自己的子民,有自己的传承,洞主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背叛!
  
      乌勒更是如此!
  
      他本就野心勃勃,想取蛊神阴罗而代之,手下之人居然暗通阴罗,甘做奸细,还引来阴罗的手下一通羞辱,乌勒彻底暴走,心头怒火无法遏抑!
  
      “是谁?!”
  
      乌勒又是一声暴呵,“你自己站出来,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要是被我揪出来,必让你万虫噬心而死!”
  
      还是没有人自己站出来。
  
      “呵呵,”苏驰轻笑一声,淡淡的看了乌勒一眼,目光一转,落在人群之中那个看似少年老成之人脸上。
  
      那人神色淡然,看起来跟周围的人一样无辜。
  
      乌勒顺着苏驰目光看去,在见到那少年老成之人之时,眉头便是一锁。
  
      难道是他?
  
      略一犹豫,乌勒冷声喝道:“白腾!你出来!”
  
      白腾?
  
      唰!
  
      众人目光齐齐向那少年老成之人看去。
  
      白腾是奸细?
  
      不会吧!
  
      白腾可是乌勒最喜爱的几个弟子之一!
  
      “洞主,”白腾走出人群,冲乌勒一保拳。
  
      “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乌勒把信鸽往白腾身前一丢。
  
      “洞主,您怀疑我?”白腾又一抱拳,还是一脸的淡定,“我不到十岁就跟了您,是您看着我长大的,我是什么人,您应该是最清楚了。我能有今天,全都是您给的,在我心里,您对我恩重如山,谁背叛您,我白腾也不会!”
  
      真能装啊……
  
      苏驰暗暗佩服。
  
      这家伙又是亲情又是感恩的,说的就跟真事儿似的……要是去演电影,奥斯卡哪有米国佬什么事儿?
  
      “真不是你?”
  
      乌勒逼视着白腾,双目如电,仿佛要将他心思看穿一般。
  
      “我可以对蛊母起誓。”白腾迎着乌勒的目光,神色坦然至极。
  
      对蛊母起誓?
  
      乌勒眉头皱紧,转头又看了苏驰一眼。
  
      在苗疆,对蛊母起誓是最重的誓言,没有人敢违背!白腾敢这么说,那就肯定跟他无关!
  
      可问题是,苏驰为什么看他?
  
      不是搞错了吧……
  
      “对蛊母起誓?呵呵……这手玩得漂亮啊!”
  
      苏驰心头一阵冷笑。
  
      你是对蛊母起誓了,可你的誓言呢?
  
      光说了句对蛊母起誓,誓言却没说出来,给人的感觉好像是说起誓你与信鸽无关,但实际上,谁知道你起的什么誓言?
  
      “洞主,你可以问问他,他的行李在哪里?”苏驰扫了白腾一眼,嘴角泛起玩味笑容。
  
      “你这是什么意思?”白腾脸色一沉,高声道:“我们桑梓洞的事儿,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外人插嘴了?刚才那些人来的时候,你和身旁的那些人在哪里?我怀疑刚才那些人就是你们招来的,是你们连累了桑梓洞蒙羞!你竟然还蛊惑洞主怀疑我……你到底是何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