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极品逍遥大少爷 > 第846章 丢车保帅

第846章 丢车保帅

    外人?
  
      是他把阴罗的人招来的?
  
      众人目光齐齐向苏驰看去。
  
      这个人好像是挺陌生的……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我去!
  
      苏驰嘴角抽了抽。
  
      这家伙这仇恨拉的,给一般人多半就栽了——众怒难犯啊!
  
      只可惜,这家伙怕是做梦也想不到,乌勒已经被他控制了,他说得再天花乱坠,乌勒也不敢有半分扎刺儿。
  
      “你给我住口!”乌勒暴呵一声,“他是我请来的客人,是桑梓洞的贵宾,冒犯他,就等于冒犯我!你还不赶紧向他谢罪!”
  
      “洞主!这……”白腾苦着脸,眼神里尽是不解之色,旋即,又装出了一副忍辱负重的模样,冲苏驰一抱拳。
  
      可还没等他开口呢,就被苏驰打断了,“不必了,把你的行李拿过来。”
  
      “是。”白腾答应一声,走回人群,拎过来一个油布盖着的大竹篓,“这就是我的行李。”
  
      “还有呢?”苏驰玩味的看着白腾。
  
      “我的行李全在这儿了。”白腾面色不变。
  
      “是吗?”苏驰抬手指了指,“那头驴驮着的两个竹筐是谁的?”
  
      众人齐齐转头顺着苏驰手指的方向看去。
  
      在人群之后,一群驮着行李的驴被栓在一起,每头驴背上都搭着两个竹筐,同样都用油布盖得严严实实的。苏驰指着的那一头在驴群中再普通不过了。
  
      “那好像是单九的驴吧?”
  
      “就是他的。”
  
      “单九呢?”
  
      ……
  
      众人一阵嘀咕,纷纷找寻着单九。
  
      “啊……”
  
      忽的,人群中发出一阵惊叫。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正躺在地上抽搐着,心口上插着一柄玩刀,两手死死的攥住刀柄,口鼻血如泉涌,引得周围的人都是一片惊恐。
  
      单九!
  
      他竟然直接自杀了!
  
      “去把那头驴牵过来!”乌勒阴沉着脸吩咐一声。
  
      几个心腹手下,连忙把那头驴牵了过来,接下两个竹筐,揭开油布。
  
      “鸟笼子!”
  
      “真是单九!”
  
      “这个吃里扒外的老东西,就这么死了,真是太便宜他了。”
  
      “就是!应该让他万虫噬心而死!”
  
      ……
  
      众人一阵义愤填膺,几个家伙还对着单九已经不动了的尸体狠狠的踹了几脚。
  
      不止是乌勒,几乎每个洞府的蛊者都对背叛之人恨之入骨。
  
      “既然单九是奸细,白腾就应该是无辜的。”
  
      “对啊,我就说嘛,白腾怎么可能背叛洞主。”
  
      “那个人肯定是看走眼了……”
  
      ……
  
      众人又是一阵一轮纷纷,白腾则还是一脸的坦然。
  
      乌勒见状又有些犹豫了,又悄然看了苏驰一眼。
  
      内心之中,他也不愿意相信白腾会背叛他,可直觉告诉他,苏驰肯定不是无的放矢。
  
      “老大,你不是搞错了吧?”李少飞凑到苏驰耳边,轻声说道。
  
      他担心的是,万一搞错了,苏驰会下不来台。
  
      “闭嘴吧你!”
  
      没等苏驰开口,郝灼一把将李少飞拉开了,一脸嫌弃的白了他一眼,“老大让你看戏你就看戏,你瞎嘀咕什么?戏还没完呢,接着看就是了。”
  
      田如叶抱着膝盖,目光落在郝灼脸上,神色里满是痴迷。
  
      郝灼这副德行,正是她最爱的模样。
  
      木朵悄然握住了李少飞的手。
  
      她知道李少飞在担心的什么,但她的心思远比李少飞细腻,隐隐觉得苏驰怀疑白腾肯定有他的道理。
  
      林楠则是微皱着眉头,轻笑不语。
  
      “你看出什么来了?”苏驰笑问着林楠。
  
      “他心里有鬼!”林楠指着白腾,“他演得太过,就有些假了,那个叫单九的人自杀了,别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反应,就他半点儿反应也没有,这完全不符合常理,所以,我断定,他肯定脱不了干系!单九自杀,很可能就是一招丢车保帅!”
  
      林楠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她的话字字句句听到了乌勒和白腾耳朵里。
  
      乌勒眉头越锁越紧,白腾面色始终如常,看不出半点情绪波动。
  
      丢车保帅?
  
      就算是又如何!
  
      证据呢?
  
      单九已经死了,这叫死无对证!
  
      “楠楠,如果这是一个案子,你会怎么破?”苏驰又冲林楠笑道。
  
      “很简单,”林楠笑了笑,抬手指了指被乌勒搓成一团的那张纸条,“这张纸条肯定是主谋书写的,上面肯定留下了主谋的指纹,要是有我手里有仪器,采样对比一下,结果立刻就会出来。”
  
      一听林楠这话,乌勒撇了撇嘴,白腾始终平静的脸上泛起一抹若有若无的讥笑。
  
      还仪器?
  
      你以为这是外面的世界?
  
      未等白腾笑容收起,林楠又继续说道:“采集指纹是最简单最实用的办法,可惜在这儿不能用,不过,另外一个办法更适合这里。”
  
      林楠又指了指那只信鸽,“事发仓促,我判断,主谋多半没有借从犯之手,而是自己直接把那张纸条绑在了信鸽身上,所以,他手上肯定留下了信鸽的气味!
  
      如果时间长了,气味就会消失,现在距离信鸽被放飞还不超过五分钟,主谋手上肯定还残留着鸽子的气味!
  
      那么,找一些对气味敏感的蛊虫,让它们闻闻鸽子的气味,再让它们自己去找,找到的人就是主谋!”
  
      嘶……
  
      林楠分析的时候,众人都在听着,听林楠这么一说,不少人纷纷暗吸一口冷气。
  
      对呀!
  
      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
  
      其实,不是他们想不到,而是他们不像林楠这般拥有侦探思维,更没有意识到仅仅是往鸽子身上绑一封信就能留下鸽子身上的气味。
  
      接下来的事儿就简单多了,几个蛊者各自放出了他们的一些对气味敏感的蛊虫,先是聚到鸽子尸体上,随即又操控着它们寻找相同的气味。
  
      结果,大半蛊虫飞到那个竹筐里的鸟笼子里,一小部分绕着乌勒飞个不停——乌勒刚才可是握着鸽子的尸体了,手上不止沾染了气味,还有血腥。
  
      有几只蛊虫飞到了苏驰身边,他虽然没有直接碰触鸽子,可杀死鸽子的却是他那把黑色飞剑,自然也沾染了一些血腥。
  
      还有几十只蛊虫飞向了白腾,绕着他飞旋不停!
  
      白腾那张始终平静的脸却还是始终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