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极品逍遥大少爷 > 第1110章 给你表演个仙术

第1110章 给你表演个仙术

    “傻了?”苏驰抱着王迎春靠在丹炉上,一脸的骚包,“你忘了,你老公我可是神仙!有法宝还不正常?一会儿,我再给你玩几个真正的仙术,让你好好开开眼!”
  
      法宝……真正的仙术……
  
      王迎春呆呆的看着苏驰,就跟刚刚认识他一样。
  
      她一直都以为苏驰只是个“半仙”,怎么也没想到苏驰竟然还有法宝懂仙术……这些不都是只在传说中才存在的东西吗?
  
      心头正暗暗思索着,接下来看到的一幕情形,又让她美眸瞪圆,小嘴张开。
  
      一丛火苗凭空在丹炉下蹿起,熊熊燃烧着……
  
      “哇!好神奇啊!”
  
      王迎春惊叹着,就跟痴傻了一般,俏脸上满是浓浓的难以置信。
  
      这一刻的她哪里像个城府深沉的成熟女人,分明就是一个满心惊奇的小女孩,就那么呆呆的、迷迷糊糊的,看着丹炉里的水在热气升腾中慢慢变满。
  
      “大功告成,走着!”
  
      苏驰心念一动,灌满水的丹炉便在王迎春眼皮子底下凭空消失,怀抱着还没反应过来的王迎春,就跟个得胜的将军似的,进了她的卧室。
  
      下一刻,丹炉浴缸又凭空出现在王迎春的床边。
  
      “啊……”
  
      王迎春忽的惊呼一声,从迷迷糊糊中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捂住了胸口。
  
      原来是苏驰把她放了下来,又顺手把她宽大的睡裙往上一拽,在她两脚落地的同时,睡裙也被他从头上扯掉了……
  
      睡裙下面没有罩1罩,只有一条仅能遮1羞的小内1内……
  
      “你干嘛啊……”
  
      “嘿嘿……让我看看。”苏驰把睡裙随手一丢,抓住了王迎春的皓腕,慢慢打开,“好像又比以前挺了一些……啧啧,还是分红色的……真漂亮!”
  
      “乱看什么呀?讨厌……”王迎春娇嗔着,翻了苏驰一个白眼儿,俏脸上泛起一朵红晕。
  
      自己身体的变化,自己最清楚,喂过孩子,加上年龄也大了,年轻时的坚弹挺翘,早就被地心引力拉的下坠了。
  
      可自从跟了这个小滑头,又吃了那个什么养颜丹,自己的身体就像逆生长一样,原本的松弛下垂变得越来挺巧,弹性也越来越惊人,每次洗澡的时候,看着镜子里仿佛重又变回青春少女的自己,王迎春都是如同做梦一样,那么不真实……
  
      “嘿嘿……”苏驰嘴角泛起一抹坏笑,“你不是说你癌症复发了吗,我再帮你检查一下……”
  
      检查?
  
      这个小滑头是要……
  
      王迎春芳心猛然一缩,双手挣脱而出,捂住了下面。
  
      “你赶紧洗澡吧,叶子在家呢,你别乱来!”
  
      “等等再洗,先给你看病,癌症要是真复发了,那可了不得了。”苏驰脸上坏笑更甚,一把把王迎春抱在怀里,咸猪手伸了下去——王迎春得的可是宫颈癌,要检查嘛,自然是发病的部位……
  
      王颖春两手死死的捂着,不让苏驰得逞,可她的力气哪儿有苏驰大啊,没几下就被苏驰把手扒拉开了……
  
      “你……你讨厌死了……嗯……”
  
      娇躯一颤,王迎春软倒在苏驰怀里。
  
      “春姐,好像没复发嘛……”苏驰一边仔细“检查”着,一边在王迎春耳边吹着气,“是不是检查的不彻底啊,我再好好检查检查……”
  
      王迎春娇躯又是一颤,回应他的是一声急似一声的鼻息……
  
      嗖!
  
      一块小薄布片飞了起来,掉落床上,灯光下,布片中间某个部位湿淋淋亮晶晶……
  
      “好像真没复发……放心了,啊呀,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苏驰又在王迎春耳边吹了口气,收回了“检查”的咸猪手,手指在王迎春眼前晃着。
  
      “讨厌!”王迎春羞红着俏脸,锤了苏驰一粉拳。
  
      “嘿嘿……”苏驰坏笑着松开王迎春,两手张开,“帮我脱衣服。”
  
      “你自己没手啊?”
  
      “不是让你弄湿了吗,嘿嘿……”
  
      “你……讨厌死了……”王迎春娇嗔着翻了苏驰一个白眼,却还是红着俏脸,乖巧的抬起小手,像伺候大爷似的伺候着苏驰。
  
      她心里清楚着呢,今晚肯定是逃不过去了,这个小滑头能饶了自己才怪……
  
      噗噗噗……
  
      一件一件衣衫随着王迎春微微颤抖的双手和早就躁动起来的芳心掉落在地。
  
      伺候完了苏大爷更衣,王迎春弯下腰,正要把他的衣服挂起来,身子却陡然一轻,又被苏驰抱了起来。
  
      “啊……”王迎春一声惊呼,纤手猛地掩住了红唇,侧着耳朵,仔细的听着隔壁卧室里的的动静。
  
      “嘿嘿……苏驰又是一阵坏笑。
  
      王迎春这副做贼心虚的模样简直可爱极了。
  
      哗啦……
  
      一阵水声响起,苏驰把王迎春放进了丹炉浴缸,又一翘腿,跨了进去,身子往水里一摊,只露出脑袋。
  
      “真舒服……”
  
      苏驰两手张开,攀住丹炉浴缸的边缘,两腿蹬直,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两个人泡澡嘛,丹炉浴缸就没有被他幻化太大,他这么一伸胳膊蹬腿儿的,几乎把整个浴缸都沾满了,王迎春被他挤得几乎一点儿地方都没有了,只能靠进他怀里。
  
      “春姐,这么着急啊?嘿嘿……”苏驰坏笑着。
  
      “着急你个头啊,都被你挤没地方了,你自己一个人泡算了。”王迎春戳了一下苏驰脑门儿。
  
      “还说你不急?都钻我怀里来了,嘿嘿……”苏驰一缩手,顺势抱住了王迎春,又是一通上下其手。
  
      “我让你坏!”王迎春娇嗔着,一把攥住了苏驰的要害,恶狠狠的威胁着:“还敢不敢了?”
  
      “再使点劲儿,真舒服……”
  
      “那我就让你好好舒服舒服!”王迎春松开纤手,又捏住了苏驰腰间软肉,狠狠的拧着。
  
      “啊!”苏驰大叫一声。
  
      王迎春芳心一紧,连忙松手,猛地掩住了苏驰的嘴巴,“你要死啊,叶子都要被你吵醒了……”
  
      “嘿嘿……”苏驰笑得一阵乱颤,“你怕什么啊?小孩子睡觉沉着呢,声音再大一点儿她也听不见。”
  
      “你故意的是吧?”王迎春气鼓鼓的白了苏驰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