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极品逍遥大少爷 > 第1833章 人兽斗!

第1833章 人兽斗!

    念及至此,詹岩胯下的那玩意儿不由的跳动了几下……
  
      手一伸,詹岩捏住了身旁一个正在为他捶腿的美女的下巴,嘴角泛起一抹淫1邪之极的笑容。
  
      “晚上,到我房间里,我好好疼疼你,哈哈……”
  
      这个美女眉宇之间与林锦曦颇有些相似,每次在她身上纵意驰骋之时,詹岩都把她想象成为林锦曦……
  
      吧嗒!
  
      詹岩正淫1笑着,包间房门一开,詹跃宽阴沉着脸走了进来。
  
      “世子,情形好像有些不对。”
  
      “你指的是被你带进十四号包间的那四个人吗?”詹岩轻笑一声。
  
      “就是他们。”詹跃宽点点头,在詹岩对面缓缓坐下。
  
      “看。”詹岩冲身旁的两个美女一摆手,“你们先出去。”
  
      詹岩虽然好1色,但遇事却分得清轻重,这也是詹家长辈看重他的一个原因。
  
      “那四个人其中的一个,刚刚连赢了二十场,每一场都压下一百万滴灵泉之水。”詹跃宽沉声开口。
  
      “哦?这倒是有些新奇了,”詹岩嘴角微微一翘,“刚刚这一局,他也赢了?
  
      刚刚的这一局正是巨鳄和紫鬃雄狮的对阵。
  
      绝大多数对阵,在魔兽对战之前,詹家基本就能将对战结果预估个**不离十,给出的赔率总能让他们自己受益最大,但刚刚的这局对战,詹家自己也预估不出胜负。
  
      “那倒没有,”詹跃宽摇摇头,“刚刚的这局,那个连赢二十场的人输了。”
  
      “呵呵,”詹岩轻笑一声,端起一杯烈酒一饮而尽,“那就没有什么不对的,那个人只是运气好了一点而已。”
  
      “没那么简单,”詹跃宽又摇摇头,“她虽然输了,可跟她在一起的另外一个人却赢了,而且,他一次赢了三千多万滴灵泉之水……嘶……七千多万滴了!这一局,他又是全压,又赢了……”
  
      “这一局他又赢了?!”詹岩倏然一怔,旋即便又是一笑,“赢就赢吧,不就是几千万滴灵泉之水嘛,咱们又不是输不起。”
  
      嘴上这么着,詹岩心头却是暗暗嘀咕起来。
  
      刚刚的这一局与上一局一样,都是斗兽场自己的人也预判不出胜负,那个人居然又一次押对了,而且,还是全压……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他是真能看出什么,还是纯粹在赌运气?
  
      如果是后者也就算了,如果是前者……这个人倒是个人才。
  
      詹岩心头起了拉拢之意!
  
      “世子,你知道这几个人的身份吗?”詹跃宽沉声问道,不等詹岩猜测,他又直接给出了答案,“其中一人是大帅征兵点的百夫长贾由,另外一人应该就是将半个地下世界都搅的鸡犬不宁的那个什么苏驰!”
  
      “哦?是他!”詹岩一听就来了兴趣。
  
      身为詹家世子,又精明过人,大帅征兵点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他自然知情,只是,他却并不以为意。
  
      在他看来,三年三个境界,五年六个境界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只有傻瓜才会相信。
  
      但换个角度,能利用大帅的威望,想出这么个点子圈灵泉之水,这家伙绝对是个聪明人!
  
      “白刚刚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晚上又来到咱们的斗兽场……我担心,这个家伙会闹出什么幺蛾子。”詹跃宽眉头紧皱。
  
      “哈哈……”詹岩一阵大笑,“四长老多虑了,这儿可是詹家的斗兽场!咱们老祖的证道法宝作为大阵的压阵法宝,阻挡异域魔兵数千年,就连他的主子大帅也要给詹家几分面子,借那家伙几个胆子也不敢在这儿闹事!”
  
      “世子莫要大意,”詹跃宽缓缓摇头,“我还是觉得这个人有些危险,还是提前防备一下为好。”
  
      “一个的人仙而已,能有什么危险?”詹岩混不为意,“这样,正好我想结交他一番,你把他交上来,我亲自守着他,这你总可以放心了吧。”
  
      “也好。”
  
      詹跃宽琢磨了一下,点点头,出了包间大门。
  
      时间不长,他便回来了,脸色阴沉无比。
  
      “怎么了?”詹岩奇怪道。
  
      “他不肯上来。”詹跃宽森然开口,“哼!詹家世子亲自邀请,这种机会多少人求之不得,这个苏驰居然张口就拒绝……简直岂有此理!”
  
      “哦?有点意思……”詹岩冷笑一声,“算了,不要理他了,一个不知道高地厚的人物而已。”
  
      “世子……”詹跃宽还想些什么,却被詹岩抬手打断了,“你不用了,既然你觉得不妥,那咱们就变一变,斗兽停下来,直接上****斗!那家伙能提前猜到斗兽的结果,我倒要看看,他能不能押对****斗!”
  
      ……
  
      苏驰四人的包间里。
  
      在詹跃宽离开之后,贾由心翼翼的看了苏驰一眼,“苏将军,你怎么就回绝了呢?詹岩可是詹家世子,还是这座斗兽场的主人,又是詹跃宽这个詹家四长老亲自邀请,这个面子已经都大了,别人求都求不来……”
  
      “想见我,他就下来。”苏驰淡然一笑,“是他想见我,又不是我想见他……”
  
      “这……可詹岩是詹家世子,又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贾由嘴角抽了抽。
  
      “老贾,你给我记住了,”苏驰脸色一肃,“你我同为大帅做事,时时处处都要维护大帅的脸面!”
  
      啊?
  
      贾由一怔。
  
      怎么扯到大帅的脸面上了?
  
      这是你自己的事儿好不好,跟大帅的脸面有鸟毛关系?
  
      心里这么想着,贾由嘴上却不好出来——苏驰这顶帽子太大了,一下子就把他给扣的没边了……
  
      “唉!詹岩这个詹家世子性格血腥,又极好面子,你得罪了他,以后怕是不好在广城混了。”贾由心头暗暗为苏驰担心起来。
  
      吱吱嘎嘎……
  
      斗兽台上又被推出来两个笼子。
  
      嗡!
  
      仿佛导火索一般,两个笼子一出现,看台上赌徒们的情绪一下子就燃爆了!
  
      为毛?
  
      两个笼子,一个笼子里关着一头妖兽,另一个笼子里关着一个……人!
  
      ****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