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迷踪谍影 >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师爷来了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师爷来了

        孟绍原一直都坐在办公室里,谁也不见。
  
          一般他出现这种情况,都是在那想一件很难办的事情。
  
          可是,桂建荣已经伏法了,他还能有什么难解决的事情?
  
          面前的烟缸里,堆满了高高的烟蒂。
  
          满屋子的都是浓浓的烟味。
  
          吴静怡走进来,皱起眉头,赶紧去把窗户打开。
  
          “在想什么呢?还在想自己的错误?”
  
          “我有错也不会承认啊。”
  
          一看到吴静怡,孟绍原立刻恢复了正常,又变得嬉皮笑脸起来:“满军统的,敢骂我的,就戴先生和你了。”
  
          “我也懒得说你。”吴静怡叹了口气:“你以后就想着,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成千上万的人需要你去领导他们。”
  
          “我晓得了,我晓得了。”
  
          孟绍原一迭声地说道。
  
          这个人,说了也没用,素来都是我行我素。
  
          吴静怡太了解这一点了:“对了,你走了以后,你那个宝贝陆宝儿,还有许媚,都打电话来找了你几次。”
  
          孟绍原“哦”了一声。
  
          “你这次回来了,是先找陆宝儿,还是找许媚啊?”吴静怡戏谑的问了一声。
  
          原本以为孟绍原的脾气会竭力为自己辩解,没想到孟绍原想都不想便说道:“许媚啊。”
  
          吴静怡哪里会想到他居然这么厚颜无耻的就说了出来,怔怔的看了他一会:“你还真的是不要脸啊!”
  
          “要什么脸?”孟绍原却理直气壮地说道:“许媚是拆白党早就帮我准备好的礼物,我这要不遂了他们的心愿,不显得我这个师爷不看重她们吗?”
  
          吴静怡算是服了:“前五百年,后五百年,能够把无耻精神发挥到这么极致的,你是头一份,再也没人可以超越你了。”
  
          孟绍原却出神地说道:
  
          “也许有。”
  
          ……
  
          “师爷,您来了。”
  
          看到孟绍原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许媚一点都不觉得惊讶,反而觉得理所应当:“师爷,您坐,我给您倒茶去。”
  
          许媚不光是媚,就连说话,也媚到了骨子里。
  
          这个女人,不知道会迷死多少的男人。
  
          “师爷,您喝茶。”
  
          “坐吧。”
  
          “是,师爷。”
  
          许媚乖巧的坐到了孟绍原的身边:“师爷,要给您敲背松腿吗?”
  
          “我不喜欢这些。”孟绍原笑了一下:“我让人准备了一点酒菜,一会送来,今晚我留在这里了。”
  
          许媚有些惊喜:“多谢师爷。”
  
          “对了,你是哪里人?”
  
          “我是上海本地人。”
  
          “怎么就加入拆白党了?”
  
          “很小的时候,家道中落。”许媚现在说起这些事情,已经不觉得难过了:“后来拆白党的老部长,相中了我,就把我带到了拆白党里。”
  
          孟绍原“哦”了一声:“你父母现在还在?家里还有没有什么人了?”
  
          “都死了。”许媚的眼眶红了一下:“日本人打上海那一会,一发炮弹落到了家里,我的父母和哥哥姐姐,都被炸死了。”
  
          “日本人啊。”孟绍原叹息一声:“你家住哪里?等到抗战胜利了,将来有机会,我帮你把家重新建起来。”
  
          “谢谢师爷,住在闸北……”
  
          孟绍原问清楚了,李之峰带着酒菜走了进来,放下,转身离开,顺手关上了门。
  
          “师爷,我侍候着您。”
  
          许媚起身,在两个酒盅里倒上了酒。
  
          孟绍原端起杯子喝了一盅。
  
          许媚是经过专门训练的,知道男人喜欢听什么,因此每一句话,总能恰到好处的说到坎上。
  
          她本身长得漂亮,人又媚,再加上会说话,这样的女人谁不喜欢?
  
          孟绍原兴致勃勃,喝了一盅又是一盅。
  
          没多少时候,一瓶酒见底。
  
          许媚的酒量也不错,只是喝得多了,媚眼如丝,握住了孟绍原的手:“师爷,我知道你是大英雄,你,你就收了我吧……”
  
          孟绍原放下酒盅,也不说话,起身,横着抱起了许媚,直接走到了床边。
  
          ……
  
          这半夜,当真是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像这样媚到了骨子里的,男人在床上那是片刻功夫都不舍得放弃的。
  
          再加上许媚刻意迎合,孟绍原直折腾了大半夜,最后累到气喘吁吁,这才恋恋不舍从许媚身上下来。
  
          他拿过了烟。
  
          许媚想要起身帮着点烟。
  
          “不必了,我自己来吧。”
  
          孟绍原点着了打火机。
  
          “师爷。”
  
          许媚整个人都依偎在他的身上,正想说什么,外面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长官,紧急情报。”
  
          “什么事?”孟绍原问了一声。
  
          “十万火急。”
  
          “师爷,正事要紧。”许媚低声说道:“许媚总就在这里等着师爷,师爷想什么时候来,许媚就是什么时候侍候师爷。”
  
          “哎,这份工作不好做啊。”
  
          孟绍原万般无奈起身。
  
          脚一踏到地上,只觉得有些轻飘飘的感觉。
  
          ……
  
          “什么事?”
  
          一出去,被打搅了好事的孟绍原脸色有些难看。
  
          “南京方面来人……”李之峰说了这么一句,便说道:“吴助理已经在办公室等您了。”
  
          ……
  
          “汪伪政府苏浙皖三省绥靖军副司令兼第2师师长龚鹿彩秘密于我方人员取得联系,有反正之想法。”
  
          “当真?”孟绍原立刻追问。
  
          如果这是真的,事情可就大了。
  
          这不光能够给予那些汉奸们一个沉重打击,而且对于振奋全国民众抗战士气作用也是巨大的。
  
          之前,和平军一个团的反正,已经让日本人和汪伪政权如丧考妣。
  
          这次,可是一个副司令啊!
  
          “我们正在加紧调查真伪。”吴静怡不敢怠慢:“我们初步了解了一下龚鹿彩这个人,此人秘密帮我们做过一些事情,有几次还悄悄的释放了我们的被俘人员,是被我们定位可以争取名单上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也被日本人盯上了。龚鹿彩知道情况紧急,所以想借着演习的机会,突然发动兵变,甚至,还准备光复南京!”
  
          “不能轻举妄动。”孟绍原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南京日军重兵布防,周围随时可以增援,龚鹿彩有全军覆灭的可能。把法正给我叫来,他有经验,立刻派他去和龚鹿彩取得联系,辨明反正真伪。”
  
          “是!”
  
          “命令我各忠义救国军,随时做好出击增援准备,此事不得有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