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云疆古煞之巫葬 > 403 阿亮的发现

403 阿亮的发现

        “贼驴,你给我站住,我要生扒了你的驴皮做驴袄!”曹满怒气冲冲的吼叫声一声接着一声响起。
  
          阿亮奔跑一截停一会儿,耍猴似的戏耍着身后的曹满,看似鬼精调皮,实则驴眼滴溜溜四外瞅着,面对阴森诡异的环境,它可不敢肆无忌惮的溜达。
  
          放在野外或是熟悉的地盘,阿亮早蹦跶没影了,跟曹满玩躲猫猫?它才没那么好的兴致。
  
          不过就它一伸一缩的动作,看着曹满的眼中那就是光溜溜的挑衅,真火蹭蹭往上冒着,可惜腿脚不给力,连番疲累,曹满也快到了极限。
  
          正往前追着,道上阿亮再次停了下来,不同的是,这回没有回头挑逗式的歪嘴张望,而是脖子伸得老长,驴眼直愣愣的盯着地上,似乎发现了什么惊奇的东西。
  
          “哼,臭驴子,又想耍花样戏弄爷爷,爷信了你的邪!”
  
          曹满冷哼一声加紧脚步追了上去,老拳举起不等砸下,忽然眼珠一动,脸色转怒为喜,乐呵呵的蹲在了阿亮的身旁。
  
          “水......水壶!”看着地上静躺着的水壶,曹满乐开了花。
  
          阿亮凑头拱了拱他的肩膀,别废话,赶紧的打开水壶,哥快冒烟了。
  
          曹满激动的伸手捡起水壶,没等拧开壶盖,就愣在了原地。
  
          “空的?”有些不太相信水壶的重量,曹满试着晃了两下,别说水响,壶里连一丝晃动的感觉都没有。
  
          拧开壶盖往里面一看,果不其然,啥也没有,就一空壶,当即曹满失望的把水壶往地上一丢,接着屁股落地唉声叹气了起来,阿亮也无精打采的趴在地上,俩货对视一眼,老大瞅老二,都一副苦巴巴的嘴脸。
  
          曹满摇摇头,这事怪他,当时搜刮营地的时候只顾着抢罐头饼干,忘了把水壶灌满,现在才发现,再美味的食物也没有一滴甘露珍贵,没了水就等于断了命,连命都没了,还吃个球。
  
          只是......
  
          曹满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记得之前进入蛇道的时候,最远也就走到了丢大衩的地方,根本没有深入到这么远点地方。
  
          没记错的话,水壶是在后来从包里掉落出去的,也就是被尸群追着往回跑的时候遗落下的,为何却出现在了这个地方?
  
          莫非水壶长了脚,自己晃荡到这儿来的?
  
          去你丫丫的,可能吗?水壶成精了不成?
  
          曹满摇摇脑袋,把荒诞的想法挥之一空。
  
          又或是混乱中被干粽子你一脚我一脚当球似的踢过来的?
  
          回头瞅了瞅蛇道,似乎也不太可能,除非干粽子喜欢踢球,玩了个乐不思蜀,否则怎么可能绕几个大弯把水壶踢这儿了。
  
          曹满又摇摇头,感觉还是不对劲,阿亮在一旁看着曹满又是摇头又是皱眉头的模样很是好奇,特别是那双彻底断根的秃眉,皱着格外新鲜,看多了老想伸舌头舔一下,尝尝啥味道?
  
          忍不住阿亮来回吐着舌头,驴嘴靠了过去。
  
          “吐个球的舌头,没看见我正在思考吗?没事一边玩蛋去!”曹满不耐烦的喝道。
  
          阿亮不甘心的把驴嘴收了回去,想啥呢?这么认真。
  
          “水壶!”曹满不假思索的答道,可见他和驴子的默契又加深了一层。
  
          阿亮翻动白眼,有啥好想的,空水壶而已。
  
          “你懂个球,这里面蹊跷多了去了。”曹满说道。
  
          以前的曹满绝对不会如此细心,对什么事都大大咧咧、满不在乎,但是自打跟了段虎,渐渐的他也学会了观察,这也是没法子的事,环境所逼,如果不机灵点,死一百次都不过分。
  
          阿亮乐了,一个水壶而已,至于想破头吗?有那闲工夫,直接拿起来看不就得了。
  
          还是阿亮聪明,直接用嘴含着水壶放在了曹满的身前。
  
          “不错嘛亮子,空想不如实干,来,我们瞅瞅,看看能否从水壶身上找到线索。”
  
          曹满抓起水壶认真的观察了起来,正面崭新,几乎没有什么摩擦的痕迹,这说明水壶并非是被干粽子踢过来的。
  
          翻过背面,入目的是几条明显的抓痕,好似野兽的利爪,顺着壶口的位置一直延伸到了壶底。
  
          “这......”
  
          曹满被吓了一跳,究竟是什么怪物的爪子才能留下如此可怕的抓痕?要知道这可是军用水壶,整体是用铝做的,能轻易划破铝皮,爪子要有多锋利!
  
          压着心里的惊恐,曹满仔细对比了一下抓痕,他发现抓痕的印记虽长,但是每道痕迹之间的距离却不宽,似乎和自己的手指差不多,这么看来,怪物很可能是......
  
          “莫非是漏网的干粽留下来的?”
  
          想到这,曹满警惕的看了看周围,四周依旧跳跃着绿莹莹的鬼焰,不过雾气却稀薄了很多,看着给人一种朦胧阴暗之感。
  
          蛇道缓缓延伸朝下,无法看清尽头,而且手电发出的光束射程有限,稍远点就模糊不清。
  
          “亮子......”曹满刚想提醒一声,阿亮踏着驴蹄哒哒哒的朝前一路小跑了过去。
  
          曹满嘴角一抽,真是头不知死活的牲口,不知道啥叫危险吗?
  
          “亮子,回来!”
  
          曹满追着跑了下去,速度不满,几下就追上了阿亮,谁知对方突然一个急停,曹满呲溜一下滑了出去。
  
          地面本就湿滑,这跤滑的,比滑坡过瘾,留下老长一道拖痕方才停下。
  
          好在只是滑了一下,没摔跤,等曹满手忙脚乱稳住身子,转头一看,阿亮笑嘻嘻的叼着一物跑了上来。
  
          腰带!
  
          曹满发愣的看着对方嘴里叼着的腰带,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是双排牛皮腰带,记得赵青河他们腰上都系着这种腰带,但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曹满一头雾水,这到底是咋回事?莫非赵青河他们先一步来过这里?
  
          很有可能,赵青河也好,方武也罢,甚至于那些人傀,一个个身怀绝技,难保没有掉落黑渊,而是逃脱之后进入了蛇道。
  
          想到这,曹满激动了起来,既然赵青河这些人都能平安脱险,虎爷他们也一定能安然无恙。
  
          “嘿嘿,亮子,干的不错,亏得你的驴眼尖,否则还真找不到这根牛皮腰带。”曹满笑着夸赞一句。
  
          阿亮得意的驴眼笑成了缝,知道哥的本事了吧?不是哥吹,就这眼睛这鼻子,比鹰尖比狗灵......
  
          呃,鼻子差点,但眼神是真的好使。
  
          想起之前的事儿来,阿亮腼腆的眨了眨眼。
  
          “行了,别叼着了,给我瞅瞅。”说着话,曹满伸手拿过了那根牛皮腰带,等放手里仔细一端详。
  
          “我去!这......这是怎么回事?”看着手里断为两截的腰带,
  
          曹满傻了眼。
  
          断口光滑平整,就像被利刃切开一样,不仅如此,宽厚的腰带表面还留下了几条深深地抓痕,跟此前看见的水壶极为相像。
  
          曹满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正想把水壶拿出来对比一下,忽然感到手指有些黏沾,湿乎乎的很不舒服,借着手电的亮光一看,手指上不知何时沾了点暗红色的粘液,放鼻子前闻了闻,带着股子腥气。
  
          “血!”
  
          曹满秃眉一挑,担心什么来什么,刚才喜悦的心情顿时烟消云散。
  
          “哪来的血迹?”
  
          检查着牛皮腰带,等翻开内侧,曹满再次傻了眼,不仅是他,阿亮也瞪圆了驴眼,不可思议的看着腰带内侧夹着的一物。
  
          两根断指......
  
          断指还没有完全僵硬,带着一丝弹性,血迹颜色发暗,似有凝固的迹象,从时间上来推断应该不算长。
  
          蹊跷的是,断指的裂口并不规整,断口有些参差,和腰带上的裂口完全不一样,似乎不是被利器斩断,更像是被牙齿咬断的......
  
          “等等,记得那些干粽子的嘴里都插着石杆,不可能下嘴,除非是其他的怪物......”
  
          曹满心往下一沉,如果现在他认为前方还一切太平的话,那他真跟憨腚有的一比了。
  
          但是如果这根腰带不是来自于赵青河一伙人的,那它又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呢?
  
          问题再次回到了原点,不过这一次曹满能肯定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前面的蛇道中一定隐藏着可怕的危险,水壶上的爪印以及腰带里的断指足以证明这一切。
  
          “亮子,不如我们......”
  
          前方危险不明,曹满打起了退堂鼓,岂料话还没说完,和刚才一样,阿亮不管不顾的自个儿撒着驴蹄往前又小跑了出去。
  
          曹满鼻气喷吐,贼驴,还没作够呢?没看见爷爷都要担心死了,你倒好,心比天大,知道下一句叫啥吗?
  
          命比纸薄!
  
          “汪汪汪......”
  
          曹满还没动身,阿亮发出了一阵激动的狗吠。
  
          曹满闷哼一声,又是啥事?至于这么激动吗?
  
          加着小心,曹满跑了上去,到地方一看,这回不是水壶也不是什么双排牛皮腰带,而是一截血淋淋的断掌......
  
          断掌不是齐根断开的,而是沿着掌心下段撕裂的,翻开的皮肉里面能够清晰的看见骨头。
  
          五根手指并不完整,少两根,曹满用脚后跟想都知道剩下的两根在哪里。
  
          阿亮挺兴奋,在一旁又是喘气又是伸脖,似乎发现了断掌是什么光荣的事情一样,就等着戴朵大红花炫耀一下。
  
          曹满脸色发沉,抬手给驴头上就是一下,“臭驴,瞎激动个屁!断掌而已,有啥好看的?”
  
          生怕对方不乐意,曹满揪着驴耳就想返身回去,否则再放任驴子不管,待会再发现什么断脚断腿的,想想都恶心,恶心也就罢了,真引来了老怪物,指不定又是一场玩命。
  
          曹满揪着驴耳往后拉着,阿亮不干了,本就倔强的驴性当即撒泼,前腿撑开,后退弯曲,脖子伸长脑袋下垂,一副死不离开的模样。
  
          曹满连拉两下没拉动,回头一看倔驴的臭样子,好悬没气乐了。
  
          “亮子,好了疮疤忘了疼咋滴?你要真不想走我也不拦着,不过别忘了,刚才的巫荼和干粽子,不怕的话你就呆着,爷不奉陪,我们青山不改,绿水......”
  
          “咕,咕......”
  
          忽然一阵轻微的异响传来,听上去像是腹鸣时的响动,又像喉咙被什么堵住一样,挤压着嗓子发出的闷响。
  
          曹满神色一动,举着手电紧张的看着四周,阿亮没反应过来,还老大不乐意的打着鼻响,目光甚是戏谑。
  
          小样,吓唬驴呢?吓唬可以,先管好你的肚囊,咕咕咕,跟野鸽子叫唤似的,亮哥一百个瞧不起。
  
          曹满也有些纳闷,刚才那声儿难道真是从自个肚囊传来的?
  
          好像是也好像不是,主要是没太在意,而且那会儿正好肚囊嘟囔了几下,都是被黑浆浆闹的,把所有的存货一股脑都飚了个彻底,这会儿肚腹空空,大肥都能装下一头。
  
          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动静,确定没什么情况后曹满正待开口接着说话......
  
          “咕,咕,咕......”
  
          这一次的声响挺清晰,而且声儿还大了不少,曹满和阿亮同时听了个真真切切。
  
          曹满神色大变以往的经验告诉他,越是诡异的响动,暗藏着的危险就越大,面对这种状况,最好的办法就是,撒丫子!
  
          阿亮没啥反应,尽管声响听得挺实在,但是从传来的方位判断,明明就是从曹满那儿传来的,不是肚子饿得咕咕叫是啥?
  
          “亮子,别愣着,跑!”
  
          曹满惊呼一声就想离开,却被阿亮一口咬在了衣角,力量大点,“刺啦......”
  
          曹满脸布黑云,“亮子,几个意思?这可不是第一次了......”
  
          阿亮歪嘴抛个媚笑,死样,想吓唬哥也不用这么夸张吧?明明你肚子饿,非要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真要有你说得那么吓人,现在咋不跑了?黑着脸吓驴呢?
  
          “咕咕咕......”
  
          异响再次响起,阿亮笑得更欢了,咋样,哥没猜错吧......
  
          瞬间笑容凝固在了阿亮的脸上,咋回事?咕咕声不是从耗子的肚子里传出来的吗?怎么转眼就到了哥的头顶了?
  
          阿亮微微颤抖了一下驴唇,脸子不由自主拉长了些许,至于曹满......
  
          脸黑的吓人,除了被气黑的之外,还被吓黑了,好在段虎师徒二人不在当场,否则依着佛头萧镇山的脾气,指不定欢快的拍着曹满的肩头大笑道。
  
          “可以啊耗子,这脸子黑得跟炭坨没啥区别,欢迎加入黑脸大队,从今儿个开始,祖公是老总,黑子是大队长,至于小队长,非你莫属,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