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八十三章 将一切超能力染成黑色

第八十三章 将一切超能力染成黑色


  茵蒂克丝急急忙忙对当麻说道:“当麻,说到尤谷拉-因特纳术式呢…………”
  “茵蒂克丝小姐,上条先生是个魔法门外汉,这种事至少等土御门或奥索拉在场的时候再讨论啊。”当麻抱怨地喊道。
  茵蒂克丝:“这句话就算是当麻的脑袋也能听懂啦!”
  当麻:“茵蒂克丝小姐,你知不知道这句话伤害到了上条先生的自尊…………”
  茵蒂克丝按照自己记忆的知识陈述道:“实在对当麻不放心待会儿又卷入另一个事件,什么都不知道就完啦,全部讲出来足够我说一个月,所以总之就先说一句——上一个使用尤谷拉-因特纳术式的魔法师,芙兰皮丝·V·格罗皮乌斯,她的死亡让全世界的魔法师都松了一口气,即使是全世界不知道魔法的人们,不少地方都举行了欢庆仪式。”
  当麻因此险些平地摔倒。
  “可恶,这座城市从刚才开始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算了,就算宇宙电梯上有恶魔,那也远一些,当下还是先去救人吧。
  “还有,”茵蒂克丝又陈述起来,“虽然是历史上未明的传闻,但那个魔法师曾和‘幻想杀手(ImagineBreaker)’持有者有过数次战斗,最后双双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先后死亡。使用尤谷拉-因特纳术式的魔法师和‘幻想杀手(ImagineBreaker)’绝对无法和睦共存,这是现代魔法师对那两人研究得出的结论。虽然那个魔法概念中的‘幻想杀手(ImagineBreaker)’和当麻的右手不知是不是一个东西。可当麻必须小心哦!”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咪\咪\阅读\app\www.mimiread.com\】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茵蒂克丝……我可以喊一声‘不幸’吗?”
  “反正我想当麻肯接下来还是什么都不管直接冲进去,我肯定阻止不了,到目前为止说的事情都和现在前往的中心有关啦。总之那个天使——使用的部件混乱不堪,全是一堆没见过的东西,就像在看用未知的文字或认识的文字拼出不认识的语句描绘,虽然可以大致看出内容,但文化特征和精神性的东西无法深入了啊,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边的天使和注入令其诞生的源不在同一处,有尤谷拉术式操纵的影子。”
  “啊?!”当麻停下了脚步,指着隔着几个学区高耸直插夜空的高塔说道,“也就是我们现在得跑那边啊!”
  “不,那个天使的容器感觉很像是上次在地下街见到的小短发,所以大概当麻在场就能起到压制作用。”
  “小短发?”当麻对茵蒂克丝明明有完全记忆能力有时候却偏偏不问人名直接绰号开路感到有点头痛。
  “她说的是最后之作吧?”风斩提醒道。
  “哦,那个跟某可能叫铃科百合子的一方通行一起的小女孩吗?”
  “不,稍微有点不同。说不定是家人什么的。”茵蒂克丝补充道,“而且,源与核是不一样的东西,那个天使没有核存在,或者说该是不完全还是术式不完整,大概就像是从天使身上切下的一部分力量在自然发散,虽然当麻的右手应该能够消灭,可因为这股能量很高,恐怕当麻也无法瞬间消除,因而会令当麻受到伤害,必须小心…………”
  “事到如今还说什么呢!”
  “我也不想看见当麻受伤啊……嗯?!很像天使的东西多了一个!”
  “什么!”
  “请问,没有我来帮忙的选项吗?”风斩扭扭捏捏问。
  “没有!”x2
  被双重否定却不会变成肯定了,目前风斩所表现出的能力不过是似乎毫无人体限制可以不顾身体的损坏任意活动,能够使出击碎岩石的拳脚和高速冲刺跳跃,那这样去战斗在当麻和茵蒂克丝看来未免太凄惨了。
  这时——
  “站住!这里是风纪委员,你们是从哪里钻进来的!前面危险,快出去!”白井黑子扯住自己的袖章出现在三人面前对他们大喝一声,然后一愣,“你们不是——”
  不久前能操纵石头人的入侵者在地下街实行恐怖袭击的时候,她参加了疏散群众工作,当时那个入侵者的攻击目标不就是这三人吗?
  她正在等初春那边解析病毒的消息,可不久前就闯入了一个白发恶面的人,黑子拦不住,让本是原地暴走的状况彻底变成了形同战争的战场。
  时间稍作倒退——
  “半吊子的风纪委员滚一边去,这种事只有恶党能做。”先一步来到这里的一方通行将想要阻拦的黑子吹走,径直走向美琴。
  黑子什么也做不到,虽然空间系能力看似和矢量无关,一方通行应该反射不了,但黑子对没有当面犯罪的一方通行做不到将异物移到其体内的攻击;就算想将那个人转移到安全地点,也需要触碰,可一方通行的计算更快,会先一步靠“反射”将黑子弹开。
  “啊,这什么鬼东西,明明是你不惜拼死和我战斗,将她们拯救了,现在却要让那个小鬼陷入随时可能被痛苦折磨的恐惧,你到底想让我嘲笑到什么程度?啊?”
  可是一方通行很快笑不出来了,美琴发生了奇妙变化,黑色的不明物质在御坂美琴周围围成球体保护着御坂美琴,雷电不断地四散飘落,额前长出两根不明物质组成的角。
  一方通行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正常反射美琴的攻击了,那漆黑或块状的雷电,能量集中时堪比他的电浆体,性质似乎发生了层次的变化,他没办法轻易计算出对方的矢量公式,竟然只能防御和闪避。
  美琴似乎就这样认准了他,理智什么都不存在,唯独对她产生恐惧和恨意的本能留了下来,各种无法反射的攻击对着一方通行劈头盖脸一顿猛打,周围已经疏散完毕的建筑纷纷化为废墟。
  而一方通行也很快上火了:“虽然不是我的领域,但这是病毒是吧?你能做到凭什么本大爷做不到!”
  虽然电子不是矢量,可电子要运动起来形成电流和电磁波还是有方向的,一方通行在一次强行防御美琴的黑雷攻击时,将病毒引入自己体内!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