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朕真没想败国啊 > 第八百四十三章 耻辱

第八百四十三章 耻辱


  ,朕真没想败国啊
  “那么就让我来将你们隐藏在内心深处真正的不愿意去说出来的原因揭开吧。”昭彰目光平静,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一句的声音是极其的微小,因为是自言自语所以只能是昭彰一个人听到。
  昭彰听完顾宗胜的话,自己一人对着自己说着刚刚的话语,刚刚说完,双眼之中就爆发出让人忍不住的散发着丝丝寒意的目光,接着就见昭彰起身了。
  “真是的这样吗?既然你们不愿意去揭开那一个真正的秘密,那么我就不客气了,不要怪我了。”昭彰的言语带着些许的锐利,就好像是刀子一般,直戳人的心口。
  就好像是要往人的心口上面的伤痕狠狠的捅刀子一般,昭彰的个性一向就是这样。
  双目带着些许的愤怒,说不愤怒是假的。招展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元老贵族已经是将从前强盛无比的楚越国给搞成现在这个样子了,现在更是没有丝毫的愧疚之心,还是一个个的沉迷在自己的安乐世界之中,只顾着自己的享受。
  一个个只会是争权夺利,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能够做的了。
  这样的人是让昭彰发自心底的厌恶,他是真的已经是认为这些人没救了,但是他们手上的力量还是要被自己使用的。
  此时的昭彰已经是彻底的决定了要完完全全的摧毁着老一派的旧贵族的元老势力们,这样他和熊悍才能彻底的将楚越国的实力提升。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帮助楚越国的那个计划,已经展开了的计划彻底的重新回到巅峰,这个重新开国的计划才能实现。
  他这下明白了自己先前的主张的不足和错误性,虽然这些旧贵族旧元老他们的保守派的势力可以使用。但是绝对是不能被这些人掌控了,因为这些人的心思已经是完全不在楚越国的身上了,他们已经是完全的沉迷在了权力的争斗上面。
  已经是彻彻底底的忘记了什么叫做荣耀和光荣,他们显然是已经废了。楚越国需要的旧贵族和旧元老不是这样的人,而是那种还有心思为了楚越国的人。想到这里,昭彰的心彻底的冰冷坚硬了下来,在和顾宗胜的这一番谈话之后,他已经是彻底的明悟了过来,也就不再将希望寄托这些元老贵族的自己醒悟上面。
  此时的昭彰眼中带着些许的冷意,只见昭彰开口道:“不用再欺骗自己了,大周帝国就算是经历了改革实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我们楚越国几百年上千年的积累也不是如此简单轻易的就被挥霍一空了。我们楚越国就算是再实力差劲也不应该在这些大战之中练练败退。”
  “这些显然是不正常的。为什么会这样,大周帝国从之前那么弱小的一个国家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还是他的兵力并没有太大的增长,这样的原因根本就不是改革能够表现出来的。就算是改革,实力想要凸显,将这一股力量转变为彻彻底底真真正正的力量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说到这里,昭彰的目光一转,带着森冷幽寒的意味:“然而,大周帝国并没有这样能够积蓄实力的时间,那么这其中我们楚越国和大周帝国的作战所产生了很大的结果偏差,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下面就由我来告诉你真正的原因吧。”说到这,昭彰的话锋一转,言语犀利,双眼中的目光也是森幽带着深意,好似一双无比深邃的深渊一般,好似要将人心给彻彻底底的吸引牵扯到里面去。
  这就是昭彰的威压,也说明此时的昭彰已经是彻彻底底的进入了状态。接着,就见昭彰一席红衣在那主座之上,猛然站立,红衣飘飘,此时的昭彰衣袖拂摆之间带着些许的凌厉,就好似一尊生来无情的神灵一般。
  接着,就见面容严肃无比的昭彰开口了,言语之中尽是森冷无情。
  只听,昭彰讲道:“真正的原因就是你们这群尸素裹位的元老贵族们,你们把持着朝堂,让那些有才干的年轻俊才们再也没有向上攀登的机会,再也没有丝毫的上进机会。除非他们屈服于你们的意志,彻底的做了你们手下的一条狗,是不是这样呢。”
  说到这里,昭彰那森冷幽寒的眸子忽然转动看了一眼顾宗胜,顾宗胜只觉得浑身一寒,身上的汗毛全部的炸起,只见此时的顾宗胜就好似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
  浑身散发着冷汗,顾宗胜一言不发,一句话都不说。此时的昭彰在冷冷的注视了一眼顾宗胜后就收回了自己的眸子,接着就见昭彰开口道:“其实在这段时间内,我们楚越国同大周帝国作战,次次失利的根本原因就是在于你们这些尸素裹位的元老贵族们的原因。”
  “因为你们已经是彻底的腐朽了,自然是应当被抛弃的。可是你们却依旧是占领着现在原本应该是青年人的所在的地位,那么你们的决策已经是忘记了楚越国。你们的心已经脏了,这里烂了,你们烂了,你们这里是楚越国的中枢。”
  说着,昭彰的眼中带着无尽的寒冷,语气也从原先的平静带着些许的森冷幽寒:“你们这里烂一片,楚越国就烂掉一大片。所以,你们的心里根本就是没有楚越国,把楚越国人分为上等人和下等人这么森严的等级,楚越国的人们已经是彻彻底底对这个国家的政府已经是失望透顶了。”
  “他们对这个国家已经失望了,如此你们谈何整个国家的人在对这个已经是完全沦为了你们手中吸取他们鲜血的怪物一般的朝廷好的待遇呢。因此,在和大周帝国的作战之中,你们败的理所应当。”
  这时候,就见昭彰的眼中带着些许的森寒冰冷,还有着无尽的冷意,接着就听到昭彰开口讲道:“你们所作所为所导致的现在这种情况出现,一切都是理所应当,你们最大的错误就是已经完全忘记了楚越国。”
  “楚越国的国家利益,楚越国的无尽荣耀和光荣,楚越国的国人。你们的眼中只剩下自私自利的争斗,已经是彻底的没有了相助楚越国的决心了。”昭彰的言语带着无尽的冰寒,将这一句话脱口而出。
  甩出这句话后的昭彰看着面前的顾宗胜眼中不带丝毫的感情,只是静静的开口讲道:“这就是你们失败的最根本上的原因,你们已经是不把楚越国的国人当做楚越国的国人了。因此,楚越国的国人仇视你们,对立你们,反抗你们。”
  “在充斥着反抗暴动的国家里,怎么可能在对外的战争上面取得胜利呢,这完全就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我说的对吧。”昭彰最后看向顾宗胜,开口询问了。
  “这,这,这……”顾宗胜此时听到昭彰的话,自然是哑口无言,不知如何回答,额头上渗透着冷汗,一身的魂和心全部都在这一下跌落到了谷底。
  整个人如坠深渊,好似下一刻就要被那深渊之中无尽可怕的存在吞噬了一般,此时的顾宗胜在听到了昭彰的话语之后,更是满目死灰之色,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个,也从来没有去想。
  心里更是充满震恐,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昭彰竟然敢如此的毫不留情的将这件事的最本质的最根本的答案给放在众人的面前,昭彰的话语完全没有给贪墨留下丝毫的面子。
  根本就是直击了他们这些旧贵族元老们的心头上面最根本的伤疤,但是昭彰所说的全部都是事实,他们也没有丝毫的办法也没有这个能力去对昭彰的话语进行反驳。
  因为,他们没有反驳的言语和能力,转念一想,竟然是没有丝毫能够反驳的话语。
  到此,顾宗胜的身上只剩下了无尽的冰寒,此时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被无尽的冰寒所包围。已经是看不到丝毫的温暖了,此刻在他的身体和心里只要那无尽的寒冰,寒冰一般的冷意将他包裹,寒冰,无尽的寒冰啊。
  “哼!”看见面前没有丝毫作为,只是唯唯诺诺在那里浑身冒着汗的顾宗胜,看着这个已经是浑身颤抖无比,口不能言显然是已经被自己给震惊的太过深重的顾宗胜,昭彰只是一拂袖子,冷哼一声。
  接着,就自顾自的开口了,丝毫的不顾及面前的顾宗胜的样子,只见他讲道:“就是因为你们失去了楚越国国人的归属之心,所以楚越国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说的是不错的吧。”
  “假若你们没有失去民心,那么我们楚越国怎么会在这些年的对外作战的兵锋之中无所胜利呢。我们怎么会签下如此屈辱求和的一纸侮辱国家丧失主权的条约呢。”
  “所以,你们就是整个楚越国的罪人,是我们楚越国要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罪人。”最后,昭彰的眼中带着冰寒森幽好似一尊魔鬼一般带着无尽的威压看先眼前已经是浑身颤抖无比的顾宗胜。
  对着他发出了这如同魔鬼一般的询问,面对着昭彰的询问,顾宗胜看着眼前的昭彰,双目失神不带丝毫的情感只是看着眼前空荡无比的大厅之内,眼中那是不带丝毫的感情,只见这时他在昭彰的询问之后。
  愤然开口了,整个人动作是那般的激烈,就好似是一只被激怒了的小狗,好似被人逼急了要咬人一般。
  “没有,没有。”顾宗胜满头大汗,死死的吼着,整个人的身上的冷汗不住的往下面流淌,只是那话语除了最初的还有些气力和声势外,到了最后,显然是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了话语之中带着些许的落寞和偏激。
  只见,他的语气之中竟然没有丝毫的生气,此时瘫软在座位上面的顾宗胜浑身发着虚汗,此时的顾宗胜是一丁点的力气都没有了。
  已经是赫然是不知道要怎么做了,此时的顾宗胜好像是一条被抽取出了骨头的鱼儿一般,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筋骨一般,在发出了自己的咆哮一般的回答,就那般听天由命一般的在等待着昭彰的呵斥了。
  就好像闭上眼等死一般的咸鱼一样的顾宗胜此时却没有听到昭彰那愤怒的呵斥,一切好像和他心里想的有些不一样呢。
  此时,只见昭彰在他听到了顾宗胜话语之后,原本还是有些狂暴和愤怒的昭彰此时平静了下来,眼中古井无波的看着眼前的顾宗胜,语气平缓,此时的他已经是完全的平静了下来。
  现在昭彰才是那个好似魔鬼一般的昭彰,现在的昭彰是最为平静的昭彰,冷静是现在他的唯一名词。
  理性,此时的昭彰充满了理性,现在的他是不会因为一点些许的小事而愤怒的,因为他现在已经是完全的掌控了自身的情绪,已经是能够将自身的情绪彻底的掌控在了自己的手里面。
  看着下面在等待着自己呵斥的顾宗胜,昭彰的语气平缓就好似邻居家里的少年一般,语气温暖平和好似带着阳光的说道:“所以,你们就连楚越国国民已经是流传了很长时间的食物都是不晓得,你们不知道他们吃什么,不知道他们穿什么,你们就是这样去管理这个国家的。”
  “这样管理出来的国家还没有覆灭真是一个奇迹啊。”昭彰的话语之中的语气是那般的平和温暖只是这话语之中的意思却让人的心神带着无尽的冰寒。
  那如同魔鬼一般的话语就好似要将面前的顾宗胜给往那无尽的深渊给扯下去一样,看着眼前的昭彰,此时的顾宗胜不知如何开口了。他实在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在昭彰这一句话说出口的时候,顾宗胜已经是彻底的输掉了此次辩论了。
  因为,他怎么也不明白今日中午享用的这一顿肥美无比的鲜香麻辣的鱼羊炖竟然已经是成为了当今的楚越国国人的主食,还是显然风行了很长时间。
  他们是真的老了吗?怎么楚越国发生了这般巨大的变化,他们都还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