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元主武神 > 第二章 改婚帖

第二章 改婚帖


  冷家内院,竹苑。
  “吩咐你们的事办的怎么样了?”冷寒高坐狐毛软榻,目光淡漠,望着下首站着的几名谄媚少年,波澜不惊地问道。
  “寒少爷,按照您的吩咐,那个废物已经被我们解决了,不会再出现在冷家了。”
  “是啊,寒少爷,那废物也太不抗揍了,我们才刚热身他就死了,不然我非要让他尝尝我的独门绝招,毒龙钻。”
  最后一个华服少年,欲言又止,却又没有说出口。
  “冷星,你是有什么话要说?”冷寒不悦,眸子一转,面无表情扫了过去。
  “启禀寒少爷,冷星没有话说。”冷星连忙告饶。
  “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样的人,有什么话就说,再吞吞吐吐,这个月奉例减少三成。”
  一听要减少奉例,冷星连忙跪倒在地,“寒少爷,不要啊,请寒少爷开恩,我说,我说。”
  “冷星啊,还不快说,寒少爷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同为冷寒的狗腿子,冷飞在一旁劝道。
  “还不快说?”
  冷寒一声厉喝,把软榻上喂他葡萄,有几分姿色的丫鬟吓得瑟瑟发抖。
  “是。”
  冷星紧了紧心神,神色担忧地开口:“家主已经下了命令,让我们在族会之前,不许再去找冷傲那个废物的麻烦,今天我们就弄死了那个废物,要是被族长知道,怪罪下来的话...”
  旋即,冷寒面色沉了下来,“爷爷太心慈手软,我不过是为冷家处理了一个祸害,你觉得爷爷会因为一个孽种归罪我?况且,这件事只有你们几个知道,难道你要告诉爷爷?”
  “不敢,寒少爷,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感受到冷寒的杀意,冷星更害怕了。
  “那你还担心什么?难道你们觉得我在爷爷心中的地位比那个废物更低?”
  “不,不是,寒少爷,我错了,饶命啊。”
  见冷星吓得浑身发颤,冷飞连忙谄媚道:“冷星,寒少爷可是我们冷家第一天才,冷傲那贱种敢和寒少爷作对,就是找死,我们是为了冷家除去一大祸害。”
  半卧软榻上的冷寒对冷飞的解释非常满意,给冷飞递过去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冷飞立马笑得更加谄媚起来。
  “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把你们的嘴巴都给我闭紧点,不然...滚吧!”
  ...
  次日凌晨,冷飞神色紧张,着急忙慌地冲进了竹苑。
  “寒少爷,不好了,冷傲回来了...”
  “喂,狗废物,快醒醒。”
  “妈的,这个狗杂碎还睡得挺香,真是个废物。”
  一阵叫骂声在茅草垛外面响起,冷傲猛地睁开了眼睛。
  “嘶!”
  痛!
  掀开当做被子的茅草,冷傲艰难地从茅草垛里面走了出来。
  只见两个冷家仆人捏着鼻子,站在距离茅草垛三米远的地方,嫌弃的看着他。
  “有事?”冷傲冷冷地直视过去。
  “哎哟,还敢瞪我,狗废物,你的胆子又肥了是吧,找抽!”
  说着,那名仆人抬手就要走过来抽冷傲,后面一人连忙拉住他,“别忘了我们今天来的正事,要收拾他,以后有的是机会,不在乎一时半刻。”
  说这话的时候,那名仆人明明眼中带着嘲弄。
  要打冷傲的仆人想了想,放弃了马上揍冷飞扬一顿的想法,玩味地冷笑道:“狗废物,族长让你去大堂,还不快去?”
  爷爷终于肯见我了?
  冷傲脑海中转过一个念头,紧接着一阵失落。
  过去十年里,爷爷从来没有看过自己,更别提关心了。
  怎么会在这时候让自己去见他呢?
  “你跟你说话还敢发呆?”
  领头的仆人见冷傲没听自己的话,在原地发呆,气不打一处来,上去就是一脚,拉着冷傲身上的破衣服,用力拖扯,冷傲正在沉思,猛地挨了一脚,还被用力拖扯一把,一个趔趄在满是泥尘的地上打了个滚。
  “好了,老牛,家主正在等着见这个狗废物呢,别让家主等着急了。”另一个仆人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制止了同伴要揍冷傲的举动,扭头又冲冷傲大声呵斥:“狗废物,还不快点爬起来,真是一个贱种!”
  冷傲忍受着屈辱,浑身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双拳紧握,眼中充满了不甘和愤怒,但却被他很好的隐藏了下去。
  这些年,他学会了隐藏自己的锋芒。
  挨打要站稳?
  只会被打得更狠,只会死的更快。
  他选择沉默,隐忍。
  半拉半拽,冷傲在两个仆人带领下,十年后,终于再一次踏进了冷家内院的大门。
  刚走进内院,经过楼台走廊时,一声尖锐的叫声传了过来。
  “你们两个贱奴,好大的狗胆,竟然把这个狗废物带进内院。”
  迎面走来一个身着锦绣纱裙,穿金戴玉的优雅妇人,身后跟着几个丫鬟。
  尖锐斥骂声便是优雅妇人发出。
  “大夫人,是家主让我们带他去内院大堂的,小人怎敢私自做主啊。”
  两个仆人哪有在冷傲面前的嚣狂,一下就跪倒在妇人面前,连忙解释。
  “父亲怎么可能会见这个冷家罪人?你们还敢说谎?”窦明珠上去就是一巴掌,一脸不相信。
  “小人怎么敢欺骗大夫人啊,真的是家主让我们带这个狗废物去见他的,好像是赵家来退亲的事...”
  “恩?”窦明珠半信半疑,“哼,本夫人暂且相信你们的话,果然贱种就是贱种。”
  冷傲看着眼前高傲的窦明珠,双拳再一次握紧,双眼通红地盯着窦明珠。
  他的娘亲只是冷家的一个下贱丫鬟,窦明珠才是父亲的正室,也是冷寒的生母。
  六岁那年,娘亲突然病重离世,自始至终,没有人来看过他。
  他绝不相信母亲的死紧紧是生病,其中绝对有阴谋,最大的可能,就是眼前的窦明珠所为。
  “贱种,你这是什么眼神,跟你母亲一样都是贱/货,再看本夫人把你眼珠挖出来。”
  冷哼一声后,窦明珠不屑地扭头返身,拂袖向内院大堂行去。
  冷傲也被两个仆人粗鲁地拉拽着来到了大堂。
  内院大堂,冷擎高坐正首。
  左侧下方,坐着赵家来人,一个清秀可人的姑娘站在身后。
  赵灵儿!
  右侧则是坐着几个冷家长辈,冷傲的叔伯们,还有一脸得意的窦明珠,冷寒等几位小辈,恭敬地站在长辈身后。
  看来已经知道了这次叫冷傲来内院大堂的目的。
  “孽障,见了长辈,还不快跪下行礼?”
  一见面,三叔冷昊明便朝冷傲厉声呵斥。
  冷傲面色青紫,牙根紧咬。
  “罢了,老三,就让他站着吧。”家主冷擎面无表情,摆摆手,制止了冷昊明的继续刁难,眼中闪过一丝不忍。
  “哼,跟他那个娘一样,下贱至极,连一点教养也没有,只会害人。”窦明珠在旁边发出一声讥讽,丝毫不避讳在大堂之上。
  大堂内众人听到窦明珠的讥讽,神色各异,唯一相同的是,他们看向冷傲的眼神里,充斥着厌恶和冷漠。
  “既然冷傲来了,那就由你来宣布我们赵家和你们冷家的共同决定吧。”赵家家主笑呵呵点点头,示意赵灵儿站到前面来。
  同时,冷寒也从窦明珠身后走了出来,凌空便与赵灵儿眉目传情。。
  “冷傲,今天叫你来,是告诉你一件事,你与赵家小姐的婚事就此作废,经过我和赵家主商议,决定改婚帖,将赵家小姐许配给寒儿做妾室,你同意吗?”
  冷擎的话一字一句击打在冷傲的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