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元主武神 > 第六章 仇人相见

第六章 仇人相见


  刚走出内堂,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顿时,冷傲面具遮掩下的神情一滞,止住了脚步。
  “灵儿,我和你说,元丹堂可是断天城里最有名,丹药最齐全的地方,听说元丹堂来了一位炼丹师,能炼制出极品丹药,特别是锻骨丹,还能辅助元技修炼,虽然只是一品丹药,但效果是同类丹药的十倍有余。”
  “真的吗?寒哥,这样的丹药那不是很贵?”
  “嘿嘿,我这次出来,可是带了一百块下品元石,听说锻骨丹要二十块下品元石一枚,足够买五枚,到时候送你一枚。”
  “寒哥对灵儿真好。”
  来人正是差点害死他的冷家大少爷冷寒和曾经的未婚妻赵灵儿。
  若不是自己命不该绝,早就命丧乱葬岗。
  没想到在元丹堂遇见了他们。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哎哟。”
  光顾着和冷寒说话,赵灵儿没有注意到愣在原地的冷傲,一头撞了上去。
  “灵儿,怎么了?”冷寒连忙上前关心道。
  赵灵儿打量了下一身劣质黑袍装扮的冷傲,眼中流露出不屑,娇滴滴的搂住冷寒的胳膊,一指冷傲,娇蛮道:“寒哥,他轻薄我。”
  “什么?他敢占你的便宜。”
  冷寒本就是冷家镇一霸,来到断天城后收敛了一些纨绔习气,毕竟断天城不是冷家镇,有太多人他惹不起。
  但看到冷傲一身粗布黑袍,还低着头,以为冷傲只是元丹堂一个下人。
  一时间,纨绔少爷脾性一下上来了。
  不过他也不敢在元丹堂这种地方动手,只能强压心中怒气,冲身边的一个小二生气道:“你们元丹堂是怎么教训下人的,就是这么对待尊贵的客人吗?”
  此前认识冷傲的小二有别的事情去忙了,这个前柜小二并不知道眼前的就是最近断天城传得沸沸扬扬的尊贵炼丹师,元丹堂的财神爷。
  “谁让你冲撞这位少爷的?还不快跪下求这位少爷和小姐道歉?”
  小二脸色严肃,命令式的就要冷傲给冷寒和赵灵儿跪下道歉。
  他很确定,黑袍人绝对不是元丹堂的工作人员,这种打扮,像极了大街上落魄的凡人。
  凡人是神临大陆对不能修炼的普通人称呼。
  元丹堂时不时会找一些凡人来打扫卫生,这个小二是元丹堂最近招募的一位元者,元丹堂在半个月时间里,闻名断天城,成为元丹堂小二,让他优越感爆棚。
  “滚!”
  嘶哑而又沧桑的声音从黑袍下传了出来。
  小二更加确定,黑袍人就是凡人,恰好冷傲站立的位置旁边有一个竹筐,里面装着一些泥渍。
  “哼,小小凡人,也敢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找死。”小二面色越发阴沉,他要给这个不知尊卑的凡人一个深刻的教训。
  他可是元丹堂的小二,堂堂五星元者。
  元气化技,抬起一拳,朝冷傲胸膛狠狠印了过去。
  “住手!”
  王掌柜见自家小二竟要伤害炼丹师大人,吓得三魂七魄飘了起来。
  冷傲可是元丹堂的财神爷,能够炼制极品丹药的炼丹师啊。
  在神临大陆,炼丹师极为稀少,身份尊贵,岂是一个小小的元者可以冒犯的。
  就是他也不敢轻易对大人不敬。
  炼丹师恐怖的不是自身修为,而是他背后的关系脉络。
  听见掌柜的呼喊,小二连忙收了元气,拳头在距离冷傲一寸位置停了下来。
  “掌柜,他...”
  “敢对大人不敬,老子活剥了你!”
  未等小二说完,王掌柜立刻怒气冲冲快步走了上来,抬手就是一巴掌。
  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财神爷啊。
  “啊!”
  一声惨叫。
  小二便像断线纸鸢,抛飞出去,在空中喷出一口血柱,重重砸在元丹堂门口青石板上。
  “这,这...”
  感受到王掌柜身上散发出来强烈的杀意,冷寒和赵灵儿神色剧变,煞白如纸。
  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他们惊骇万分。
  王掌柜杀意收了起来,舔着笑脸来到冷傲身边,低眉顺眼不住道歉:“大人,小人管教无方,请大人恕罪。”
  “哼,元丹堂,好大的威风,连一个小二也如此嚣狂,哼,本尊会考虑是否要和你们继续合作下去了。”
  冷傲寒色如铁,浑然不顾在元丹堂这么多客人面前,直接给王掌柜甩脸子。
  “大人放心,今日我一定给您一个满意地交待。”
  旋即,王掌柜叫来一个元丹堂的小二,小二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还朝冷寒方向看了几眼。
  顿时,王掌柜的脸色再次阴沉下来,猛地扭头看向战战兢兢的冷寒和赵灵儿。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我元丹堂对大人不敬,该死!”
  一股强大元灵级威压笼罩而下,笼罩了冷寒和赵灵儿身上,两人如坠深渊。
  “我们是元丹堂的客人,是来买丹药的,你不能杀我们啊,传出去你们元丹堂的生意也别想做了。”
  冷寒吓得急忙大喊起来。
  “哈哈哈哈,还敢威胁我?就你们也配做元丹堂的客人?大人才是我们元丹堂尊贵的客人,你们二人不过就是蝼蚁!既然得罪了大人,那你们就去死吧!”
  残忍冷笑浮起,王掌柜眼中绽放出浓浓杀意。
  从来没有人敢威胁元丹堂。
  “我是狂刀门二长老的记名弟子,你不能杀我。”
  冷寒又抬出了狂刀门的金字招牌。
  狂刀门是断天城附近的二流宗门。
  “狂刀门?哈哈哈,好大的名头啊,你认为狂刀门会在意一名小小的记名弟子吗?你也太小看元丹堂了,谁来了也没用!得罪了大人,你必死!”
  王掌柜冷冷笑了起来,旁边的小二使了个眼色。
  几个小二立刻扑了上去,对冷寒和赵灵儿拳打脚踢。
  没过一会儿,冷寒和赵灵儿就被打得哭天喊地。
  知道自己招惹了不能招惹的大人物。
  连忙挣扎着爬到冷傲面前,哀求道:“大人,我错了,不该对您不敬,求你饶了我吧,都是这个贱人,您看上她是她的福分,我把她献给您,饶命啊。”
  “寒哥,你怎么能这样?”赵灵儿身上挨了几下,不敢相信冷寒会在这个时候把她推出去。
  王掌柜鄙视的看着狗一样求饶的冷寒,扭头看向冷傲。
  只要冷傲一句话,便可决定眼前两人的生死。
  “你要把你的未婚妻献给我?”
  冷傲可笑的看着眼前的冷家大少爷。
  “是的,求大人饶了小人这一次。”冷寒恬不知耻的谄笑着。。
  “要我饶了你也行,从我这里钻过去。”
  说着,冷傲指了指双腿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