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元主武神 > 第七章 无耻小人

第七章 无耻小人


  “大人,您是在开玩笑吧?”
  堂堂冷家大少爷,让他钻裤裆,比让他死还难受。
  “不钻?那就死!给你半刻时间考虑,钻还是不钻!”
  感受到冷傲语气中的不容拒绝,冷寒猛地一颤,浑身僵硬,一股强烈的屈辱涌上心头。
  不再理会还在做着天人之争的冷寒,冷傲又把目光落在凄惨的赵灵儿身上。
  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心,粗鲁地抓着她的柔顺秀发,直接拉到了怀中。
  把头沁入赵灵儿浓密的青丝之中,肆意猛吸了一口。
  多么熟悉的味道。
  一股厌恶情绪涌上心头。
  曾经赵灵儿身上这股淡淡处子气息,是他闻过的最好闻气味。
  如今却让他恶心作呕。
  “你呢?你的未婚夫要把你献给我,你愿意吗?”
  冷傲戏谑一笑。
  “我愿意,我愿意!我还是完璧之身,我愿意伺候大人,跟着那样的废物只会玷污了我的身体,只有大人这样的大人物,才有资格得到我的身体和灵魂。”
  赵灵儿不敢表现出任何不愿,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本来她跟冷寒在一起,就是看中了冷寒在冷家的地位,赵家在冷家镇属于二流,原以为傍上了冷寒后就能飞黄腾达。
  没想到冷寒在这位大人面前只是一只蝼蚁。
  就连冷寒最引以为豪的狂刀门靠山都不放在眼里,断天城元丹堂的掌柜对他更是毕恭毕敬,要是和这样的强者拉上了关系,赵家别说在冷家镇,就是在断天城,也能横着走。
  虽然听这位大人的声音像极了七老八十的老人,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想到自己即将和成为大人的女人,所有人见到自己都要毕恭毕敬,赵灵儿对冷寒的恨意也就烟消云散,甚至有几分感激。
  赵灵儿又恢复了娇滴滴的模样,欲拒还迎,佯做亲昵地把头靠在冷傲胸膛。
  “哈哈哈哈,美人说得对,这样的废物有何资格和你在一起?”
  多熟悉的话语,在冷家逼自己改婚帖时,赵灵儿就曾经对他说过这句话,如今再一次从她口中听到这句话。
  而此时她摒弃的对象却是冷寒,自己的仇人。
  但冷傲没有任何快/感,有的只是对冷寒的悲哀,对整个冷家的悲哀。
  “大人说的是,冷寒这个废物,不仅无能,还是个废物,连狗都不如,其实人家也是慑于他的淫威,才答应成为他的未婚妻,其实奴家的心是属于大人的,请大人为奴家做主。”
  赵灵儿愣是从眼中挤出了一滴眼泪,仿佛受尽了屈辱。
  元丹堂里所有人都惊呆了。
  狼与狈?合为奸,分则仇?
  夫妻同林鸟,大难各自飞?
  听着赵灵儿的无情话语,冷寒暗自握紧了拳头。
  心中大骂,赵灵儿,你个贱/人,不要脸的贱/货,当着本少爷的面勾搭别的男子,还想害本少爷,等本少爷回到了冷家镇,怎么收拾赵家。
  可他没有想过,是他自己亲手把赵灵儿推出去的,一报还一报罢了。
  好死不如赖活着,他还有着大好前程,经受胯/下之辱又有什么关系呢?
  想通了这些,冷寒再不犹豫,连忙磕头求饶道:“大人,夫人说的没错,小人就是个废物,无能的猪猡兽,求大人饶了小人,小人愿意钻,这是小人的荣幸。”
  作势,冷寒便要从冷傲的胯/下爬过去。
  “滚!”
  冷傲虽然痛恨冷寒,但也没真正想过要让冷寒钻自己的胯/下,曾经冷寒对自己做过这样的事,自己愣是被打得昏死过去都没有屈服,没想到冷寒竟是如此无耻之人。
  自己要是这样做了,岂不是和冷寒一样的无耻小人了?
  “滚出断天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啊?
  冷寒以为自己听错了,有点不敢相信。
  “没听到大人的话吗?还不快滚。”
  王掌柜厌恶地一脚将冷寒踢出了元丹堂。
  不知道冷傲为何要放过冷寒,但这是冷傲的命令,王掌柜也没多问。
  等到冷寒屁滚尿流,头也不回地狼狈逃走后,冷傲感觉到一股失落。
  望着伏在胸口,柔情似水的赵灵儿,冷傲心中没有任何怜惜,粗鲁地抓住赵灵儿的胳膊,将她拉起来。
  “大人,好痛。”
  “本尊听你们说是来买锻骨丹的?想要吗?”
  一枚锻骨丹出现在冷傲手心中,桀桀冷笑着看向赵灵儿。
  “想,想。”
  看到冷傲手中的锻骨丹,赵灵儿再顾不上胳膊被冷傲抓的青紫,连忙点头,眼中充满了期望,不由地伸手去抓冷傲手中的那枚隐隐有一道丹纹的锻骨丹。
  以她赵家的条件,就算得到锻骨丹,也绝不可能将如此“珍贵”的丹药给她一个修炼资质低下的女子服用,何况她还是偏房生的。
  冷傲厌恶笑了声,手心一番,锻骨丹消失在手心,赵灵儿抓了个空。
  “你也滚吧,就你?不配做我的女人,还是快去找你的未婚夫吧,他应该还没走远。”
  将赵灵儿推开身边,冷傲哈哈大笑地向元丹堂外大步走去,没有任何留恋,很快便消逝在众人视野中。
  只剩下赵灵儿呆滞在原地,全然不敢相信冷傲竟然在玩弄她。
  直到看不见冷傲的身影,王掌柜这才戏谑的看向狼狈的赵灵儿,“还不走?要我送你一程?”
  “啊?不,不要。”
  赵灵儿反应过来,看到王掌柜和周围众人的嘲讽目光,想要找个洞钻进去。
  心中悔恨不已,要知道这个结果,就不该对冷寒说那样恶毒的话。
  没想到是黄粱一梦。
  如今好了,非但没有靠上那位大人,连赵家在冷家镇的靠山也可能会因为自己而失去。
  “不,还有机会!”
  赵灵儿眼中亮了起来,疯狂向冷寒离去的方向奔去。
  “寒哥,等等我,我刚才说的都不是真的...”
  在某个街角,冷傲静静望着赵灵儿状若癫狂的离去背影,心中一片凄凉。
  这就是曾经占据自己所有梦境,那个纯洁善良的女孩吗?
  可笑啊可笑。
  很快,冷傲便不再感伤。
  “冷家,有一天,我会亲自去拿会属于我的东西,这只是个开始而已。”。
  如今,他靠的是元丹堂想要从他这里源源不断得到极品丹药罢了。
  没有强大的实力,便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他要靠自己拿回属于他的东西,找出娘亲死亡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