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元主武神 > 第九章 断剑,无锋

第九章 断剑,无锋


  在宇文婉晴的拉拽下,冷傲和她来到神兵阁的一个无人问津角落。
  角落里,有一个水池样的破旧柜台。
  柜台上胡乱摆放着十几间模样不是那么美观的武器。
  甚至还有点锈迹和残破。
  “喏,这里的元兵应该符合你的要求,别看它们难看,想当初也是非常有名的元兵,只是因为一些战斗,导致元兵出现破损和等级下降,不过呢,像你这样的低级元者使用,还是比较适合的,看看这把龙纹剑。”
  随意拿起一把上面有几道细小裂缝的龙纹剑,宇文婉晴随手挥舞了几朵剑花,笑眯眯地递给冷傲。
  冷傲没有接过宇文婉晴递过来的龙纹剑。目光被在破旧柜台最角落的一把被锈迹覆盖,只剩下三分之二的巨大宽剑所吸引,呆呆的看着它。
  “不满意?”宇文婉晴见冷傲没有反应,继续介绍:“这把弯月长刀怎么样?它以前可是元灵强者使用的武器,使用元技时,对元技的攻击有一成加持,要不是那位元灵强者陨落了,弯月长刀也不会落到我们神兵阁来。”
  “宇文姑娘,那柄剑是?”冷傲目光牢牢盯着破旧柜台的角落,指着巨大宽剑,疑声问道。
  “恩?”
  宇文婉晴顺着冷傲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当看见巨大宽剑时,俏脸上浮起一丝异样。
  她不明白冷傲怎么会看上这么一把断剑,不仅锈迹斑斑,还断了一截,造型诡异连锋刃都未开,要不是有个剑形,估计也没有几个人会把它当成是元兵。
  “那把剑啊,是我爷爷在一个古战场捡到的,只是一把残剑,我还是继续给你介绍其他元兵吧,别看这些元兵已经有些破损,其实还是挺实用的,特别是...哎,冷傲,你怎么还不听劝呢?”
  没等宇文婉晴继续介绍其他元兵,冷傲便几步跨出,伸手拿起那柄生锈断剑。
  “好重!”
  冷傲差点把断剑掉落在地上。
  手臂青筋如同一条条蚯蚓般暴起,不得不运起元气,才勉强不让断剑脱手。
  入手一股杀伐气息袭来,厚实沉重,不愧是从古战场遗落的,光是凭借强烈的杀伐之气,想必陨落在这把剑下的人不在少数。
  经过神灵塔不断地淬炼肉身,一星元者的冷傲,力气堪比五星元者。
  双手提着这把巨大宽剑,仍是力有不逮。
  勉强能提起来,想要用来当成武器,以冷傲如今的力量,还做不到。
  “这把断剑真的不适合做武器,它可是有一千多斤,就是元灵强者,想要却轻松自如使用,都不是那么容易,你还是换一把试试吧!”宇文婉晴上前,连连劝冷傲。
  “宇文姑娘,这把断剑价格多少?”
  “哎呀,冷傲,这把断剑又大又沉,还是一柄断剑,连元气都无法加持,就是一把凡兵,根本不适用于修元者的战斗,要不是看它比较刚硬沉重,我们神兵阁的造器师也没有搞清楚它是何种材质锻造,它早就被扔掉了,我好心提醒你啊,它真的不适合你。”
  宇文婉晴真的不想看冷傲选择这么一柄无用的断剑,纯粹是浪费时间浪费元石。
  “这把剑我要了!宇文姑娘,这把剑多少元石?”
  丹田处神灵塔微微轻颤,隐隐和体内元气一丝产生共鸣,似乎在告诉冷傲这把断剑的不凡。
  “无锋!”
  断剑的剑柄出,两个古朴的小子深深烙刻在上面。
  心神轻颤,激荡起一波波涟漪。
  这一刻,冷傲下定决心,无论花费什么代价,一定要买下这把断剑。
  “唉,你怎么不听劝呢,算了算了,既然你已经选择了,我就不多说什么了,这里的元兵都是一样的价格,一百下品元石,一手交元石,一手交元兵,概不退货。”
  见冷傲下定了决心,宇文婉晴不再劝说,俏脸上哪有卖出元兵的喜悦,反倒是有一丝不快。
  “好!”
  冷傲连忙从储物戒取出一百下品元石,好像害怕宇文婉晴反悔一般,
  紧随而来一个问题摆在冷傲面前,他发现断剑竟然不能收入储物戒中,试了好几遍都没成功,反倒是引来宇文婉晴的异样眼光。
  只好向宇文婉晴投去求助的目光,“宇文姑娘,神兵阁定制剑匣吗?”
  “什么?还要给这把破剑定制剑匣,你是不是元石多的没地方花了,就这么一把破剑,真当成是神兵了?”
  宇文婉晴实在搞不懂冷傲怎么会对一把生锈的断剑那么青睐。
  就算将断剑扔到大街上,也不见得有人会多看一眼,偏偏看起来挺顺眼的冷傲对它视若珍宝,不是元石多的没处花,就是脑子有病。
  可是看冷傲也不像是脑子有病的人啊。
  “宇文姑娘,我看这把断剑挺好的。”
  冷傲细细摩挲着断剑,满心欢喜。
  “等着!”
  宇文婉晴对冷傲的举动彻底无语,冷冷丢下一句话,转身到后室取来一个宽大的剑下,正好可以装下断剑。
  断剑收入剑匣后,冷傲将剑匣背在身后,将近两米长的剑匣比冷傲好高不少,只能斜着背在背上。
  十四岁的冷傲便有着将近一米八的身高,饶是这样,在宽大的剑匣面前,还是显得太过瘦小。
  买到了满意的元兵,冷傲没有继续在神兵阁逗留,向宇文婉晴告辞一声后,便匆匆离开了神兵阁。
  离开神兵阁后,冷傲不想太引人注意,特意挑了一条小路向断天城门走去。
  经过一条小巷时,几个人影从小巷两头跳了出来。
  “是他!”
  冷傲暗暗戒备起来,神色严峻。
  恐怕是因为在神兵阁时,丢了面子,来找自己报复。
  “小子,刚才你很狂妄嘛!”刘成从几个元者身后慢悠悠走了出来。
  “我无意与你为难,请让开!”
  见几人两头包夹的架势,冷傲已然清楚,恐怕事情不能善了。
  脑海中思索着脱身之法。
  “哼,你算什么东西,一个乡巴佬,也敢说出这种大话?这里可没有宇文小姐替你说话,得罪了我,你就做好死的准备。”。
  刘成也不和冷傲多废话,直接给身边的几个人使了个眼色,那几人立马抽出元兵,扑杀上来。
  看样子,是冲着要冷傲的性命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