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元主武神 > 第36章 我是...六星元者

第36章 我是...六星元者


  “刘成他们是被你杀死的吧?”
  大管家故作镇定,满脸傲然,双手缚于身后,右手手掌中央,赫然印着一个青紫色的拳印。
  那是玉衡震破留下的痕迹。
  玉衡震破。
  顾名思义,以北斗七星为基础,突出一个震字,将元气灌输在拳头上,形成一定的震荡频率,对敌人的肉身造成不同程度的伤害。
  若是同阶对战,冷傲施展出玉衡震破,一拳打实,很可能直接震碎对方的全身筋脉,成为废人,甚至丧命。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无论刘成是不是自己杀死的,大管事都不会放过自己,没必要遮掩。
  “牙尖嘴利,难怪连冷家都不待见你,不过你倒是隐藏挺深,冷家人竟然不知道你这个天才,还把你当成废物看待,哈哈哈,难怪昔日的大族,如今只能靠我李家的庇护,哈哈哈,不管是不是你杀了刘成,你都必须死。”
  陡然间,大管事脸色一沉,用盯着一个猎物般的眼神直勾勾地注视着冷傲,语气森冷无情。
  李家威严,不容挑衅,任何敢让公子不快的人,都必须付出生命的代价。
  “既然如此,何必再说废话?我冷傲虽然只是一个普通人,但也不会任人宰割。”
  从冷寒带着大管事来抓捕自己,冷傲就知道无论如何,对方都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既然如此,何必再和他们浪费口舌呢?
  只是他没想到堂堂断天城第一家族李家的大管事,竟然如此阴险。
  “小小五星元者,也敢在我面前说出大话,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敢在本管事面前如此狂妄。”
  “哼,蝼蚁再小,也有擎天之志。”
  冷傲不再废话,冷哼一声后,召唤出断剑无锋,轰然向大管事劈斩而去,势大力沉的无锋带着无匹的气势划破空气,发出细不可闻的轻颤声。
  “不自量力!”
  见冷傲竟然拿出一把黑漆漆的断剑,大管事目露不屑之色,轻嘲一句后,一柄通体寒光的九连环鬼头大刀赫然出现在他手上。
  九连环鬼头大刀锋刃上烙刻着几个花纹般的黑点,刀背上九个亮晃晃的大铁环。
  大管事轻轻一拍刀鞘,手臂猛地一抖,九连环鬼头大刀仿佛活了过来。
  随着九连环鬼头大刀的出鞘,刀背上九个大铁环不断互相撞击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嘶鸣声。
  说时迟那时快,冷傲急速飞驰,断剑无锋已然劈杀到大管事头顶之上,仿佛下一刻大管事便要殒命当场。
  “轰隆!”
  无锋重重砸在了地上,砸出一道几尺深的剑痕。
  断剑无锋没有开锋,仅余下原本的三分之二,加上其剑身宽大,一般情况下,冷傲更喜欢用它当做一柄板斧般,用来砸人。
  凭借它无匹的重量,足以将一般元者砸成一滩烂泥。
  “人呢?”
  冷傲骇然,赫然发现大管事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
  “叮铃铃,叮铃铃。”
  如魔音灌耳,荡入冷傲心神。
  这一刻,冷傲的神情变得恍惚起来。
  不知何时,大管事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冷傲身后,九连环鬼头大刀在他手中振荡个不停。
  魔音般蛊惑心智的声音便是鬼头大刀上的九连环撞击发出来的。
  一抹不屑冷笑勾起,大管事刀锋所向,横斩向冷傲微微愣神的身躯。
  鬼头大刀临近,冷傲才从恍惚中清醒过来,情急之下,急忙扭身微微一侧,还是慢了一步,肩膀一直蔓延到胸口,鬼头大刀划过,一道鲜血溅射。
  致命危险降临,冷傲堪堪抬起断剑无锋挡住了鬼头大刀的进一步伤害,避免被一刀两断的下场。
  “反震!”
  骇然之间,断剑无锋的反震效果展现出来,将鬼头大刀的威势反震回去,然后,冷傲迅速向旁边翻滚,躲过一劫。
  “好险!”冷傲看了一眼肩膀到胸口的刀痕,后怕地望着被击退的大管事。
  差一点就中了大管事的阴招。
  看向大管事手中那把九连环鬼头大刀的眼神里,有了一丝忌惮。
  鬼头大刀上九个大铁环碰撞出来的声音,竟然能够迷惑人的心智。
  “倒是有几分本事,我现在更确定,刘成他们就是你杀的了,难怪大少爷会让我亲自出马。”
  “哼,只准你们杀人,不许别人反抗?”
  冷傲鄙夷轻哼一声。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杂种,凭你也敢妄议大少爷?死吧!”
  大管事没有继续和冷傲啰嗦。
  在他眼中,冷傲是一只待宰的羔羊,随手可灭。
  “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对方没有半点要放过自己的意思,接下来自己和大管事只有一人能活下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摄魂鬼刀!阴魂起!”
  一时间,周围蓦然响起鬼哭狼嚎的声音,温度变得森冷。
  犹如置身于乱葬岗中,周遭被阴魂环绕。
  “噬瞳,开!吞噬天下!”
  冷傲低吼一声。
  霎时间,周围森冷气息消逝一空,阴魂化作一股元气,被噬瞳吞噬,成为滋养冷傲肉身的能量。
  “啊啊啊,你竟然毁了我的阴魂,我要杀了你!”
  见从鬼头大刀里释放出来的阴魂被冷傲吞噬,大管事怒不可遏咆哮着举起鬼头大刀冲杀上来。
  叮叮当当。
  火光四溅。
  冷傲不再隐藏修为,六星中级元者的实力全部爆发。
  断剑无锋在他手中如指臂使,划出无数道剑影。
  十几个回合下来,大管事愣是无法攻破冷傲的剑影。
  剑影如同一张密密麻麻的大网,毫无破绽。
  久攻不下,大管事气急败坏的怒骂:“你小子竟然隐藏了实力,你绝不可能只是五星元者!”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是五星元者,我是...六星元者!”
  冷傲清冷笑了笑,悄无声息地将额头上密布的汗珠抹去,剑指大管事,傲视挺立。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只是六星元者?我怕不相信,六星元者根本不可能在我手下坚持那么久,你一定隐藏了实力。”
  堂堂九星巅峰元者,半只脚已经踏入了元灵境界,却在一个六星元者面前屡屡吃瘪,他不相信六星元者能给他压力。
  从冷傲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压力,而这股压力只是一个小小的六星元者给他带来的。
  他更愿意相信冷傲隐藏了实力。
  “你相信与否,重要么?”。
  相比于大管事的震惊,冷傲的压力更大。
  每抵挡一下大管事的攻击,他都要尽全力,营造出剑网,对元气的消耗更是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