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元主武神 > 第63章 教训司马英光

第63章 教训司马英光


  “司马英光,你够了,我说了,元丹堂不欢迎你!”
  王馨儿美眸怒瞪,腮帮子鼓鼓的,显然被气的不轻。
  却又无可奈何。
  爷爷不在,元丹堂只有一个伙计侯顺,还是个墙头草。
  “馨儿小姐别动怒,我可是代表灵丹阁来和元丹堂谈生意的,你这样赶我出去,可不好。”
  司马英光是司马家的三公子,元丹堂最大的对手灵丹阁就是司马家的产业。
  今天他带人来元丹堂不是来闹事,反而有正事。
  “我们元丹堂和你们灵丹阁没什么好谈的,快出去,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王馨儿捏着粉拳,气愤地说道。
  冷傲在黑森林深处的一个月,元丹堂彻底失去了极品丹药的供应,一下子陷入了危机。
  王掌柜为了继续维持元丹堂的运行,去炼丹师工会请了一名炼丹师帮助元丹堂炼制丹药。
  不惜重金收购了各种灵材,供给那名炼丹师炼制丹药。
  可惜那名炼丹师炼制出来的丹药要么品质极低,和冷傲的极品丹药完全天差地别,要么失败焚毁,将大部分上好灵材挥霍一空。
  炼丹师帮助炼制丹药,除了要收取重金,炼制失败的损耗全归求丹者承担。
  而炼丹师不用承担一点点责任。
  王馨儿见那名炼丹师总是炼制失败,他们还要好吃好喝的供着,总是在他们面前表现得颐指气使。
  一气之下就对那名炼丹师表达了强烈不满,说了几句抱怨的话,那名炼丹师直接甩脸离开了元丹堂。
  王掌柜此番就是去赔罪的,得罪谁都行,就是不能得罪炼丹师,特别是炼丹师工会的炼丹师。
  不然以后元丹堂的生意根本没办法做下去。
  “嘿嘿,不知馨儿小姐要在哪对我不客气啊,床榻上吗?哈哈哈”
  司马英光阴险的笑着,身后的随从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你个登徒子,本姑娘非要好好教训你不可。”
  王馨儿羞恼。
  罗裙宽袖挥舞,抬起一掌,呼呼生风地向司马英光打去。
  千丝绕指柔,如同在湖面轻轻舞动的绝美身姿,倒也有几分威势。
  “馨儿小姐还真是心急,本少爷就来陪你好好玩玩。”
  司马英光冷笑一声,不疾不徐踏出一步,微微侧过身子,轻松躲开王馨儿的一掌。
  然后脚步一转,反身手呈鹰爪状,抓向王馨儿柔软无骨的柔荑。
  顿时,王馨儿眼睛里闪过一丝慌乱,连忙收回手掌,紧接着罗裙飘舞,朝司马英光小腹狠狠踢去,直取司马英光下盘。
  这是断子绝孙腿啊,踢中的话,对男人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好狠的小娘子,本少爷就喜欢你这股泼辣劲,征服起来才有成就感。”
  司马英光非但没有恼怒,反而笑了起来。
  舔了舔嘴唇。
  顺着王馨儿下盘攻势,同时也抬起一脚,脚尖轻轻踢在王馨儿的膝盖处。
  “啊!”
  王馨儿发出一声惊叫,身体瞬间失去平衡,向司马英光的怀中倾倒过去。
  看着就像她对司马英光投怀送抱。
  坐在一旁的冷傲眼皮微抬,微微摇摇头。
  同龄人中,七星元者的王馨儿修为已然不弱。
  但是空有境界,却无半分战斗经验和技巧。
  同为七星元者境界,司马英光显然比王馨儿更有经验。
  “咘!”
  司马英光眼看着王馨儿就要“投入”他的怀抱,病态苍白的脸上露出了淫/邪的笑容。
  突然膝盖被什么东西传了一阵刺痛,下一刻,竟直接朝王馨儿直接跪了下去。
  顿时愣住了。
  王馨儿眼见自己就要被司马英光占便宜。
  就在她绝望的闭上了双眼时,感觉被人拉了一把,紧接着身子一轻,往后靠去。
  瞬间温暖袭来,等她睁开迷茫的双眼,发现自己竟然靠在一个厚实强健的胸膛。
  连忙抬眼看去,好熟悉的黑袍,隐约中,她看到了笼罩在黑抛下的那张清秀而坚毅的脸庞。
  不等她反应过来,一股柔和的气力将她推开,稳稳站住。
  王馨儿满眼小星星,痴痴的看着冷傲,两朵娇羞的红霞飞起。
  “馨儿小姐,你没事吧?”冷傲拧着嗓子,用嘶哑的声音问道。
  “我,我没事。”
  王馨儿反应过来,正好对上冷傲波澜不惊的清冽眸子。
  双手捏着裙角,羞涩地低下了脑袋,声音如蚊呓语。
  跪倒在地上的司马英光被两个随从扶了起来,面目狰狞,青筋暴起,双目通红盯着冷傲,暴怒大吼:“你个乡巴佬敢偷袭我?”
  隐藏在黑袍下的嘴角淡然一笑,冷傲转身坐回到座位上,自顾自喝茶,全然不理会暴怒的司马英光。
  侯顺见状,立刻跳了出来,指着冷傲大声怒斥:“你敢对司马三少不敬?还不快跪下给司马三少道歉求饶,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人家的随从都还没有出手,侯顺就先跳出来叫嚣,想引起司马英光的注意
  “侯顺,你干什么,你怎么对客人说话的?难道你没看到人家是为了救我吗?你倒好,非但不感谢人家,还敢责问,你到底是我元丹堂的伙计还是司马英光的狗腿子?”王馨儿黛眉一皱,瞪大了眼睛,冷冷地斥道。
  “馨儿小姐,这个乡巴佬是救了你,但是他也得罪了司马三少,为了一个乡巴佬开罪司马三少,值得吗?大不了我不干了。”侯顺义直接站到了司马英光身侧,高昂着头,正言辞地说道。
  “你你你,真是气死我了。”王馨儿没想到侯顺会在这时候撂挑子。
  元丹堂生意萧条,之前请的伙计基本都走光了,就剩下侯顺和虎子两个伙计,现在侯顺为了讨好司马英光,公然和她对着干,她怎么能不生气呢?
  “喂,乡巴佬,没听到我说的话吗?”侯顺更加得意,手指都快抵在冷傲的鼻子了。
  冷傲缓缓放下茶杯,吐出一个字:“滚!”
  “还敢嚣张,今天我非要给你个教训不可。”
  说话间,侯顺扬起手猛地朝冷傲打了过去。
  “砰!”
  侯顺如断线风筝,倒飞出元丹堂。
  “你敢偷袭我,无论谁也救不了你!”司马英光看也不看侯顺,领着几个随从,直接扑向冷傲。
  王馨儿惊叫一声,想要阻拦,却被一把推开。
  紧接着只听见几声惨叫,如侯顺一般,扑上去的随从纷纷倒飞出元丹堂,砸在街道上。
  “啪!”。
  司马英光捂着红肿的脸颊,惊愕的看向四周,大吼道:“是谁打我?”
  最后,目光定格在冷傲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