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元主武神 > 第69章 敖师!

第69章 敖师!


  冷傲蹙眉,一双清冽的眸子流转着满目疑惑。
  出手替他阻挡元灵境守卫的人竟然是凤舞身边的管事老者。
  “凤舞姑娘,你为何要对我炼丹师工会的人出手?”秦缪森冷地看向一旁的凤舞。
  虽然他对凤舞有着深深的忌惮,但此时他表现出了几分不满。
  “秦大师似乎忘记答应过我什么了?”
  凤舞不以为然,笑容依旧娇媚,仿佛一点也没有将秦缪放在眼里。
  “我答应你的是不计较他和我的私人恩怨,但现在他在我炼丹师工会招摇撞骗,已经不是私人恩怨了,而是在挑战整个炼丹师工会,难道凤舞姑娘还要为了一个骗子和炼丹师工会为敌?”
  想到自己身后站着的炼丹师工会,又有合理的理由,秦缪说话的语气不免强硬起来。
  “哼,好大的帽子,秦缪,别以为本姑娘叫你一声秦大师你就把自己当成个人物,就凭你也能代表炼丹师工会?还是先问问你们孙会长是否同意再说吧。”凤舞不屑冷笑道。
  秦缪面红耳赤,气急败坏地大吼道:“凤舞,别以为你有凤灵拍卖行撑腰就能横行霸道,这里是炼丹师工会,还轮不到你一个黄毛丫头来指手画脚。”
  “这么说你是决意要一意孤行了?”
  “我是炼丹师工会的副会长,有权处置这个弄虚作假的骗子,凤舞小丫头,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否则...”秦缪说到这里,眼中闪过一道杀意。
  管事老者目光冰冷,震喝一声:“大胆,你敢威胁小姐?”
  秦缪看向不远处的两个元灵境,说道:“赵供奉,林供奉,只要你捉拿了这个敢挑衅炼丹师工会的无耻之徒,我可以免费替你们分别炼制一枚紫灵丹。”
  “放心,秦大师,我们一定让这无耻之徒伏法。”两个元灵境点点头,笑着说道。
  下一刻,两名元灵境同时出手,悍然抓向冷傲。
  “叶老,出手!”
  管事老者微微迟疑,似乎有点为难。
  “唰!”
  冷傲被两名元灵境同时‘撕碎’。
  两名元灵境惊愕,转身看去,只见冷傲迅如疾豹,扑向了秦缪。
  秦缪不仅是二品炼丹师,也是一名九星元者,展示战斗经验明显不如冷傲。
  面对冷傲的突然袭击,显得有些慌乱。
  “大胆贼子,休想伤害秦大师!”两名元灵境对视一眼,再次袭向冷傲。
  冷傲感受到身后的危险,凌空虚点两下,攻向秦缪的拳头猛地收了起来,一个鹞子翻身,躲过两名元灵境的攻击。
  同一时间,管事老者出手了,挡住两名元灵境继续攻向冷傲的元技。
  “砰砰砰!”
  短短几个回合,三人交手不下上百次。
  元气散落,三人一触疾退。
  相比于管事老者只是气息微微粗重,两名元灵境则显得有些狼狈。
  高下立判。
  其实管事老者也不好受,他是五星元灵,而那两人都是三星元灵。
  单独对付一名,他能轻而易举击败甚至斩杀,但两人联手,他也感觉到一股压力。
  冷傲目光寒洌,对秦缪和这两名元灵境生出了浓浓的杀意。
  看向凤舞和管事老者的眼神中,隐隐有几分感谢。
  若是没有管事老者出手,或许他的处境就危险了。
  而管事老者之所以会帮助自己,出手抵挡那两名三星元灵,是凤舞命令的。
  上次从凤灵拍卖行秘密通道离开后,立即遭到王家高手袭杀,他猜测是凤舞出卖的自己,这时候,冷傲有些动摇了。
  “都给我住手!”
  从炼丹房的内堂的方向传来一道声音。
  门帘掀开,孙启明从里面走了出来。
  “孙大师。”
  “会长。”
  众人纷纷向孙启明打招呼。
  孙启明没有理会众人的问候。
  威严自散,环视众人,目光落到管事老者和两名动手的三星元灵身上。
  “是谁允许你们在炼丹师工会动手的?莫不是在挑衅我炼丹师工会?”孙启明怒气升腾而起,大声叱问道。
  “孙会长,这都是误会。”两名三星元灵讪讪道。
  “哼,你们最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不然我不介意将你们拉入炼丹师工会黑名单。”
  两名三星元灵无奈,只好把目光投向秦缪。
  不等秦缪开口,孙启明看向一旁的凤舞和管事老者,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你是凤灵拍卖行的凤舞丫头吧,是你和他们动的手?”
  突然被孙启明叫她丫头,凤舞有点尴尬,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否认,点了点头道:“孙大师,其实不是...”
  孙启明直接打断凤舞的话,语气明显沉了下来:“我不管是什么原因,在这里动手就不行,你可知在这里动手的后果?”
  “呵呵,孙会长,这就是你们炼丹师工会的作派吗?”
  冷傲走了出来,目光灼灼地看向孙启明。
  顿时,孙启明愣了下,紧接着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冷傲面前,神色中带着一丝激动,恭敬地躬身叫了声:“敖师。”
  冷傲淡淡点了点头,算是回应孙启明的问好。
  “多亏了敖师的指点,我终于将破厄丹炼制成功了。”孙启明激动地搓着手说道。
  冷傲说道:“孙会长言重了,我只是提了点小意见,能够炼制出破厄丹,是因为你只差一步而已,和我关系不大。”
  “不不,若是没有敖师的指点,恐怕我这辈子都难以炼制出破厄丹,还请容我叫您一声老师,请受徒儿一拜。”孙启明郑重道,说着就要行拜师礼。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时之间,炼丹师工会大堂静肃一片,仿佛定格在这一刻。
  炼丹师工会会长孙大师竟然叫这个落魄的黑袍人为老师,他真的只是新晋二品炼丹师吗?
  冷傲连忙制止住孙启明的拜师之举,摇摇头道:“孙会长,您是前辈,我们平时可以多交流,拜师就算了。”
  感受到冷傲语气中的坚决,孙启明也不好强求,只好作罢,但对冷傲的称呼不肯改变。
  冷傲无奈,只好任由孙启明叫自己老师了。
  见冷傲勉强接受了自己请求,孙启明高兴万分。
  突然他意识到气氛不对。转身看向秦缪,“秦副会长,他们对敖师动手,是你的主意?”
  霎时间秦缪的脸成猪肝色,感受到孙启明的质问目光,额头上的汗水密密麻麻的冒了出来,不知该如何回答。
  好半天后,秦缪才挤出一句话:“不敢,是我搞错了。”
  “哼,好一句搞错了,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炼丹师工会的副会长了,取消你在炼丹师工会的里的一切特权,逐出炼丹师工会。”。
  孙启明直接作出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决定。
  为了一名新晋的二品炼丹师,竟将秦缪副会长逐出了炼丹师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