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元主武神 > 第89章 雪兰醒来

第89章 雪兰醒来


  屋内的爆响声惊动了门外的雪莽和孙启明。
  雪莽是断天城城主,实力自然不容小觑,身形一晃,便要冲进屋内。
  紧随雪莽的脚步,下一刻孙启明也冲向屋内。
  成就炼丹师,修为必然有要求。
  孙启明能成为炼丹师工会会长,修为不差,是一名五星元灵。
  “嘎吱!”
  不等他们冲进屋内,房门从里面打开了。
  冷傲从里面缓缓走了出来,身上黑袍残破不堪,到处都是洞洞。
  看似狼狈模样,面具掩盖下的面容显得波澜不惊,淡然自若。
  雪莽忙不迭发问道:“敖大师,你没事吧?我听到里面好像炸响了,这是?”
  打量着冷傲狼狈的模样,仿佛随时都可能倒下去。
  雪莽眼中充满了担忧。
  他担忧的不是冷傲是否有没有事,而是冗阴丹是否炼制成功,若是失败,雪兰的性命危矣。
  “是啊,敖大师,你没事吧,莫不是炼制冗阴丹失败,我听这声音应该是爆鼎了吧?”孙启明一脸好奇。
  据他多年的炼丹经验,刚才屋内发生的炸响,绝对是爆鼎后发出来的声响。
  爆鼎不仅意味着炼制丹药失败,产生的巨大能量对炼丹师本人也具有极大的伤害。
  冷傲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惋惜地叹了口气。
  不是他不想说话,而是没有力气说话。
  摇摇欲坠的身体仿佛风中浮萍,左右摇晃。
  见冷傲随时要倒下,孙启明露出释疑神色,连忙上前准备扶着冷傲先到一旁休息一下。
  炼丹需要耗费巨大精力,孙启明最是清楚,饶是他很想知道冗阴丹有没有炼制成功,但这时候贸然询问极为不妥,只好强压内心好奇,就要上前去扶冷傲到一旁先休息。
  见状,冷傲勉强抬起手,拒绝了孙启明的好意。
  “敖大师,孙大师,是我考虑不周。”雪莽露出尴尬神色,人家敖大师可是为了自己女儿的事来的,相比于孙启明,他反倒是有点不懂事了。
  大手一挥,两个下人走上来扶着冷傲到一旁的坐下。
  休息了一会儿,冷傲终于缓了一口气,脸色稍稍好看了一些。
  冷峻的剑眉上,依旧泛着几缕疲惫之色。
  神魂力的消耗让他感觉头脑一阵发懵,昏昏沉沉地很不舒服。
  这是过度消耗神魂力的表现。
  炼制冗阴丹消耗了不少神魂力,但不至于让他那么虚弱,最后一下的爆鼎,神灵塔为了保护他和虚幻小鼎中的冗阴丹,这才透支了他的神魂力。
  想要驱使神灵塔,需要的神魂力堪称恐怖。
  这也是他最近将心思放在增强神魂力的原因之一。
  神灵塔是他最重要的秘密,他迫切想要打开神灵塔的第二层。
  开启第一层,他得到了丹篇,获得了噬瞳,以及神决中元者阶段的修炼功法,若想得到后续的修炼功法,他必须尽快打开神灵塔第二层。
  这时候,雪莽实在忍不住心中的担忧,亲自从下人手中接过茶水,递到冷傲面前,小声问道:“敖大师,感觉怎么样?先喝杯茶。”
  冷傲接过茶水,一口喝光了,炼制冗阴丹的时间不算长,有些丹药的炼制,可能需要几天,甚至几年,乃至几十上百年才能炼制成功。
  但严格来说,他只是二品炼丹师。
  丹篇中记载的上古炼丹技法,虚空炼鼎只有在四品以上的炼丹师才能使用。
  强行使用虚空炼鼎的炼丹技法,加速炼制冗阴丹的过程,饶是有神灵塔相助,但元气消耗也不比神魂力少。
  “我没事。”冷傲虚弱地摆摆手。
  “那冗阴丹...”
  雪莽迫切想知道冗阴丹有没有炼制成功,毕竟这事关他的女儿性命。
  见冷傲缄默不语,雪莽把脸一沉,语气森冷:“敖大师这般模样,莫非失败了?你需要的东西我可是双手奉上了,若是小女有任何意外,休怪我雪莽无情。”
  “雪城主,你这是什么意思?敖大师现在需要休息,其他事等敖大师休息好了再说,有任何后果我孙启明承担,别人怕你雪莽,我可不怕。”
  孙启明面色寒若冰霜,踏出一步,挡在冷傲身前。
  他也是炼丹师,平时他最厌恶别人一上来就问丹药的炼制情况,更别说雪莽的话里话外透着威胁之意。
  炼丹师有炼丹师的尊严。
  无论成功与否,都和炼丹师没有任何干系,求丹之人承担全部损失。
  况且在他对冷傲的印象不错,虽然心中早就认为炼制失败了,但也不会看着雪莽威逼炼丹师工会的人而袖手旁观。
  一城之主在外人看来无比威风,掌控所有,但孙启明丝毫不惧。
  爆鼎对炼丹师来说,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情,他觉得必然是冷傲是因为炼丹之术还不够炼制冗阴丹,强行炼制导致的爆鼎。
  捡回一条命已是大幸,雪莽这时候逼问,无疑是在雪上加霜。
  放下茶杯,冷傲目光淡然,拉了下吹胡子瞪眼睛的孙启明,摇头谢道:“孙大师,没关系,雪城主也是太关心雪兰小姐的病症,敖冷在这里先谢过孙大师的好意了。”
  随即转头看向雪莽,目光幽深。
  伸手一翻,一颗圆溜溜的黑色丹药出现在他手掌中心,手腕轻轻一抖,丹药飞向雪莽。
  “雪城主,这是一颗冗阴丹,快去拿给雪兰小姐服下吧,雪兰小姐很快就会醒来,我就不便打扰了,告辞。”
  说完,冷傲从座椅上缓缓站起身,朝孙启明露出一抹微笑,道了声谢后,转身走出了城主府。
  看着冷傲离去萧瑟的背影,孙启明没好气地白了愣在原地的雪莽,沉沉叹了口气:“雪莽啊雪莽,亏你做了几十年城主,连这点气都沉不住,此人非一般炼丹师,你...唉。”
  “孙大师,我也是太担心兰儿...”雪莽自知理亏,在孙启明面前就像一个犯错的孩子,面露愧色。
  他和孙启明私交颇深,得到老友一声点拨,恍然大悟,可惜冷傲已经走远。
  孙启明没有和冷傲一起离开,而是和雪莽一起来到雪兰房间。
  将冗阴丹给雪兰服下后,不到一会儿,雪兰就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父亲!”
  “兰儿,你终于醒了。”
  见雪兰醒来,雪莽一个大男人的眼眶湿润了。。
  女儿是他唯一的牵挂,不然以他的在狱卫中威望,何至于待在一座偏远小城里做一个城主呢。
  父女俩说了一会儿话后,孙启明亲自给雪兰查看了下病症,眼中露出惊讶,口中喃喃道:“原来这就是上古丹药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