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元主武神 > 第95章 阴凰火反噬

第95章 阴凰火反噬


  见秋月原谅了自己,冷傲连忙道:“秋月姑娘,能否帮我向凤舞姑娘通报一声,就说我有事找她。”
  “那好吧。”
  收下了冷傲的檀香丹,秋月露出了笑颜,对冷傲的态度明显见好。
  点了点小脑袋,将檀香丹小心收入怀中,兴冲冲地跑出房间去通知凤舞。
  不一会儿,房门外就传来一阵匆匆的脚步声。
  人未至,香风袭来。
  房门推开,一脸笑意的凤舞外面走了进来。
  “冷公子,你醒了。”凤舞走到玄木桌前,和冷傲相对而坐,眼波流转的眸子里划过一道欣喜。
  冷傲连忙起身,对凤舞拱手道谢一声:“多谢凤舞姑娘的救命之恩。”
  当日昏倒在凤灵拍卖行门前,若没有凤舞将自己藏匿起来,以李剑白的势力,估计早就把自己抓回去了。
  “冷公子言重了,只是一点小事,不足挂齿,你的伤势刚刚痊愈,快坐下好好休息。”凤舞招呼冷傲坐下,巧笑嫣然。
  之前没有太仔细观察冷傲的相貌,这两天凤灵拍卖行事务繁忙,都是秋月照顾冷傲,此时仔细打量一番,俨然一个清秀俊朗的翩翩少年。
  “多谢凤舞姑娘。”
  “对了,我听秋月说你找我有事?”凤舞好奇问道。
  冷傲点了点头,从储物戒中取出一个玉盒,递了过去。
  “这是?”凤舞有些不悦。
  这时候冷傲拿出这东西来送给自己,无非就是不想欠自己的。
  冷傲看了俏脸渐沉的凤舞,知道她误会了,笑着解释道:“凤舞姑娘,还记得上次我说得话吗?”
  “上次说得话?”凤舞疑惑,脑海回想起冷傲说的话。
  上次和冷傲见面,两人敞开了心扉,冷傲看出了她的阴凰之体,了解她每到月圆之夜就会受到阴火蚀体的折磨,当时还说他有办法帮自己缓解阴火蚀体的症状。
  只是那时候自己没有当真,觉得冷傲是在安慰自己。
  “呵呵,凤舞姑娘,上次我说过,我有办法缓解你的阴火蚀体症状,这里面便是我从各类古籍中找到缓解阴火蚀体的方法,在没有找到阳炎丹之前,用冗阴丹压制,应该是唯一的办法。”冷傲郑重看着凤舞。
  打开玉盒,两颗黑乎乎的圆润冗阴丹静静躺在玉盒中。
  “这就是冗阴丹?”凤舞忙不迭捏起一颗放在眼前细细观察,又放在鼻尖嗅了嗅,并没有任何丹香,不禁有些怀疑,这颗丹药真的能缓解自己的阴火蚀体吗?
  她不是炼丹师,对冗阴丹有何作用,并不了解,但以她在拍卖行接触过那么多宝物的经验来看,眼前的冗阴丹一点都不具备上乘丹药的特性。
  上乘丹药会散发着阵阵浓郁丹香,越是高等级的上乘丹药,丹香越浓。
  “是不是觉得这颗冗阴丹有点不像优质丹药,更像是废丹?”冷傲笑了笑,一下就看出了凤舞的疑惑。
  凤舞没有说话,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望着冷傲,轻轻颔首,态度不置可否。
  “以凤舞姑娘之见,什么样的丹药才是优质丹药?”冷傲问道。
  “丹香,丹纹,丹晕,三者缺一不可。”
  凤舞笑着回答,她常年接触各类灵丹妙药,对丹药多少了解一些。
  听着凤舞的回答,冷傲笑着点点头,又摇摇头。
  见状,凤舞更加疑惑了,诧异问道:“难道不对吗?还请冷公子释疑。”
  “也不能说不对,但又不能说全对,凤舞姑娘说的是大多数优质丹药的表现,但有极少数用上古丹方炼制出来的丹药,丹香丹纹丹晕内敛,从外表是看不出来的,表现得朴实无华,实则内有乾坤,不外露不是不好,而是它发璞归真,炼丹一道何其深远,无数炼丹师只是其中一片浮萍,真正能够说精通万千炼丹之术的人,少之又少。”
  话罢,冷傲不免有些叹息。
  这段时间频频接触炼丹之术,他才感觉到自己掌握的那一点炼丹知识是那样渺小。
  “冷公子太谦虚了,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二品炼丹师,未来不可限量,假以时日达到丹道极颠也不是不可能。”
  凤舞娇笑着将手中冗阴丹放回玉盒,问道:“冷公子,能否给我讲讲这冗阴丹有何玄妙?”
  于是,冷傲便给凤舞解释了冗阴丹的效用。
  冗阴丹能够缓解阴凰之体的阴火蚀体缺陷,服用一颗可以在半年内不受阴火蚀体之苦。
  介绍了冗阴丹的效用,两人又聊了一些其他内容。
  对于断天城的势力分布和局势,身为凤灵拍卖行的负责人,凤舞比冷傲了解透彻。
  面对冷傲的虚心求教,凤舞知无不言,详细给冷傲介绍了一番。
  两人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天就黑了。
  突然,凤舞脸色变得难看起来,黛眉紧蹙,似乎遭受着巨大的痛苦。
  冷傲目光扫向窗外,暗道不好,今天竟是月圆之夜,想必凤舞的阴火蚀体又发作了。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细缝投射进来,正好照在凤舞娇媚的俏脸上。
  “凤舞姑娘,快服下这颗冗阴丹,我助你炼化。”
  话音未落,冷傲便将冗阴丹从玉盒中取出,往凤舞口中送去。
  “我...啊!”
  阴火蚀体让凤舞浑身痛苦难受,仿佛遭受着剧烈的阴火炙烤,五脏六腑几乎要被融化,一声惨叫后整个人便不受控制地径自朝地上倒去。
  “凤舞姑娘,凤舞姑娘,你怎么样了?”
  冷傲连忙一把揽住凤舞柳腰,让她靠在自己身上,想给凤舞服下冗阴丹。
  但此时凤舞牙关紧咬,整个人仿佛失去了意识一般不住颤抖,身体一会儿热如烈火,一会儿冷若冰山,根本毫无反应。
  若是无法服下冗阴丹,凤舞只能继续承受着阴火蚀体的剧烈痛苦。
  后院幽静,平时鲜少人来,更何况凤舞来之前担心冷傲身份泄露,特意吩咐秋月不准任何人来打扰。
  冷傲喊了几声,没有人回应,有点无措。
  忽然,冷傲剑眉一拧,咬了咬牙对几乎失去意识的凤舞说道:“凤舞姑娘,请恕在下冒犯了,我这也是无奈之举。”
  说完,冷傲不再犹豫,将冗阴丹放入自己口中,对着凤舞的朱唇吻了下去,舌尖撬开凤舞贝齿,将冗阴丹的药力通过嘴对嘴的形式渡入凤舞体内。
  终于,冷傲彻底将冗阴丹的药力完全炼化渡入凤舞体内,将已经被阴火蚀体折磨得混过去的凤舞抱到软榻上,正要起身离开。
  忽然,冷傲脸色剧变。
  为了让冗阴丹进入凤舞体内,冷傲沾染了一些来自凤舞体内的阴凰火,这时候正对他的五脏六腑肆意攻击灼烧。。
  阴火蚀体反噬!
  啊的一声惨叫,冷傲意识全失,倒在凤舞身上,瞬间晕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