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元主武神 > 第109章 狂妄的尸无邪

第109章 狂妄的尸无邪


  见同伴被杀,一个身材小巧的红衣女子怒斥道:“大胆尸无邪,你敢杀秦华?”
  说话间,红衣女子恼怒不已,已然出手。
  挥舞着手中火麟长鞭扫向尸无邪。
  “杀了便是,你奈我何?”
  尸无邪挑了挑眉头,嘴角勾起一抹戏谑。
  探手一抓,将火麟长鞭视若无睹地抓在手中,用力一扯。
  顿时红衣女子脚下一个踉跄,径直朝尸无邪飞去。
  一时间慌乱了起来,明眸大眼中满是惊惧之色。
  几个同伴见状,当即出手,飞身出去想要拉住红衣女子。
  但尸无邪衣袖一挥,几道死气射向红衣女子的同伴。
  红衣女子的同伴连忙闪躲,避开了死气的攻击。
  也就在这时,尸无邪冷笑一声,往前追身踏了一步,出现在红衣女子身侧,轻轻点了一下,红衣女子瞬间感觉自己不能动了。
  刚闪躲开死气攻击,便看到红衣女子落入了尸无邪的手中,顿时红衣女子的同伴怒不可遏,大喝道:“尸无邪,快放了秦怡小姐,你要是敢伤害秦怡小姐,秦家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原来你是飞蝗城一流家族秦家的大小姐啊,难怪生的如此美艳动人,正好我身边缺少一个尸姬陪伴,你就当我的尸姬吧。”尸无邪无视红衣女子同伴的威胁,轻佻地捏着红衣女子的下巴,眼中充满了淫邪之色。
  “你休想!”秦怡怒视尸无邪,威胁道:“你要是敢动我,秦家不会放过你的。”
  尸无邪哈哈笑道:“如果是秦飞在我面前说这话,我还会忌惮几分,单凭你们几个废物,有什么资格说这话?”
  飞蝗城和断天城不一样,一流家族只有两个,其中一个就是秦家。
  这次试炼大典,秦家有十几人来参加,其中最为风光无限的便是秦家天才秦飞,也是飞蝗城小辈中的第一强者。
  秦怡是秦飞的亲妹妹,同样有着超人的天赋,另外几人则是秦家子弟,恰好和秦怡传送到一个地方。
  见山谷中有人在打斗,便悄悄潜过来看看情况,没想到刚过来没多久,就被尸无邪发现了。
  提起尸无邪这个名字,在飞蝗城的修元者中绝对是如雷贯耳。
  据说尸无邪出生时就像一具死婴,浑身充满了死气,丝毫感觉不到活人的气息,父母直接就将他抛弃在乱葬岗。
  被一名炼尸高手发现,抚养长大,并传授了他炼尸功法。
  尸无邪心性魔邪,做事随心所欲,从来没有章法。
  天生三星死灵体,乃是修炼死气不错的体质,尸无邪小小年纪就将师傅传授的炼尸功法修炼得炉火纯青,摸索出了死气的玄妙使用方法,更是将亲手把他养大的师傅杀死,并找到亲生父母屠戮一空。
  在飞蝗城,只要听到尸无邪的名字,绝对能婴儿止啼,百姓纷逃。
  “你别得意得太早,我大哥也来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秦怡深知尸无邪的魔邪之处,既然落入他手中,不再抱有任何希望。
  “嘿嘿,飞蝗城小辈第一天才?真是可笑,放心,美人,等我当着你的面亲手杀死秦飞,你就会知道所谓的小辈第一天才在我眼中不过是土鸡瓦狗。”
  听到秦怡的话,尸无邪眼中闪过一抹翳色。
  他曾经和秦飞交过手,但那次,他被秦飞打成重伤,差点身死道消。
  对于秦飞,尸无邪无比痛恨。
  死里逃生,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来,就听到了试炼大典开启的消息,便赶来参加。
  原本清风剑宗是不会允许一个心性魔邪的人参加试炼大典,但尸无邪杀了某个天才,夺取了他的玉牌,冒名顶替来参加了试炼大典。
  “是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上次你被我大哥打成了落水狗,狼狈逃窜把?”秦怡嘲讽道。
  秦怡的话刺激了尸无邪,陡然间尸无邪抓着秦怡的手用力掐住她的脖子,狠狠咬牙道:“秦飞给我带来的耻辱我会亲手加倍还给他的,不过你们几个,就当做是给他的见面礼吧,一个也别想走。”
  说着,尸无邪阴鸷笑了起来。
  他动了,带着遮天蔽日的死气扑向那几名秦家子弟。
  “死亡滔天!”
  短短几息,那几名秦家子弟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化作一具具森森白骨,身死道消。
  震撼了山谷里所有人。
  原本山谷中除了越家兄弟外,尸无邪、秦家的人以及那两个来自落雁城的人,形成四方势力,加上在暗处静静观察的冷傲,总共有五方势力在山谷周围。
  尸无邪一出手就灭了飞蝗城一流家族的秦家子弟,一手死气堪称恐怖。
  要知道能来参加试炼大典的秦家子弟至少都是在八星元者以上的修为,但却挡不出尸无邪一招。
  “既然如此尸无邪公子有要事,那我们兄弟二人就不打扰尸无邪公子的雅兴了,告辞。”
  来自落雁城的两兄弟纷纷抱拳,感受到尸无邪身上巨大的压力,他们也没了捡便宜的心思,只好讪笑着转身准备离开。
  他们是亲兄弟,都是落雁城铁拳武馆的弟子,名叫铁江和铁河。
  “我让你们离开了吗?”
  尸无邪缓缓转身,目光看向铁江和铁河两兄弟。
  顿时铁江和铁河两兄弟感受到莫大的压力,额头上不断冒出了黄豆大的冷汗,立刻停下了脚步,面色极为难看。
  实在是尸无邪刚才随意施展的手段太过诡异,震撼了他们。
  没有丝毫把握能够抵挡尸无邪,生不出一丝对抗的想法。
  “额...我们兄弟愿意奉上玉牌,还请尸无邪公子不要为难我们。”
  铁江和铁河喉头干涩,生咽了一口口水。
  “桀桀,你们的玉牌我要,你们的命我也要。”尸无邪舔了舔猩红的嘴唇,残忍的笑着。
  铁江面色难看,脸上浮起一丝怒意,“尸无邪公子,我们不想与你为敌,还请不要为难,否则我们兄弟拼死一搏,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两个废物而已,也敢说这大话?”尸无邪丝毫没有将两人放在眼里。
  这时候,一直警惕地戒备众人的越祥丰开口了,上前一步拱手道:“在下是郡城越家的人,无意与诸位为敌,还请给在下一个薄面,各自离去可好?”
  “哼,你又算什么东西,今天你们谁也走不了。”尸无邪张狂的冷笑道。
  在场的人无不神情大变,尸无邪的意思很明白,他要杀了在场的所有人。。
  “尸无邪的修为应该在元灵三星,其他人修为最高的事越祥丰,也只是二星元灵,难怪他有底气说这种话。”
  尸无邪身上的气息被死气覆盖,躲在树上的冷傲不敢随意探查尸无邪的修为,只能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推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