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元主武神 > 第169章 血符暴露

第169章 血符暴露

屠魔煞气是冷傲自己自封的,使用这股屠魔煞气很可能会侵蚀神志,成为一具只知道杀戮的行尸走肉。
  
  虽然屠魔煞气给冷傲一种心悸的毁灭之意,但冷傲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绝对不会使用它的。
  
  甚至冷傲还要想办法遏制屠魔煞气的壮大。
  
  一旦被屠魔煞气侵蚀神志,冷傲不敢肯定神灵塔是否能够护住自己。
  
  此时,贺清霜和四城试炼者所在家族的家主长辈们,从密林里走了出来,在他们身后,跟着的正是刘元庆等人。
  
  冷傲苦恼地甩了甩酸胀的脑袋,将这股强烈的担忧从脑袋里甩出去,随后从地上站了起来,迎了上去。
  
  贺清霜看了冷傲一眼,神色露出一丝惊讶,疑惑道:“你倒是恢复得挺快。”
  
  心中却想着,她给冷傲服下的只是一颗普通的疗伤丹药,对肉身的伤势确实有不错的效果,但也没有那么神奇的效果,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让一个身骨骼筋脉尽碎,几乎垂死的人完恢复。
  
  冷傲神情一滞,有些心虚地拱手道“多谢前辈赐予的丹药,小子能那么快恢复,对亏了前辈赐药。”
  
  他将自己之所以那么快恢复的原因一股脑都推到贺清霜给他服用的那颗丹药上。
  
  “你小子倒是口齿伶俐。”贺清霜没有继续纠结在这个话题上,一个小小的试炼者不至于被她放在眼里。
  
  看得出,贺清霜的心情不是很好。
  
  她带来的清风剑宗弟子,似乎少了一人,估计是刚才救刘元庆等人的时候,死在了那些黑魇杀士手上。
  
  这时候,冷傲朝刘元庆他们看去。
  
  刘元庆他们一个个狼狈至极,之前逃走的人也少了一些,看来那群黑魇杀士确实如那个小队长所说,实力强大,连清风剑宗的人都被杀死了一个。
  
  没有继续耽误时间,贺清霜扫了一眼狼狈的众人,冷冷道:“黑冥山脉第一轮试炼就此结束,回去休整三天,三天后,试炼大典继续。”
  
  说完,贺清霜直接带着余下的清风剑宗弟子,迅速离开了盘龙潭。
  
  好像黑冥山脉试炼发生的事并没有对她造成任何影响,冷傲看得出贺清霜之所以这么快就离开,想必是想尽快联系清风剑宗的高层吧。
  
  毕竟有人在针对清风剑宗的试炼大典。
  
  同一时间,霸国清风剑宗下辖的几个郡的试炼大典都遭到了同样的针对,损失惨重。
  
  试炼大典遭到破坏的消息,第一时间就传到了清风剑宗的高层耳中。
  
  之所以休整三天,为的也是让清风剑宗能够查明这件事的真相,防止有敌对宗门趁虚而入。
  
  贺清霜带着清风剑宗的人离开后,众多家族的长辈的压力瞬间消失,贺清霜在这里,他们还真是挺拘谨的,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不仅实力比他们强太多了,光是清风剑宗内门天骄弟子的身份,也不是他们所能相比的。
  
  只要贺清霜一人出马,就足以灭掉他们任何一个所谓的崇阳郡大家族。
  
  这时候,刘元庆带着秦怡等人,来到冷傲面前,脸上尽是劫后余生的轻松,眼中带着浓浓的敬意,诚挚地拱手道:“冷兄,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这次多亏了你挡住了那些杀手,不然我们都要死在这里,根本拖不到家族长辈前来救援。”
  
  “是啊,冷公子,要不是你,我们真的就死在这里了,别说继续参加试炼大典,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秦怡此前还误会过冷傲,对冷傲的提醒颇为不屑,如今她心中对冷傲有着不浅的愧疚之意。
  
  “冷公子,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请受我们一拜。”
  
  其余侥幸存活下来的四城天才纷纷走到冷傲面前,恭敬拜谢,其中就有曾经和冷傲发生冲突的李浩和董明海等人,只是冷傲并没有看到白象的身影,他对白象此人始终有点看不透,似乎有点神秘。
  
  当时冷傲还记得白象似乎也在那群离开的试炼者之中。
  
  冷傲没有纠结白象的问题,或许白象死在了黑魇杀士的追杀之下了吧。
  
  “诸位无需如此,我只是不想尸无邪的阴谋得逞,白白让我辈丧生在他们的卑鄙手段之下。”冷傲谦虚道。
  
  旁边的各大家族长辈纷纷将目光再次投向了冷傲,之前他们并不觉得冷傲有什么了不起,但在救下他们家族后辈之后,听说了竟然是冷傲一个人挡住了尸无邪和那些杀手妖兽的追杀,都有点不相信这说的是真的,权当是家族小辈受到了惊吓,才会说出如此胡话。
  
  现在看来,或许他们说得都是真的。
  
  众多至少元灵境五层以上的各大家族长辈目光连连,看向冷傲的眼神赫然变得深思起来,若是能交好如此天才,或许对他们的家族有着极大的好处。
  
  那些家族长辈纷纷走过来,没有此前的高傲不可一世,更是有不少人愿意与冷傲同辈相交。
  
  突然,人群中一个魁梧的中年男人冲了出来,目光冷冽,紧紧地盯着冷傲的后颈处的一个红印,浓浓的杀意从他身上溢散出来。
  
  冷傲当下神情一凛,他并不认识此人,对方为何要对他展现出浓浓的杀意呢?
  
  他记得自己好像并没有得罪他吧。
  
  魁梧男人的修为应该在高阶元灵境,如今冷傲已然破入元灵境,而且还是三星元灵,他只能感受到对方极为强大,具体修为并不是太清楚,毕竟光明正大地用感知力探查对方修为,是极为不礼貌的行为。
  
  遇上脾气好的可能不会计较,但若是遇上脾气不好的,直接就会拼个你死我活。
  
  冷傲这么想,可对方并不这么想。
  
  魁梧男人丝毫不顾及冷傲的感受,肆无忌惮地用感知力探查冷傲的修为。
  
  神灵塔早就在冷傲的催动下,隐匿了他的真实修为,显露出给外人看的,只是一个普通的一星元灵巅峰,而不是一名三星元灵。
  
  “二叔,你怎么了?”刘元庆见情况不对,恶狠狠盯着冷傲的中年男人叫刘坤,刘元庆的二叔。
  
  刘元庆的父亲刘申是刘家家主,这次派刘坤负责家族天才参加清风剑宗的试炼大典。
  
  可刘坤并没有理会刘元庆,那双牛眼直勾勾地盯着冷傲,杀意毫不顾忌的爆发出来,厉声质问道:“你身上怎么会有血符的气息,你杀过我们刘家的人?”
  
  刘家的后辈中,只有最顶尖的天才才会被老祖赐下一枚血符,那也是为了防止家族天才受到残害,血符的存在就是对家族后辈天才的一种保护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