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元主武神 > 第185章 再敢踏入断天城,杀无赦

第185章 再敢踏入断天城,杀无赦

雪长逝脚下一顿,疑惑地看向凝重神色的雪莽,问道:“城主,怎么了?敖师没什么不对劲啊?”
  
  他如今能有崇阳郡第一天才之名,靠眼前的敖大师指点之恩。
  
  若没有敖大师的那番如醍醐灌顶般的指点,恐怕此时他还困在九星元者境界,迟迟不能突破,甚至此生连剑意真髓都难以触摸到。
  
  对雪长逝来说,冷傲如同授业恩师一般,待师如父,他将这份恩情铭记于心。
  
  雪莽摇摇头道:“不对,你再仔细看一下敖大师的眼睛,血红无比,充满了暴戾,他浑身上下似乎有一股令人感觉很不舒服的气息,很血腥。”
  
  听了雪莽的话,雪长逝这才认真打量了一下不远处的冷傲,这一探查不要紧,在冷傲身上确实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煞气,眼神也不对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敖师怎么会变成这样?”雪长逝冷眸看向一旁被冻得哆哆嗦嗦的连成玉,目光中充满杀气。
  
  以他的聪慧,如何看不出敖大师变成如今这番模样,必然和王家人有关,但大部分王家的人都被屠戮殆尽,只剩下王富贵和连成玉知晓情况,而王富贵几乎处于濒死状态,在被他们救下之后,就昏了过去。
  
  “连公子,敖大师怎么会变成这样,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个解释啊?敖大师可是我们断天城的人,本城主对敖大师多少有些了解,若不是你们做了让他愤怒的事,他必然不会下如此狠手。”
  
  雪莽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将目光落在连成玉身上。
  
  如今清风剑宗的试炼大典因为一群黑衣人杀手的闯入,推迟了几天,清风剑宗也下了命令,让他们一定要关注各座城池中的情况。
  
  连成玉感受到雪长逝身上的杀意,战战兢兢道:“真的不关我的事,都是丹药长老和王富贵的主意,私自用了他的珍稀灵材,还想杀人灭口,我也不知道他那么强大,要是早知道,我就不会呜呜呜”
  
  说到最后,连成玉竟然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他的师傅,王家的丹药长老就在他眼前被地狱幽焰活生生烧死,死前那副面目狰狞的模样,着实把他吓坏了,冷傲在他眼中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魔鬼。
  
  特别是连灵魂都备受煎熬。
  
  雪莽大致了解了其中的缘由,气得大怒斥道:“你们王家好大的胆子,不好好在落雁城待着,跑到我断天城来杀人越货,好一个王家,是否觉得你们王家已经是崇阳郡第一家族了?可以在我断天城肆意妄为了?”
  
  断天城大部分人都清楚,元丹堂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都是来自一个人,那就是断天城唯一一个能够炼制出极品丹药的二品炼丹师,敖冷敖大师。
  
  正是因为敖大师的存在,元丹堂才能发展壮大,甚至雪莽因为敖大师救了他的女人雪兰,更是帮助元丹堂打压司马家的灵丹阁。
  
  如今司马家的灵丹阁在雪莽的打压下,摇摇欲坠,几乎快要关闭了,正是在这个时候,元丹堂引起了落雁城王家主家的人注意,王富贵更是为了回归主家,彻底将给他带来一切荣华富贵的敖大师抛弃。
  
  殊不知,若是没有所谓的敖大师,元丹堂早就覆灭了,那些大家族之所以给元丹堂面子,给王富贵面子,以礼相待,是因为元丹堂背后有敖大师的存在,他们想讨好一个前途无量的敖大师而已。
  
  可惜王富贵一朝得势,便以为是他的功劳,成为断天城的大人物,能和那些大家族族长平起平坐的人物,张狂地甚至叫嚣着要赶走敖大师。
  
  可想而知,雪莽在知道事情的真相后,心中是有多么的愤怒,这个王富贵,简直该死。
  
  忘恩负义的小人。
  
  雪莽厌恶地扫了生死不知的王富贵,恨不得出手杀了他。
  
  敖大师可是他女儿的救命恩人,照拂元丹堂也是他想报答敖大师而已,如今敖大师却被逼成了这般模样,如何不叫他愤怒,如何不心痛?
  
  站在一旁的雪长逝,一言不发地盯着连成玉,若隐若现的冰霜剑意流转在周身,系在腰间的那柄元兵宝剑银龙月牙剑更是蠢蠢欲动,仿佛随时要出鞘,斩杀眼前这两个小人。
  
  “你们真的该死!”雪长逝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但他此时还是很清醒,知道不能贸然动手杀了这两人,不然对断天城来说,会有很大的麻烦,毕竟他们的身份和冷傲不一样,他们是城主府的人,一旦发生冲突,首当其冲的就是断天城的百姓。
  
  “滚出断天城,再让我在断天城看到你们王家的人,必定杀无赦!”
  
  雪莽为了不再引起更大的冲突,毕竟王家在落雁城是个连城主都要忌惮三分的家族,这次就当是给王家一个警告,但下次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连成玉听到雪莽的话,如蒙大赦,连忙磕头拜谢,嘴里含糊不清的叫着:“是,是是,我这就滚,我马上滚。”
  
  然后连成玉连滚带爬地朝元丹堂外面跑去。
  
  雪长逝眉头一皱,冷冷道:“等一下!”
  
  顿时,连成玉立刻停下了脚步,不敢再往前一步,哭丧着脸道:“雪公子,还有何吩咐?”
  
  雪长逝随后一挥,躺在地上的王富贵落到连成玉的面前,厌恶道:“把这个垃圾也一起带走,从此不准再踏入断天城一步,否则,杀!”
  
  听了雪长逝的警告,连成玉脖颈一缩,把头点的跟棒槌一样,连声道:“我知道,我知道,以后我一定不会再来断天城了,我保证。”
  
  见雪长逝和雪莽没有继续说话,连成玉这才松了一口气,扛起地上躺着的王富贵,大步朝元丹堂外跑去。
  
  从始至终,冷傲都像是无事之人一般,冷眼旁观,甚至都没有阻止连成玉和王富贵的离开。
  
  只是在连成玉走出元丹堂的那一刻,突然他神色凝滞,浑身上下燃起了忧虑色的火焰,但奇怪的是,王富贵却没有连累到,除了修为散尽外,来拿身体上的伤势都恢复了一些。
  
  冷傲虽然被血煞戾气侵蚀了大部分神志,却没有忘记王馨儿这个女孩给他的那份温暖,王富贵是王馨儿的爷爷,冷傲自然有了手下留情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