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元主武神 > 第210章 花残泪,棒打鸳鸯

第210章 花残泪,棒打鸳鸯

    就在冷傲被月绫仙推入湖中的下一刻。
  
      月绫仙身边出现了一个身影,二话不说。
  
      一荡漾着滔天杀气的凶猛攻击,朝着冷傲离去的方向轰击了过去。
  
      轰隆!
  
      大片湖水都掀翻出去,隐约能看到湖底的冷傲。
  
      冷傲在水底直接被这道攻击的余波击中了后背。
  
      顿时冷傲背上变得血肉模糊,瞬间染红了大片的湖水。
  
      一条由元气聚集的粗大锁链缠绕在冷傲身上,直接把他甩到了岸上。
  
      冷傲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强大的强者,他竟然没有半分反抗之力。
  
      “呕!”
  
      一口浓血喷出。
  
      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快断了。
  
      这是自从他成为体修之后,在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
  
      “师父,不要伤害他!”
  
      月绫仙飞身跃起,挡在了那道身影前面。
  
      “仙儿,你让开,我一定要杀了他!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花残泪看着月绫仙,眼中有一丝温柔,但随着目光落在一旁重伤的冷傲身上。
  
      杀气席卷,滚滚涛涛,一抹厉色蔓延而上。
  
      “我不让,师父,我求你,不要伤害傲哥,他是好人,他真的是个好人,仙儿求求你了。”
  
      月绫仙有些后悔让冷傲一起回来了。
  
      花残泪在年轻的时候,曾经喜欢过一个男人,但是那个男人却没有选择她,后来更是直接销声匿迹了几十年,没有一点音讯。
  
      这么多年过去了,花残泪一直都对男人很排斥,甚至只要她看不顺眼的男人,她都会直接杀了。
  
      后来回到了百花谷,就一直没有离开过,这样的密辛还是月绫仙从一个师伯那里无意间听到的。
  
      花残泪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徒弟月绫仙,气不打一出来,但她的这股怨气全都发在了冷傲身上。
  
      就算隔着月绫仙,也无法拦住她对冷傲动手。
  
      她可是百花谷三个势力最强大人之一,乃是一名九星元将境。
  
      她不能看到自己视如己出的徒儿被一个男人迷失了心智。
  
      一条元气聚集的锁链凭空凝聚,狠狠地抽在了冷傲身上。
  
      一下两下,不断地抽打着伤痕累累的冷傲身上,顿时,冷傲的身上赫然多了几十道血淋淋的伤口。
  
      不仅血肉模糊,连白森森的骨头都能清晰看见。
  
      而冷傲的骨头泛着淡淡的幽蓝色光晕,流转着一道道繁杂古朴的烙印纹路,就像一条条神龙在游荡着。
  
      月绫仙伤痛欲绝,看着冷傲受到如此惨烈的折磨。
  
      银牙一咬,唤出一条银白色长鞭,用力抽打在师父花残泪元气聚集起来的元气锁链上。
  
      噗!
  
      元气锁链被月绫仙抽的直接断开了缠绕着冷傲,冷傲掉落在地上。
  
      “傲哥!”
  
      月绫仙再不顾师父花残泪在跟前,直接朝冷傲身上扑去。
  
      泪水止不住如珠帘瀑布般倾泻而出。
  
      脸上满是悲戚的伤心,垂泪涟涟。
  
      “仙儿,我没事,你不要哭,哭了就不好看了。”冷傲艰难地抬起头,伸手拭去月绫仙俏脸上的泪珠。
  
      轰!
  
      又是一道凶猛的元气攻击轰击在冷傲的身上,冷傲再次被掀飞出去。
  
      而月绫仙也被掀飞道一旁,却没有落入湖中,有一缕元气托住了她。
  
      是花残泪。
  
      花残泪面色阴沉,充满了恨意地盯着冷傲:“哼,一个臭男人也敢碰仙儿冰清玉洁的身体,今天若是不用世间最残忍的方式杀死你,无法洗清你的罪孽。”
  
      “师父,不要伤害傲哥,仙儿求你了,要是傲哥死了,我也不会独活。”月绫仙在说出这话的时候,神色中闪过一丝决绝。
  
      一时间,花残泪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她了解自己的这个宝贝徒弟,虽然平时看她与世无争,心思纯净,但性子极为倔强,一旦认定了某件事,她就不会轻易更改,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可是若是放了这个小子,那百花谷的威严何在。
  
      这里是百花谷的禁地,她是绝对不可能会放过冷傲的。
  
      要是被谷主知道禁地进来了一个男人,不仅冷傲要死,就连月绫仙也会受到极为严厉的惩罚。
  
      她最恨的就是看到有情人,只要看到了,她必然会下杀手。
  
      这也是她这么多年,谷主不让她出谷的原因之一。
  
      过去她就杀过一对五行天宗的恩爱夫妇,那对夫妇不是一般人,而是五行天宗某位大长老的后辈。
  
      立刻带着五行天宗的人追杀花残泪。
  
      最后还是百花谷谷主出面,付出了一些好处后,这才平息了这次的杀机。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花残泪就没有离开过百花谷。
  
      如今她竟然发现自己视如己出的乖徒儿竟然和一个少年在一起,还愿意用命去保护他,这让她怎么接受?
  
      “仙儿,你真的执意要保护这个臭小子?”花残泪眼神渐冷,燃烧着熊熊的怒火。
  
      听到花残泪的话,月绫仙以为师父被自己的话说动了,连连点头道:“是的,师父,只要你放了傲哥,我答应你,以后一定好好修炼,不会再偷懒了。”
  
      可是她并没有察觉到花残泪眼中的杀意。
  
      那是一种必杀的决绝。
  
      甚至对有情人的一种极度恨意,看起来有些心理变/态。
  
      没错,花残泪因为自己年轻时候被辜负了,所以将对那个男人的恨意转嫁到天地下所有男人的身上。
  
      哪怕是视作女儿的徒弟,也不准有任何情爱执念,除非她死了,否则她绝不会同意月绫仙和冷傲在一起。
  
      “好,很好,既然你这么说了,师父当然不会看着你伤心,师父先送你去闭关,然后再将这小子送出百花谷怎么样?”
  
      花残泪佯装出一副慈爱的神情。
  
      和平时一样,对月绫仙说话软声软语。
  
      月绫仙心思单纯,并没有意识到花残泪的笑里藏刀,犹豫了一下。
  
      但看到伤痕累累垂死的冷傲,只好含泪点头答应了。
  
      花残泪听到月绫仙的回答,眼底闪过一丝阴翳,很快就隐没在眼底。
  
      “师父,能不能让我和傲哥再说几句话,就几句话。”月绫仙可怜地哀求道。
  
      这一个小小的要求,遭到了花残泪的断然拒绝。
  
      “不行!你要是不马上去闭关修炼,那师父马上就杀了他。”说着花残泪抬起手,一道元气化刃的长剑攸然浮现在冷傲上方。
  
      “不要伤害傲哥,仙儿听师父的,仙儿马上去闭关。”
  
      月绫仙慌乱了,只好含泪不舍地一步一回头,看着冷傲。
  
      就快走进闭关的小屋时,月绫仙冲冷傲大喊道:“傲哥,不要忘了你对仙儿的承诺,一定要早点...”
  
      话还未说完,小木屋就被屏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