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元主武神 > 第246章 无耻污蔑

第246章 无耻污蔑

    “如果我说我不需要任何条件,只要李剑白死呢?”
  
      寒眸闪耀,一股摄人心魄的气势隐隐待发。
  
      此时的冷傲恍如一座令人胆寒的万古冰川。
  
      所有人忍不住疏远,往后退了几步。
  
      “阁下,冤家宜解不宜结,我看阁下还是考虑一下雪某的提议,这样对你对大家都有好处,我想你应该清楚,李剑白公子现如今被五大宗门之一清风剑宗收为弟子。”
  
      “并且清风剑宗里的一位元王境长老已经将他收为记名弟子,若是惹怒了那位元王境大人,恐怕不是阁下能够承受的。”
  
      雪莽的话语中,无不透露出对清风剑宗的忌惮。
  
      若是李剑白只是简单的清风剑宗的普通弟子。
  
      那么雪莽是不会有任何出手的想法,为了一名普通的清风剑宗弟子,招惹上一名强者,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况且还是李家的天才,他就更不愿意出手了。
  
      可是他没办法,作为断天城的城主,若是李剑白出事,而他又选择旁观,或许会遭致一些诟病。
  
      虽然城主之位是由皇都皇室指派,五大宗门不能插手哥城的防务,但惹恼了那名元王境长老,相信皇都的皇室,也会给他几分薄面。
  
      就算杀了雪莽,皇室也不会为了他一名小小的城主,去追究一名元王境强者的责任。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这么说雪城主也要维护李剑白这个畜生了?”冷傲微眯寒眸,渐渐滋生出一抹杀意。
  
      “我只是不想看到断天城再有任何杀戮,阁下,你还是离开吧。”
  
      雪莽摆摆手,他并不想和冷傲动手。
  
      见雪莽等人的出现,维护着自己,李剑白有了底气叫嚣。
  
      “雪城主,不能放走这个邪魔,我怀疑他是凌杀殿的余孽,刚才他施展的速度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学会的,只有凌杀殿的余孽,才有如此诡异的速度。”
  
      李剑白指着冷傲,头头是道地分析着。
  
      他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
  
      凌杀殿之所以才出现不到一个月,就变得如此难缠,灭了一个家族又一个家族。
  
      就连清风剑宗都派出弟子围剿凌杀殿的人。
  
      很大的原因就是凌杀殿令人难以企及的速度和诡异身法。
  
      当然,他们的速度和身法和冷傲完全无法媲美。
  
      但李剑白就紧紧抓住这一点端倪,往冷傲身上泼脏水。
  
      “我觉得李少爷说得有道理,此人的速度和身法如此诡异,虽然没有从他身上感受到凌杀殿余孽那种古怪的气息,但不能排除他是凌杀殿余孽的嫌疑。”
  
      “没错,此人下手如此狠辣,斩杀了我们断天城那么多高手,一定是凌杀殿的余孽,我看他就是凌杀殿派来的残害我们断天城的邪魔。”
  
      “听你们这么一说,这个白发面具男子还真是很可疑,如果不是凌杀殿的余孽,怎么会下手如此狠辣呢?”
  
      “谁说不是呢,我曾经听一个飞蝗城的朋友说过,凌杀殿余孽血腥杀戮,灭了一个飞蝗城的家族,那手段和眼前的这个白发面具人,很是相似。”
  
      “这么说来,这个白发面具男子就是凌杀殿派来的余孽了?”
  
      一时间,围观在附近的修元者们,无不纷纷议论起来。
  
      看向冷傲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冷意。
  
      最近一个月时间里。
  
      凌杀殿犯下了很多累累血债。
  
      其中就有不少人经历了凌杀殿余孽的迫害,侥幸活了下来。
  
      被李剑白这么一挑拨,众人的喊打喊杀情绪立刻被调动起来。
  
      看着冷傲的目光中,无不绽放着浓浓的杀意。
  
      雪莽没想到李剑白这个时候还这么作死。
  
      难道没看到他都快把对方说动了,你还出来裹乱,自己非要找死吗?
  
      雪莽不想和冷傲动手。
  
      刚才冷傲施展的王者剑技之崩山裂地斩。
  
      给他带来了强烈的威胁,破坏力太大了。
  
      若是再来几次,全力施展出来。
  
      或许大半个断天城都会被毁灭。
  
      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可李剑白这个蠢货,明显摆明了要逼迫断天城的人一起出手对付眼前的白发面具男子。
  
      挑起众人的情绪,帮助他对抗白发面具男子。
  
      要是再次惹怒了白发面具男子的话说不定断天城真的会引来一场血战。
  
      他心里没有一点底气。
  
      倒不是他怕了冷傲,而是不想在没把事情搞清楚之前,就随意对一名强者出手。
  
      万一白发面具男子不是凌杀殿的人,一旦让对方离开了,未来势必会对断天城造成不可估量的威胁。
  
      雪莽面色阴沉,冷冷的看了李剑白一眼,展现出来的威压连挡在李剑白面前的李闻鹤都感到心悸。
  
      “李公子,这位阁下是不是凌杀殿的余孽,还不能确定,你凭什么就能确定他就是凌杀殿的余孽?就因为他的身法速度比你们强?莫非你真的当我们都是傻子吗?”雪莽直接冷冷开口斥责李剑白。
  
      他在警告李剑白最好不要再试图挑动断天城的修元者替他挡枪。
  
      人家明显只是冲着李剑白一个人来的,如果白发面具男子真的是凌杀殿的人。
  
      那么按照凌杀殿的行事作风,绝对不可能只是找一个人的麻烦,指名道姓要杀了李剑白。
  
      根据之前凌杀殿的行事作风,他们一出现就是无数黑魇杀士铺天盖地下杀手,行踪隐秘,绝不会如此光明正大出现在众人面前。
  
      “雪城主,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剑白在颠倒黑白了?”李闻鹤面色不善地盯着雪莽,充斥着怒火。
  
      而在他身后的李剑白则是被雪莽的威压压得有些难受,一句话都没有说,目光怨毒地盯着雪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家主,我想你很清楚凌杀殿黑魇杀士的行事风格,你觉得这位阁下若是凌杀殿的人,他会如此行事吗?”雪莽反问李闻鹤,目光灼灼。
  
      李闻鹤神色一滞,冷冷道:“凌杀殿本就是邪魔外道,他们的行事作风谁能真正清楚,雪城主,你这是明显要包庇此人不成?”
  
      “李家主,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们李家做了什么亏心事,你们自己清楚,如今仇家找上门来,还想挑拨断天城的百姓给你们陪葬不成?”
  
      雪莽怒意横生,李家实在太不知好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