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元主武神 > 第396章 异兽一族臣服

第396章 异兽一族臣服

    金刚巨猿顿了顿,继续道:“异兽之心对于我们异兽一族来说,是至高无上的圣物,霸王撞山猿和琉璃玄冰蛟之所以能够进化到那种无可匹敌的层次,也正是异兽之心的作用。”
  
      “什么?霸王撞山猿和琉璃玄冰蛟也和异兽之心有关?”
  
      冷傲不由地惊讶万分。
  
      冰寒区域五大异兽霸主。
  
      实际山,真正算得上的异兽霸主的,只有霸王撞山猿和琉璃玄冰蛟。
  
      无论是霸王撞山猿还是琉璃玄冰蛟的实力。
  
      都远超其他的异兽霸主。
  
      根本不是那些所谓的霸主级异兽能够相提并论的。
  
      就如同修元者中的元帝境和元王境那么大的差距。
  
      中间还相差了一个元皇境。
  
      两三个大境界的鸿沟。
  
      如今从金刚巨猿口中得知,霸王撞山猿和琉璃玄冰蛟实力增长到那种程度,竟然和裂地狂熊王手中的异兽之心有关。
  
      怎么能不让冷傲震惊呢?
  
      冷傲问道:“异兽之心难道能够提升异兽的实力?”
  
      金刚巨猿却摇摇头道:“不,异兽之心并不能直接提升异兽的实力,但异兽之心有一个功能,那就是只要有异兽之心的辅助,不会有任何进化瓶颈,也就是说,只要有异兽之心,供给异兽足够的能量血肉精华和天地灵气,就能够无限制提升实力进行血脉的进化,达到自身血脉的承受巅峰之前,能够呈几何倍数的提升。”
  
      “异兽之心第一次出现,是霸王撞山猿和琉璃玄冰蛟同时发现的,正是因为如此,琉璃玄冰蛟和霸王撞山猿借助异兽之心都提升到了那种层次,将其他异兽远远甩在了身后。”
  
      霸王撞山猿和琉璃玄冰蛟的实力,在整个冰寒区域,都是最顶尖的存在。
  
      而霸王撞山猿被灭绝天地阵封印了万年,琉璃玄冰蛟有它自己的使命,从来不会管异兽一族的事情。
  
      这才导致异兽一族一直都很乱,经常发生厮杀战斗。
  
      “只是这样的话,异兽之心顶多是个辅助修炼的至宝,应该不至于让你恐惧成这样吧?”
  
      冷傲观察着金刚巨猿的神态很不对劲。
  
      表现也极为不正常,
  
      金刚巨猿深深叹了一口气,恐惧道:“执掌者大人不知,异兽之心除了辅助修炼的作用,还有一个很可怕的用处,那便是剥夺血脉,然后化为能量,只有剥夺和吸收了异兽的能量,才能够成为修炼至宝,如果只是吸收天地间的能量,需要很长的时间。”
  
      听着金刚巨猿的解释,冷傲这才明白它们怎么会在见到异兽之心的时候,表现出如此恐惧的神态。
  
      剥夺异兽血脉,等同于将强大的异兽瞬间变成了普通异兽。
  
      就像高高在上的尊贵皇帝,突然剥夺了一切权势财富,成为了一个普通的乞丐一般。
  
      异兽的血脉越强大,成长的潜力就越高,实力也更加厉害。
  
      但是失去了血脉的加持,等于成为了异兽中最低级的存在。
  
      可想而知,异兽之心对于异兽的威慑作用。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对付?”冷傲问道。
  
      金刚巨猿无奈摇了摇头,苦涩道:“如果有的话,霸王撞山猿也不会成长到无人能敌的地步了,异兽之心最终被霸王撞山猿得到,要不是琉璃玄冰蛟也得到了一颗龙珠,勉强与异兽之心抗衡,恐怕琉璃玄冰蛟早就陨落了,异兽之心对于我们异兽来说,是至高无上的圣物,也是最克制异兽的宝物,只有异兽霸主之首,才有资格得到。”
  
      “不过异兽之心万年前就随着霸王撞山猿的消失不见了,我不明白裂地狂熊王是怎么得到异兽之心的。”
  
      也难怪金刚巨猿有如此大的反应和疑惑。
  
      裂地狂熊王在半步霸主级异兽中,实力只能算是中等偏下。
  
      偏偏它只吞噬了一头雪阳通天鲸就突破到了霸主级。
  
      雪阳通天鲸的血肉精华提供的能量自然是足够了。
  
      但是想要从半步霸主级突破到霸主级。
  
      除了需要有足够的能量,还必须要有霸主级的领悟。
  
      否则也不会一直都只有五大异兽霸主了。
  
      虽然也有一些异兽能够突破到霸主级。
  
      但是少之又少。
  
      比如金刚巨猿,他就是通过自己的血脉天赋,突破到了霸主级。
  
      它可是拥有神兽九眼神猿的血脉。
  
      饶是血脉浓度稀薄,但也比大多数异兽的血脉要强大无数倍。
  
      它修炼了那么多年,也才在不久前突破到霸主级。
  
      可见霸主级有多难突破。
  
      在此之前,裂地狂熊王绝对没有达到突破程度的领悟。
  
      吞了雪阳通天鲸的血肉进化后,立马就突破了。
  
      金刚巨猿终于明白了。
  
      原来裂地狂熊王是因为拥有异兽之心的辅助。
  
      “原来是这样。”
  
      冷傲凝眸盯着对面不远处的裂地狂熊王。
  
      裂地狂熊王嚣张大笑,异兽之心发出妖异的光芒,显得极为诡异。
  
      从异兽之心上,冷傲似乎感觉到有一股熟悉的气息。
  
      这股气息不正是当时自己在冰寒区域深处的封印地域感受到的气息一模一样吗?
  
      冷傲脑海中浮现出当时自己和璇亦凝在封印前的场景。
  
      异兽之心上的气息,和封印阵法的护罩上的气息,绝对出自同一个强者之手。
  
      不过异兽之心明明是第一只异兽九彩冰凤遗留下来的。
  
      为什么会和封印阵法上的气息同根同源呢。
  
      冷傲有些糊涂了。
  
      莫非不知封印阵法的强者是那只九彩冰凤?
  
      那么九彩冰凤为何要那样做,还要遗留下异兽之心。
  
      要知道异兽之心可是一头异兽最重要的东西。
  
      失去了灵晶,意味着异兽就将陨落。
  
      这时候,裂地狂熊王打断了冷傲和金刚巨猿的交流。
  
      “金刚巨猿,你现在还觉得我不够资格成为冰寒区域唯一的王吗?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臣服我,献出你的血脉气息融入到异兽之心里,我可以饶你不死,否则到时候剥夺了你的血脉,你将会成为最低级的没有灵智的炮灰,永远都只能生活在底层,给你三息时间考虑,你是选择继续帮助那个小子,还是臣服于我。”
  
      裂地狂熊王催动着异兽之心。
  
      异兽之心上不断地散发出阵阵威压。
  
      或许对冷傲的没有太大影响。
  
      但对于同是异兽的金刚巨猿和其他半步霸主级异兽来说,震颤它们的神魂和灵晶。
  
      在异兽之心面前,根本生不出一丝亵渎之心。
  
      实力越强,受到异兽之心的压制就越强。
  
      金刚巨猿露出痛苦的神色,在异兽之心的压制下,它几乎无法挺起脊梁骨,内心的恐惧不断地冲击着它的神魂。
  
      让它的膝盖渐渐地弯曲下去。
  
      “哼!”
  
      冷傲轻哼一声。
  
      修罗道空间的天地之力落下。
  
      笼罩在金刚巨猿身上。
  
      顷刻之间,金刚巨猿身上的压力骤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冷傲已经成为修罗道空间的执掌者。
  
      能够调动修罗道空间的天地之力。
  
      或者说是天河之力。
  
      而异兽之心再强大,也是在修罗道空间里的一件至宝。
  
      与修罗道空间天河之力想比,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只是冷傲修为太低,刚刚成为修罗道空间的执掌者。
  
      能够调动和掌握的天河之力太少。
  
      否则他可以直接对裂地狂熊王等异兽施加天河之力。
  
      瞬间就能将这些异兽抹杀成齑粉。
  
      虽然冷傲只是掌握了一部分执掌者的能力。
  
      驱散异兽之心的威压还是没有问题的。
  
      裂地狂熊王还没得意多久。
  
      就看到金刚巨猿站了起来,像是不受异兽之心影响一般。
  
      惊讶地看着金刚巨猿,随即怨毒地盯着在金刚巨猿肩膀上站着的冷傲。
  
      “你怎么可能没有受到异兽之心的影响?不可能,就算你没有受到异兽之心的影响,金刚巨猿也是异兽一族,它怎么可能会没事?你到底是谁?”
  
      裂地狂熊王再次加大了催动异兽之心。
  
      它的那些半步霸主级异兽手下,一个个被异兽之心的威压震慑得无不是五体投地,连脑袋都抬不起来。
  
      浑身仿佛压着一座大山,动都不能动。
  
      “我是谁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我就是修罗王,也是这片天地的执掌者,而你却妄想借助这什么异兽之心来对抗我这个执掌者,难道你不觉得可笑吗?”
  
      冷傲戏谑地挑了挑眉,淡淡笑道。
  
      “不可能,我不相信有什么执掌者,如果真有执掌者,为什么霸王撞山猿和能够成为冰寒区域第一强者,过去从来没有听说过有执掌者的存在,你一定是在骗我,休想让我上当,金刚巨猿是蠢货,相信你,但是我是绝不会上你的当的。”
  
      裂地狂熊王几近癫狂的大吼。
  
      更加不吝惜体内的能量,继续催动着异兽之心,试图用异兽之心的威压将冷傲和金刚巨猿碾压成渣。
  
      但结果让它失望了。
  
      冷傲和金刚巨猿依旧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
  
      受到影响的只有它的那些半步霸主级异兽手下。
  
      一头头半步霸主级异兽开始出现扛不住异兽之心的威压的情况。
  
      身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伤口。
  
      瞬间受到重创。
  
      从裂地狂熊王无法做到控制威压释放的程度,就能看出,裂地狂熊王得到异兽之心的时间并不长,并且还无法完全控制异兽之心。
  
      否则绝对不会出现这种误伤自己人的情况。
  
      正如冷傲所想。
  
      裂地狂熊王得到异兽之心才几天时间。
  
      霸王撞山猿被封印,异兽之心就一直被镇压在冰寒之气源泉之中。
  
      半个月前,因为冷傲的原因,霸王撞山猿破封而出。
  
      封印碎裂,冰寒之气源泉四散流动。
  
      异兽之心自然也一同流出。
  
      霸王撞山猿受伤严重,也寻找过异兽之心。
  
      但是它没有感受到异兽之心的气息。
  
      前几天,裂地狂熊王偷偷靠近冰寒区域深处的封印地域。
  
      只是封印地域早就成了一片荒芜。
  
      因为封印破碎而出现的空间裂隙,也愈合了大部分。
  
      就在裂地狂熊王准备离去的时候,一道空间裂隙里激射出来一个东西。
  
      正是异兽之心。
  
      裂地狂熊王得到异兽之心后,不敢声张。
  
      要是被霸王撞山猿发现异兽之心在它手里,它肯定会没命。
  
      于是它就悄悄地躲起来炼化异兽之心。
  
      只是异兽之心根本不是它能够炼化的。
  
      最终只摸索出使用异兽之心的一部分威能。
  
      异兽之心对它太重要了,有了异兽之心它就能够成为最强大异兽。
  
      如果不是到了逼不得已的时刻,裂地狂熊王也不会祭出异兽之心。
  
      异兽之心的效果确实让它很满意。
  
      只是它更加没有预料到,冷傲竟然能够无视异兽之心的威压,甚至能够挥散异兽之心对异兽的影响。
  
      从始至终,裂地狂熊王都不相信有什么执掌者的存在。
  
      它更愿意认为是金刚巨猿和震天虎的阴谋。
  
      有了异兽之心,它才有这么大的底气。
  
      千算万算没算到冷傲这个异类的出现。
  
      冷傲戏谑笑道:“既然你不相信,你为何不敢再继续让你的手下来攻击我呢?或者使用你的什么异兽之心,我想你有这样的至宝,应该不会怕了我吧?”
  
      顷刻间。
  
      受到刺激的裂地狂熊王,情绪癫狂。
  
      体内的能量不要钱一般地涌入异兽之心。
  
      有一些实力较弱的异兽,承受不住异兽之心上散发出来的血脉威严,纷纷爆体而亡。
  
      就连那些半步霸主级的异兽,都很不好受,体内血脉气血翻滚,激荡之下,它们根本连话都说不出来。
  
      “金刚,行动。”
  
      随着冷傲的一声命令。
  
      金刚巨猿动了。
  
      有冷傲施加的天河之力在周身,金刚巨猿根本不受异兽之心的影响。
  
      咆哮一声,动作极为敏捷迅速地朝裂地狂熊王疾射过去。
  
      抬起拳头狠狠地攻击向裂地狂熊王。
  
      裂地狂熊王也不是弱者,几乎在下一刻就反应过来。
  
      瞬间催动狂暴状态。
  
      气势提高一个层次。
  
      就在这时,冷傲嘴角上扬。
  
      身形在金刚巨猿肩膀上消失。
  
      裂地狂熊王心头猛地一紧。
  
      一股不安的感觉降临下来。
  
      一爪子击退金刚巨猿后,发现冷傲已经失去了踪迹。
  
      “不好!”
  
      裂地狂熊王惊骇。
  
      这才意识到冷傲和金刚巨猿的目的根本不是攻击自己。
  
      而是声东击西。
  
      想要抢夺异兽之心。
  
      匆忙间,就想要将异兽之心收回体内。
  
      只可惜它根本就没有炼化异兽之心。
  
      只是摸索出异兽之心的使用方法。
  
      沟通异兽之心的同时,发现竟然无法召回异兽之心。
  
      定睛看去。
  
      只见牛犊子大笑的异兽之心,不断地变小。
  
      最终出现在了冷傲的手掌中。
  
      在异兽之心周围,包裹着一层淡淡的白色能量。
  
      正是天河之力。
  
      冷傲把玩了下手中清凉的菱形晶体,身形一晃,重新回到金刚巨猿肩膀上。
  
      托着异兽之心,缓缓举了起来。
  
      一股更加强大的威压,瞬间笼罩向裂地狂熊王。
  
      “怎么可能?”
  
      裂地狂熊王惊恐万分。
  
      “没什么不可能的,你做不到,不代表我做不到。”
  
      冷傲在接触到异兽之心的刹那,异兽之心就自动被他炼化,仿佛异兽之心主动亲近自己一般,根本不废什么气力。
  
      “不!”
  
      裂地狂熊王目咨欲裂。
  
      感觉身上的威压越来越强大,而且不是针对它的肉身,是针对它的血脉,神魂。
  
      几乎在眨眼间,裂地狂熊王的血脉就被剥夺。
  
      成为了一直普通的异兽,没有丝毫修为。
  
      “我们臣服!”
  
      “我也臣服!”
  
      “都是裂地狂熊王逼我们的,我们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