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我老婆是扑街大明星 > 第26章 口嫌体正

第26章 口嫌体正


  辗转腾挪,一男一女来到了奥体中心步行街,随便看看,不买。
  随便一件绒衫外套,三五千;随便一双休闲皮靴,也是三五千。
  苏陈摸了摸自己的腰间,囊中羞涩,三个月工资,只够买一身!
  呼,这艹淡的品牌,金子做的啊!
  ……
  “交女朋友了?”
  沙发另头,虞阳摇了摇头。
  虞君秋哦了一声,“那不回家?”
  轻呼一口气,虞阳涩声回道:“不想回家面对那个女妖精,太难受。”
  虞君秋手指轻敲着旁侧沙发扶壁,淡声道:“你一个男人不顶上,总是让我替你担着,家产还要不要了?”
  “滚出来也快两年了,成就呢?”
  虞阳默然,不靠背景或外力,在社会上真的很难混出大成就;温饱好说,但要说成功,太难了,看不到希望。
  真的像他父亲所说,离开了家族什么都不是,心比天高,就是个笑话。
  沉默片刻,虞君秋再度出声,“这两年我也不是什么都没做,手头也积累了一批资源和渠道,另起山头。”
  “老爸呢,他什么态度。”
  “他倒是没反对!你也知道,近些年实体制造业频频下滑,如今迈入了智能互联时代,再守着从前的一亩三分地,迟早是个死,这点老爸也意识到了。”
  “我准备进军娱乐圈,先弄一个经纪公司起步,你来帮我,做管理!”
  闻此言,虞阳微微坐正了身子。
  “做管理?我什么都不会啊。”
  虞君秋目光一闪,“不会就去学,无非就是管好人和钱,至于对外资源和渠道交给我,你做好公司本身管理。”
  “老爸最近在收缩公司的产业防线,将已经没有价值和负担的支线剪掉,只保留主力,能腾出不少资金支持。”
  “雪姨毕竟不会离开父亲身边,鸿弟还小也难堪大用;接下来几年内是我们能否另起山头的关键时期,真若做了起来,老家产业适当意思意思就行了。”
  “这也是爸的意思,家庭和谐。”
  虞阳没有出声,而是缓缓思量,从结果推导,能这样也算是两全其美。
  能不回家就好,那个小妖精总是暗中勾引他,万一真铸下大错,要命。
  这也是两年前,狼狈跑出来的主要原因,跟小后妈有了奸情,就完了。
  想到这里,缓缓点头,算是答应。
  ……
  “蝉姐,差不多了,该吃饭了。”
  柳墨蝉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有气无力的苏陈一眼,“哦,累了?”
  “能不累吗,只看不买,没劲。”
  闻此言,柳墨蝉一个白眼回怼,“那你倒是买啊,还不是嫌太贵。”
  “三五千一件,还是杀了我吧。”
  “肤浅!那天晚上我们老板请吃饭,一道菜几百上千的都有;还有那酒,真就是一口一千,第二天还不上头。”
  “经历了这种阵仗,我以后也要过上这种生活,所以你要加油啊。”
  听此言,苏陈也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别做梦了,这辈子别想!”
  “就算我以后真有钱了,也不会这么胡吃海塞的浪费,良心会痛!”
  柳墨蝉撇撇嘴,负手哒哒哒前走。
  “那我挣钱了养你,这可以吗?”
  咳咳,苏陈顿时无言,任他脸皮再厚,此时也不好意思应下,捂脸。
  虽然内心来讲,确实挺想吃软饭。
  午餐两人吃的快餐,都是普通人家,没有公主病的矫情,能吃饱就成;随后走出步行购物街,去看奥体大鸟巢。
  虽然曾经来过,但这次的体验明显不一样,因为两人的关系,亲昵。
  咔!第一张、柳墨蝉手挽苏哈。
  咔!第二张、柳墨蝉头枕苏小哈。
  咔!第三张、柳墨蝉背骑苏二哈。
  咔、咔、咔!
  在某女激情充沛的笑语嫣然中,一脸丧衰的某苏,频频配合着拍照。
  按理来说,跟大美女亲昵动作拍照应该很酸爽,很是享受才对;但是苏陈完全没有,因为那货强迫他发朋友圈。
  嗯,对!
  就是用他的微聊号秀恩爱,撒狗粮;除了家人,其她全部可见,淦!
  作为新时代浪荡二哈,秀恩爱岂不是死路一条,断了其她母哈念想。
  呃好吧,若不是某女今晚拿同窝共枕来诱惑,他才不答应呢,绝不!
  抬头望天,内牛中:鬼哥啊鬼哥。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安心…去死!
  ……
  傍晚时分,南方一座小城里,某处居民住宅,一对女子餐桌吃着晚饭。
  年轻女子,长发铺背,前挺后翘,模样既妖艳又妩媚;年长女子,岁月好似没有在其身上留下多少沧桑痕迹。
  那美韵的风媚,更胜年轻者一筹。
  “妈,还不能告诉我的身世吗?”
  气氛微微凝固,倪芷青眼眸轻瞥,淡声道:“说了,你父亲早死了。”
  倪锦绣一小口米饭咀嚼,“我不信,你为什么要瞒着我真相;他到底是何身份,让你默默的付出,不求名分。”
  “一定是某个明面权贵,对吧。”
  倪芷青目光一凝,微怒:“这就是你去学表演当明星的理由,对吗。”
  “走到台前,让自己曝光天下!”
  倪锦绣的目光有些倔强,直视道:“高中时期我谈恋爱,但是没多久对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别说这是意外。”
  “到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倪芷青不可置否,“法律社会!”
  倪锦绣重重咽下口中饭菜,涩声再道:“我可以不寻求身世,但是你们连我最基本的恋爱权利都剥夺,是让我也跟你一样孤独终生吗?对我公平吗?”
  “你知道吗,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想逃离你身边,因为这里是囚笼!”
  砰!
  似是愤怒。
  倪芷青重重放下手中碗筷,“出去了两年,心变野了,胆子也肥了。”
  “记住了,谈恋爱可以,但不是随便哪个阿猫阿狗都能牵上你的手。”
  “别乱来,不然,是真正的消失!”
  听言,看着母亲冷眸里的警告,倪锦绣心脏骤然一紧,心空依旧昏暗。
  从小就在母亲是狐狸精,她是小狐狸精的流言蜚语中长大,没有见过父亲一面,甚至连姓谁名谁,全都不知道。
  不管任何时候,母亲都是一脸淡然,流言蜚语无碍无视,凤不与鸡鸣。
  对外说丈夫早死,是单亲家庭。
  唯一的疑点,就是每隔一两个月,母亲就会消失外出一个星期,未知。
  说是去谈进货,可就是觉得可疑。
  想过要跟踪,但迟迟不敢付出行动,那人的身份,想必真的会有惊吓。
  我只想要知道父亲是谁,错了么?
  倪锦绣心中,无奈叹息,是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