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我的六个绝世姐姐 > 第25章 什么?大人物已经走了!

第25章 什么?大人物已经走了!

<!--style="display:none;"-->
  众才恍然悟
  啊刚刚找秦轩谈谈吗
  肯定跟秦轩谈好毁油画用们赔
  过上哪里去
  宋彤给发去消息:老公真猛
  轩哥刚刚过油画钱用我们赔
  在哪里去怎么还回
  停车场
  刚刚坐在汽车上准备溜之吉
  个时候手机响起
  宋彤发消息
  连忙记上安全带加快速度跑路
  估计们看我走很久发现有些对劲
  赶紧溜然会儿就没得跑
  拿起手机准备发消息继续拖延下时间
  然而看见宋彤话后
  整个都看傻
  秦轩要们赔钱
  什么情况
  以秦轩那强硬性格根本可能啊
  出于好奇又返回交流会
  宋彤直接扑在怀里狠狠亲口
  之后兴奋已道:老公真太厉害
  哥今天真多亏有
  群富二代还有众多美女此刻也投崇拜眼神
  脑袋都懵
  秦轩真用们赔钱
  为什么
  想明白
  过在个节骨眼上只能承认
  摸摸鼻子故作谦虚道:我找家里帮忙情轩哥给我家面子跟我没多关系
  哥威武家牛逼
  能够让秦轩给个面子整个东海也没几个吧哥还缺腿上挂件吗
  请哥收下小弟膝盖
  富二代们看待眼神完全变
  换做之前
  们眼里只稍微家境好点富二代
  可现在完全同
  家家族可跟秦轩有着层关系
  要知道结实秦轩样佬就算有钱也做到
  更用让秦轩给个面子
  们除牛逼想到其词
  群美女看着也眼带桃花暗送秋波
  个谦虚有礼还有背景公子哥
  谁喜欢
  宋彤也内心震撼万分
  想到自己男朋友能量如此巨连秦轩都要卖给家族个面子
  事要出去能够长足脸面
  灵儿倒觉得有些奇怪
  秦轩刚刚时态度十分强硬
  并没有给什么面子
  还得陪笑着脸
  可等秦轩第二次时
  态度明显发生百八十度转变
  又向们道歉又用们赔钱
  真太反常
  就算秦轩看在家面子上件事情既往咎
  但没有必要对们那么客气吧
  毕竟秦轩身份地位摆在那里
  怎么可能会在众目睽睽之下给后生道歉呢
  真奇怪
  可除
  灵儿也想到谁能量可以让秦轩转变态度
  干脆再去想
  灵儿松口气
  管怎么群没有继续找方寻麻烦就好
  方寻默默看着话笑而语
  个家伙么能本经胡八道呢
  过也懒得拆穿谎话
  也没什么意义
  而且估计也没有会相信话
  方寻准备离开山庄
  今晚最收获
  就找到万鑫集团个供货商
  方寻要走吗灵儿问道
  恩时间早该回去
  灵儿心中动:那我跟起走吧刚好顺路
  完句话灵儿顿时变得面红耳赤起
  天呐
  自己什么
  家方寻都没要去地方她就顺路
  太尴尬
  世界上有种喜欢叫做去哪里我都顺路
  灵儿就种
  方寻听闻轻轻笑笑:好啊走吧
  见两要走宋彤拦住去路
  站住
  那二十万事情还没解决呢们今天必须还钱
  我男朋友权势们也看见要识好歹知道吗
  方寻听笑而语
  比权势
  如果真知道我现在所拥有权势估计会吓到双腿发软
  过懒得再跟群纠缠
  二十万吧我可以给们过要做好失去更多准备
  可能白白给送钱
  尤其送钱给宋彤和
  几个富二代听闻笑
  脸嗤之以鼻
  失去更多
  个臭穷酸还能让失去什么
  搞笑吗
  方寻没有多将钱转给
  识趣以后走到外面遇到什么事情报哥名字满意点头
  拍拍方寻肩膀如同哥面对小弟般
  呵呵希望失去更多时候还能像样笑方寻道
  群笑更欢
  哪里奇葩啊
  真以为可以弄成
  在家眼里方寻无非就放点狠话挽回点面子罢
  方寻走出去灵儿跟着身后
  同桌钱我转给吧
  灵儿紧抿着嘴唇缓缓道
  再怎么样要出笔钱也她出
  方寻没必要花么多钱
  没事方寻摇头
  花二十万对算上什么
  而且会付出更多代价
  时电话响起
  颜玲珑道:小寻还在山庄吗姐姐马上
  她刚刚才忙完手里工作看见时间点交流会已经开始二十分钟
  所以打电话问问方寻
  玲珑姐用过我准备回去
  好那我现在也回家颜玲珑顿顿补充道今晚在家吃饭下面给吃
  方寻离去山庄内依旧热热闹闹
  在众看过走两个无关紧要而已
  今晚真重头戏可那位超级物要呢
  然而
  群苦等
  交流会即将结束
  也见物影子
  轩哥那位物什么时候啊谄笑着问道
  眼看交流会即将结束按耐住好奇询问
  物过现在已经离开秦轩道
  什么物过众由得发出声惊呼
  要知道今晚全场都在等着那位超级物出现呢
  然而秦轩竟然物已经离开
  物里有些坏心情所以就先走
  宋彤回过神直接道:肯定那个方寻刚刚在里闹事惹得物高兴走
  众听也都反应过
  方寻气走物
  下可把在场都给惹恼
  要知道家里都为见面超级物
  定还能得到物赏识之后飞冲天
  结果因为个臭穷酸打破们幻想
  方寻还有初心公司两个词传遍交流会内
  恨得直咬牙:姓方老子非要弄死可
  话语刚刚落下
  手机响起刺耳铃声如同催命符
  小兔崽子妈立马给老子滚回还有在外面惹什么
  爹在啥懵
  我们所有供货商全部都提出要解约跟我们急忙划清界限
  银行那边也放歀甚至找我们催贷
  所有厂房和工地水电都停现在损失已经达到个亿
  电话里父亲气急败坏发出阵阵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