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我的六个绝世姐姐 > 第26章 被追杀

第26章 被追杀

<!--style="display:none;"-->
  跟我有啥关系正耀瞠目结舌
  有打电话过来承认们做说你得罪们少爷
  狗日你平时游手好闲当混子也算老子辛辛苦苦建立家业现全部被你二货毁
  正耀冷汗直冒
  想到自己得罪哪位少爷
  自己平日里老实本分啊
  过有事实摆眼前
  那家破产
  荣华富贵名豪宅都离而去
  老公你怎么宋彤注意到脸色对
  我我家倒
  话语落下几富二代都看傻眼
  家倒
  怎么可能
  前久秦轩才看家面子上帮们把
  怎么转眼间功夫家没
  正耀打冷噤想到刚刚说话
  该会那姓做吧说我会失去更多
  宋彤摇头
  我都说过只公司小职员死老妈重病都没钱治怎么可能会弄倒家
  你真多想只中百万彩票何德何能可以跟你家抗衡
  正耀仔细想点点头
  对啊
  自己真糊涂
  怎么会觉得那废物有能量对付家呢
  笑话
  现最重要事情调查哪位大佬对家降怒
  实行我跪着向别道歉请求原谅……
  坐上乖巧坐副驾驶
  汽缓缓启动离开山庄
  盯着前面景色喃喃自语:龙伯那边干什么呢
  刚刚跟龙伯提句想东海看见正耀家族
  龙伯立马说知道该怎么做让放心
  你什么时候买啊好奇问道
  呵呵公司我还没有自己摸摸鼻子笑着说道
  台还借夏诗涵
  明明小员工竟然开得起几十万
  知道件事时候都有些惊讶
  哦声内心已经开始盘算
  她要再努力点才行
  争取让今年公司当高管再买台
  汽缓缓行驶黑夜中化作流光
  时声急促刺耳喇叭声耳边传来
  抬头望去左侧知何时出现台商务
  两台并立而行
  窗打开带着黑色头套男出现
  小子把交给我们然后滚
  男声音冷漠透着命令语气
  心中骤然紧眼神充满安
  她根本认识商务上那些
  我朋友你们要带她去哪里问道
  对面打扮跟劫匪似得看什么好
  自然可能将交给对
  该问别问知道太多对你没任何好处头套男冷冷开口
  我最后再说遍想惹祸上身话赶紧停我们要带走
  头套男浑身上下发出股巨大杀气
  若手里没有沾几条命绝对没有那种气场
  然而压根没有理会对威胁
  反倒加快油门打算甩开对
  想要当着面抓走
  开什么玩笑
  要自己真样做那还男吗
  坐副驾驶此刻美眸悄悄打量
  内心有股暖流划过
  挺身而出保护她姿态实太帅
  们为什么要抓你边驾驶汽边询问
  我我知道摇头
  那会会什么仇家或者商业上竞争对手
  没有想会再次摇头
  她心地善良缘很好
  哪里有仇家说
  而公司几竞争对手
  虽然平时有利益上冲突可大家向来都中规中矩相处
  可能派来绑架她
  思索之际
  后面商务追上直直朝着驾驶汽撞来
  目很明显要逼停
  声巨响汽剧烈震动
  俏脸惨白吓得轻
  她哪里遇到过种情况
  好几次碰撞子外观已经变形
  见依旧停意思
  商务再度加速追赶
  窗摇下
  头套男手里握着把手枪
  黑漆漆枪口对准脑袋
  瞳孔猛地缩
  股巨大恐惧笼罩她全身
  对想直接杀然后抓她走吗
  小心下意识发出尖叫
  千钧发之际脚踩油门猛打向盘偏转位置
  整过程气呵成
  男开枪前跑已经离开原地
  声枪响打破沉寂黑夜
  窗玻璃瞬间成为无数碎片
  双手捂住嘴声音颤抖:你受伤
  血你流好多血
  她看见肩膀上出现血洞
  鲜血断流出染红衣服大片
  额头上满豆大汗水咬紧牙关强忍着伤痛
  眼下没时间理会话和处理伤口
  那群还身后追杀
  无论怎么样操控汽都能将那台商务甩开
  后者像牛皮糖样紧跟后面
  仿佛愿意样放弃触手可得猎物
  目光紧紧盯着前
  回市区路上必经段老路
  迹罕至再加上大晚上根本见到什么
  商务抓住样机会想要里解决
  然而再往行驶前几公里市区
  进入市区意味着多起来
  到那时群也敢再样光明正大行凶
  想到里脚把油门踩到底
  引擎发出轰鸣如同巨兽发出震耳欲聋咆哮声
  眼前进市区入口
  然而
  台商务早早停那里拦住去路
  心中沉没想到对还有帮手
  前后夹击无路可逃
  坐稳叮嘱
  好乖巧点头双手紧紧抓住安全带
  下秒跑直接撞开护栏冲下山崖
  轰
  跑撞到大石头上引发爆炸
  火焰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