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我比天高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原来是说客

第一百四十三章 原来是说客


  小孤道人丝毫不加隐瞒,听方觉一问,便直接道出,他的确是于御水之术有特长,
  见他神态语气,话语虽然客气,但显然对此道是极为自信的。
  “不知夫子,是以何物入道啊?”小孤道人也问。
  同道之人,相互交流切磋,乃是常事,小孤道人不隐瞒,方觉自然也不必隐瞒,笑道:“我以剑入道。”
  小孤道人眼睛一亮,上下仔仔细细打量了方觉一番,赞叹道:“我还以为夫子是读书人,以文、画诗词入道,没想到却是一位高手,文武双全,难得难得!”
  说话的语气,更加的客气,
  同道而行,所用的‘交通工具’不同,也是有差别的。
  骑摩托的瞧不上骑自行车的,开汽车的瞧不上骑摩托的,开飞机的瞧不上开汽车的,修道之人,未必谈得上看得起看不起,但以剑入道,的确是公认,初期战力最高,
  若是不论玄妙,仅仅看拼杀一事,剑道高人,要稳压其他一头。
  当然,所谓剑道,严格说是武道,若是以其他兵器入道,什么狼牙棒、流星锤、鬼头刀、角先生之类的,战力同样强悍,只是剑为君子代名词,人人都希望附庸风雅,得道高人也不能免俗,而武道中人,大多也是也剑入道,
  因此统一把以武入道的,习惯性称之为剑道高手。
  “道长过誉了。”方觉微微一笑:“在下以剑入道,也是机缘巧合罢了,入道之后,才发现,其实剑道威力虽然强悍,但其实论玄妙功效,实在是受到很大限制。”
  小孤道人抚须微微点头,眼中露出赞赏的光芒,
  谁也不希望被一个年轻人在自己面前装逼,方觉的态度,让他很是受用,人捧人人抬人,花花轿子众人抬。
  “夫子过谦了,虽说条条大道,皆是正道,但终究路有不同,那炼丹的高人,可以练出灵丹妙药,加寿元、强精血、促道行,那炼器的高手,可以练出神妙兵器,那文入道的,文章出,天下惊,教化世人,而剑道高手,一剑光寒十九州,无非是各有擅长,百花齐放罢了,以老道看来,绝没有说哪个就是好些,哪个就是不好。”小孤道人说。
  “道长所言极是,只是我这人,有些贪心,总是想着能占尽天下的好处。”方觉笑道。
  小孤道人也哈哈一笑:“修道之人,若是不贪,如何精进?所谓修道,在我看来,便是要贪天地之力为己有!连天地之力都要贪,都敢贪,这当然是巨贪!”
  方觉也笑,这小孤道人虽然不是善人、圣人,但看起来并非什么鬼蜮小人,话说得十分直爽。
  话说到这里,铺垫的也差不多够了,于是叹道:“道长是一番好心劝我,可惜我前几日途径越水县,见洪水泛滥,我空有一剑,却无法断水阻流,只能做壁上观,见那些百姓跳入洪水之中,以身堵洪,忽然觉得这一身本事,居然还不如一个普通凡人。”
  小孤道人听到这话,微微一愣,
  眯起眼睛,盯着方觉上下瞧了瞧,忽然哈哈笑了起来。
  “道长何故发笑?”方觉问。
  “明白了,明白了。”小孤道人抚须笑道:“我说怎么会忽然有贵客临门,若是没有猜错,夫子这趟来,并非是要和我谈玄论道,而是为那越水县令桑远诚,当说客来了吧?”
  被揭穿来意,方觉也不觉得有什么尴尬,到了他们这个地步的人,没有一个是真傻子,相反,即便人不聪明,但走在大道上,比一般人更加接近天地之道,往往都会有着超乎超人的敏感和预感。
  “那不知道长可否卖我一个面子,出手帮忙?”方觉直接问。
  “若是其他事,既然有道友来开口,老道士当然不会推辞,但此事,呵呵,非是老道士驳夫子的面子,但断然不可为。”小孤道人语气客气,但态度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是为何?”方觉不解:“是否因为此事太难,需要道长耗费心力?若是如此,我去和越水县说,让他们尽量补偿道长。”
  顿了顿,道:“我看着小孤庙也有些岁月年头了,越水县富庶,若是道长肯出手相助,让他们县重修道观,供奉道长,也未尝不可。”
  说着,拿出一个锦包裹,笑道:“来时,桑远诚还让我带来五百两银子作为香火。”
  李贤在后面小脸都急的直抽抽。
  “非是银钱。”小孤道人摆摆手,道:“若是为了钱,老道士虽然战力平平,不如夫子剑下无双,但一手道术,赚个几千几万两银子,倒是不在话下。”
  “那是为何?”方觉问。
  小孤道人想了想,认真道:“夫子,我是以水入道,自然视水为友、为师、为亲,无论是滋养万物的雨水,还是毁堤淹田的洪水,是那甘甜泉水,还是恶臭污水,与我而言,并没有什么区别。”
  方觉微微颔首,明白了小孤道人的意思,
  这是个立场的问题,
  得道之后,很多得道高人,其实就已经不再把自己放在普通人的立场上,
  实际上,得道高人从某种程度上,已经和普通人类,的确不是一个完全相同的物种,
  可以说是变异,也可以说是进化,但总之,不完全再是凡人。
  因此,考虑问题的出发点就不同,
  所谓屁股决定脑袋。
  小孤道人以水入道,在他看来,水自然比人更加亲近,更加重要。
  为了人去治理水?
  就好像普通人,看见狗咬了人,不去打狗,反而为了狗,去杀人打人,这岂不是把自己当成了狗的同类。
  “水流无形,水势无常,雨水滋养万物,洪水毁掉田地房舍,说到底,都是天地自然运行,一年四季,下雨之时,田地得到滋润,然而上游的水越来越多,最后终于冲刷到下游,形成洪水,这乃是天地法则,因果所定。”
  小孤道人一摊手,笑道:“敢问夫子,若是洪水来了,便要治理,那么平日下雨,要不要阻止?若是平日不下雨,变成了干旱,那倒是没有洪水了,可百姓一样过不下去。”
  “得了便宜莫卖乖,想吃肉就不要怕被打?”方觉笑着反问。
  “正是。”小孤道人也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