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网吧店长 > 冰

  发工资了,我发现少了两百元,就去问新店长。她说:“你上个月工资是张倩算了,为什么少了,她应该知道,我不是很清楚。”
  我正愁没有理由去找她,现在理由充足。正好我上晚班,她白班。白天正好可以碰到她。我在家里做好饭菜,带到网吧去吃,我带了两份,晚上时间太长,一份不够吃。如果店长还没吃的话,我可以送一份给她。
  我踏着傍晚的夜色,车轮滚滚。夜如漆,心似箭。一路想着店长的样子,告别都来不及说一说,却没看见她了。这次一定能让她变成曾经的样子。
  我在他们门口看了半天,看看他男朋友的车在不在这里。又看看周围,我曾经来过一次,也不是很陌生。我还是对上回店长说的:“别再来了。”心存芥蒂。怕她今天不在这里,就白跑了。我赶紧问问啊智:“老张在不在?”
  我等了好一会儿,他才回一个“在”。他这人就是这样,不经常看手机,消息也要很久才回。
  我把饭盒放在车上挂着,不带在身上。缓慢走上楼梯,到处寻找店长的踪迹,没看见她。就在一个拐角处,店长突然出现了,旁边一个穿衬衣的男子。带着工牌,一看就知道是公司的人,并不知道他是谁。看到不认识的男人出现在她周围,会莫名的不爽。除了已经离职的毅毅还有现在这个什么事都不上心的啊智。
  她看见了我,要是之前她看见了我,一定会迎上来,笑着客气两句。我觉得现在她因为那个公司里的人的缘故,才不来和我说话,等他走了一切肯定能变好的。我就找个地方和啊智客气一下,说两句话。因为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所以我不太敢出现在他们面前,害怕是什么麻烦人。就干脆出现在一个他们视线的盲区,然后时不时的偷看店长。
  她还是和之前一样健谈,我记得我第一次进网吧的时候,她就是这样和我谈起的。现在想见她一面需要从亳州路右拐,沿着到北一环一直走,才能见到她。还好她还是和之前一样,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不再看我,我总认为会好起来的,只要我还在网吧,她还在网吧。
  等那个男人走后,正好她在说啊智。我赶紧凑过去看看他们在说什么。我才知道,那人是公司巡查人员,负责各家店里的卫生。他们说了很久很久,久到我已经站立不安了。
  “你快去把厕所拖一下,然后还有楼梯口,他都说我来以后,卫生变差了。”店长说。
  “啊智,你连卫生都偷懒。”
  我接了这个话,店长都没看我一眼。然后就依靠在栏杆上,等着啊智去打扫楼梯。而楼梯两边都有栏杆,她就用手撑着栏杆。
  我为了掩盖这份尴尬,就一直和啊智闲聊。他边回我的话,边忙于工作。丝毫也没有察觉其他的异样,而我的尴尬确是无处不在的。为了不让此行白跑一趟,我就慢悠悠的走到栏杆边喊她:“店长。”
  她没有回我,也不看我,只是看着啊智拖地。
  我并不死心,继续说:“张倩,你怎么不理我了?”
  她稳固如一片磐石,而我早已心乱如麻。看她那目不斜视的眼睛,再也不见任何笑意的双唇,加上紧锁的眉头,宛若一座山在我面前。我害怕极了,怕以后见到的永远都是这样的山。我也知道女人露出如此面目,再多说些什么也于事无补了。
  我赶紧直奔主题,问她:“为什么我的工资少了两百块钱呢?”
  我面前这座山没有丝毫变化,寒风吹过连屑都不曾掉一个。如此舒适的秋季,比雪天还要冷些。我想在努力一把,让山掉一点屑下来。当我看清楚以后,放弃了,再多说什么也于事无补。
  啊智依然在拖地,我想起来了我之前拖地的时候,店长还在旁边看着,还要拍照发给公司里的人看。
  她让我摆各种姿势,这样照片就能不重样。我故意下个一字马,这样拖地。她赶紧用腿拖我的腿,好让我的一字马下得更加标准些。我赶紧把腿收起来笑,她也在笑。
  我想生气,但是一点也生不起来。害怕因为我生气她不喜欢我,以后就更不会好了。我回头看看她,她还是像一块山,目不斜视,只看啊智干活。我多少次的回头,总是怕她回心转意,或者看我的时候,我没有看她。尝试多次以后,我走下了楼梯。为了掩饰这份尴尬,故意跟啊智瞎扯。
  “地拖得真干净,我先走了。”我走在他刚脱的地上说。
  “嗯。”
  他也没说什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推门出去,一阵寒风袭来,点点黄叶飘落。那黄叶离开树,片片依别,乘着风一次又一次被送起。好像离树枝更近了一点,当地心引力将这份依恋撕碎的时候,树叶落在地上,久久回味着曾经那份绿色,那份依靠树干而被阳光滋养。
  本来可以把这份滋养埋进土里,让树干度过寒冬更轻松点。那无情的环卫工用一把大扫把扫走了全部落叶,不然任何一份依恋久留,扫得不落任何痕迹。环卫车里全都是落叶,还有些其他残渣,它一直望着那颗树,化作泥土来保护树干的愿望落空了。车里的落叶越来越多的时候,它再也看不见树干了。它只希望,来年的落叶不像它这么无情无能为力,也不至于冷得树干在寒风里肚子摇曳,独自狂吼,独自呼啸。
  我看着如此伤心的落叶,才发现秋意向我靠拢,我只穿了一个短袖,乘着秋风,回到网吧!她如雪的脸,一直在我脑中回闪。还好我并没有做出什么不得体的姿态,这样她如果还记得我,一定不会记得我负面的地方吧!这是我唯一能留下的。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还是在仰望星空。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没有。我只记得上次她说的:“一起参加年会。”
  我只有努力争取让新店长带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