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棋圣的工作 > 第八十五章 · 波高+夜袭

第八十五章 · 波高+夜袭

引线点燃,火药桶顿时轰炸!
  
  提劫、找劫!
  
  提劫、找劫!
  
  无数棋子的魂魄从劫争处升天。
  
  整张棋盘都是一个巨大的劫库,火药洒满了每一个交叉点。
  
  “晴岛已经进入到了读秒状态了,而科执光这边还剩三十多分钟,但科执光这边的落子也几乎是秒下的,打算用时间优势来压垮对手。”
  
  节奏近乎剑道般的速攻!
  
  劫争的环节一向是围棋中的刺激因素,动不动就出现大转换,大翻盘,大溃败,在网络围棋时代,正当一局比赛沉闷进行大家都昏昏欲睡时,突然来一个大场面的劫争,所有人都会像鲤鱼打挺一样把背挺直。
  
  “在劫争的过程中,万事都有可能发生,从盘面目数来看,科执光已经落后了许多,这个劫争是他目前唯一的胜机,但不过也必须得承认,就算他打赢了这个劫也未必能赢,最终的目数会接近,可能还要收很久的官。”
  
  “那双方的劫材方面呢?”
  
  “这个的话,也许.....还是公主这边占优势,这盘棋对于科执光来说,会相当艰难。”直坂摇了摇头。
  
  现在对于科执光来说,唯一的胜机是劫争,而劫争的胜机在于时间优势。
  
  有些劫材,她未必能算准。
  
  虽然棋盘上炸得阵阵作响,但在思维中心的他,已经将全身都沉入了安静的深海中,头顶的光圈在逐渐缩小。
  
  他利用时间优势大致将所有的劫材都算了一遍,他大概落后2~3枚劫材,总之不论怎么算,最终的结果都是他饮恨棋盘。
  
  但不过,劫材也分真劫和瞎劫。
  
  在这个棋盘上有一个地方,存在着一枚看上去像是瞎劫的真劫,这枚劫材藏得很深,像是一颗炸弹植入在了黑棋的空中。
  
  那是他唯一的胜机,是刺客嘴中的毒针,只能等到敌人以为自己获胜,上来检查尸体的时候才能将其吐出,一击反杀。
  
  必须得等到明面上所有真劫耗尽后,才能装作垂死针扎地将棋子落到这个地方,最好还能配合点唉声叹气,瘫倒在座椅上等盘外招动作,以此来迷惑对手,使其彻底放松。
  
  心理战,从来都是围棋的重要环节。
  
  他不知道他这套理论能不能成功,但他心里此刻的确凭空地冒出了这套理论,既然如此自己也只好紧紧握住这束光。
  
  来吧,来图穷匕见吧!
  
  “10、9、8、7......2、1。”
  
  “还剩两次读秒。”
  
  “......”
  
  “还剩一次读秒。”
  
  “3、2、1——”
  
  1的余音未尽,晴岛鹿立刻落子,将倒计时拍回去。
  
  足足三个读秒,90秒,她也大致算清了之后的一切变化,应该是她的胜利没错,她的劫材将领先科执光几个,已经进入到了躺赢的最后跑道。
  
  能赢,能赢,能赢!
  
  她的心,在此刻放松平稳了下来,自我感觉已经提前收下了入场的门票。
  
  此刻的她忽然有了些奇怪的感动,从昨天起,提出第三局,奋战至深夜,再向半野老师提出要插队新星战的愿望,再到现在的即将要战胜被她视作宿敌一样的男人,一下子发生了好多事,让她有种恍如梦境的不真切感。
  
  一大堆如同走马灯一样的感动后,她睁开了坚毅澄澈的双眼,此刻的背景已经是夕阳了。
  
  “那我就收下这局了!”她在心中放声而喊,像是发出必杀技一样,高高昂首,棋子重力拍下!
  
  提劫。
  
  ——
  
  ——
  
  ——
  
  晴岛鹿小憩一样地闭上了眼睛,松了口气,顺便喝了一下手边的茶。
  
  茶都是主办方发的,上好的红茶,用于选手们下棋润润喉哝。
  
  但放松之余,她忽然很敏锐地察觉到了周围异样的眼光,作为一个人气颇高的棋手,她对目光这种东西向来敏锐。
  
  她用余光扫了扫周围,发现一旁的裁判,以及摄影组的工作人员都在用一种难以置信的惊诧目光看着这边。
  
  ——嗯?什么情况,这边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她望了望周围,又望了望窗外,都没注意到奇怪的东西。
  
  更诡异的是,科执光居然也在以不敢相信的目光骇然地盯着晴岛鹿,和裁判及摄影组的表情都是一样的。
  
  ——他看我干嘛?他这种时候不是应该紧盯棋盘吗?
  
  她就遭受了周围这么多诡异目光的齐视,浑身一阵接一阵的不自在。
  
  最终,她也把目光落向了棋盘。
  
  然后她发现不对劲了。
  
  ——咦?我刚才提的劫呢?
  
  ——我的棋怎么消失了?
  
  随着她的视线下移,她霎时间僵住了。
  
  她刚才的确提了一个劫,只不过.....这个劫好像提错地方了。
  
  本来应该是在右上角的胜负处提劫,但不过她的这枚劫......提到了左下角的死子上了。
  
  这......她提错劫了!
  
  “噗!”看清楚自己提错劫后,她一口红茶直接喷了出来,完成了字面意义上的吐血。
  
  在科执光的视野中,一个巨大的饭勺子忽然从天上砸落了下来,刚好正中她的脑袋。
  
  锁龙柱上的那条龙也看愣了,两只眼睛都惊讶地瞪了出来,整条龙的画风都萌化了。
  
  打勺计数器+1——13。
  
  “还、还能这样打勺的?”当直坂摆到这手棋时,第一反应是觉得自己摆错了,或者是谱传错了。
  
  打勺的姿势多种多样,但大多数打勺基本上都是漏看气数,没注意死活,再离谱一点就是自挤一气,然后被直接全拔,像这种提错劫的.....好像还是历史上头一遭吧?
  
  “来了,开始了,勺粉狂喜!”
  
  “没错,还是这个味道!”
  
  “报!公主她又波了上去!”
  
  晴岛鹿在棋盘前,嘴巴已经张大得能塞下整个法式面包了,舌头在嘴巴里直打颤,手中的杯子吧唧一下掉在了地上,但质量够好没碎。
  
  这.....
  
  科执光也是缓了好久才缓过来,现在他的时间还剩很多,足够他缓得再久一点。
  
  好家伙,本荆轲还没用暗器,结果秦王一记王负剑把自己放倒了?
  
  那么问题来了,出于棋盘上的道德和绅士礼仪,他应该停一手还回去,当然这也仅仅只是道德和礼仪,所以现在.....
  
  啪,科执光很果断地消劫,局面瞬间逆转。
  
  已经赢定了,白白收下这么大一块。
  
  终于,犹如网络延迟一样,晴岛鹿才终于有所反应:“啊啊啊!提错劫了呀!”
  
  她的两条马尾都在身后飞了起来。
  
  “那个,晴岛小姐,现在还在比赛.....请安静......”裁判也一时语塞,当了几年裁判,第一次见到这种打勺姿势。
  
  不、不愧是晴岛公主!
  
  207手,科执光中盘获胜!
  
  ......
  
  ......
  
  一天的比赛结束,躺靠在夜幕下的露天餐厅中,看着晚归海鸥在空中掠出的轨迹,科执光觉得今天过得万分神奇。
  
  远处还有灿烂的烟火。
  
  嘛,也算一个比较不错的结局吧。
  
  晴岛鹿得到了女子杯,而他也能顺利进入决赛,大家都有美好的未来。
  
  唯一可惜的是,胜负并未真正意义上分出来。
  
  但这个遗憾,将来总有机会能弥补。
  
  他对空一叹,继续喝热巧克力。
  
  “恭喜你啊,已经进入了决赛了,能执行你拯救世界任务的最后一环了,对手就是安永心。”井上走了过来,像没事人一样坐在了他对面。
  
  “晴岛她.....怎样了?”科执光问。
  
  比赛结束之后,晴岛鹿瞬间像咸鱼一样躺在了椅子上,进入半死不活的死鱼眼状态,脸也变得黑黑的,小腿直接粗狂地搁在了棋盘上。
  
  像是随时要躺在地毯上撒泼打滚。
  
  话说,该如何委婉地提醒她,这个姿势很危险呢?
  
  正当科执光想上去安抚一下晴岛鹿时,井上却出现了。
  
  “晴岛前辈这里就暂时先交给我好了,她进入这种状态后,可是得花好一会才能哄过来的。”
  
  于是井上就背着她回房了。
  
  “晴岛前辈当然没事,她的心态远比你想得要好,再说了,她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夺冠,而是与你对局,虽然最后环节出了点喜闻乐见的岔子,但主要目的已经达到了,这次.....也就相当于是普通训练赛被翻了一盘吧。”井上轻松而道,脸上的神态很自然,没有什么隐瞒。
  
  “是吗,那就好。”科执光放心地抿热巧克力,心态放平了许多。
  
  虽然打勺之事,人之常情,但有的时候也的确会让两个人的关系迅速变尴尬,下次见面都是大眼瞪小眼。
  
  说到底,他还是很感动晴岛鹿能连夜从名古屋赶来东京市,来找他下这盘棋的,当然也很高兴晴岛鹿能将女子杯的冠军拿到,以全盛姿态以对。
  
  有一种被他人为了自己豁出一切的感觉,又感动又热血沸腾,简直就是刑场救人一样的剧情,虽然俗套,但能打动人心。
  
  “那见天就先这样吧,不打扰你休息了,明天好运。”井上刚来没多久就要走。
  
  “嗯,再见。”
  
  井上走好,科执光独自一人躺在了夜海前的沙滩椅上,还穿着舒适宽松的浴衣。
  
  今天这局比赛的烈度尤为之高,远超前几天,搞得他现在都是一身的疲惫,急需大自然的洗礼恢复。
  
  但同样,他的状态也因为这一波战斗被激活了,明天的他只会比今天更强。
  
  明天,就是约定之日的到来,那个神秘的敌人,神秘的龙。
  
  那才是他真正急需打败的敌人。
  
  如是想着时,夜风突然强烈了起来,带着刺骨的凉意,吹得沙滩伞猎猎作响,风声中传递着不安的信号。
  
  乌云也遮住了月光。
  
  今夜无星无月,看样子明天又是一个阴雨天。
  
  在环境的调节下,科执光慢慢地把心态调整了过来。
  
  龙,又要来了。
  
  ......
  
  ......
  
  九点钟,科执光才终于回到了房间。
  
  第一件事要做的当然是检查棋盘,能从晴岛鹿身上爆出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他对此兴趣十分浓厚,远超以往,最好能掉一个吃不胖神技。
  
  但忽然间,急促的跑步声在走廊响起——
  
  “你......先别急着睡,我.....和你还没完呢.......”
  
  科执光一个回头,居然发现晴岛鹿正站在门外,气喘吁吁地说,显然是一路狂奔而来。
  
  她还抱着棋盘和棋子,还.....穿着浴衣和拖鞋。
  
  在刚才的疾跑过程中,她的肩衣乱了乱,半搭而下,露出了半个圆润光滑的肩膀,还带着谜一样的温红色。
  
  众所周知,女孩子的膝盖和肩膀,都会有这种温润的红色。
  
  而且,她的眼角,也像是哭过一样,也带着一抹被欺负后的红晕,很不甘,但看上去又格外甘甜,也许咬上一口,真的能尝出甜腻又苦涩的泪味。
  
  她就用这样的眼神看着科执光,在酒店的走廊上,面朝门内。
  
  “你.....晚上好啊,晴岛?”科执光看着这阵势愣了愣。
  
  虽然他明白,对方是不服刚才的失败,特意来寻仇的,但这个架势的话.......
  
  这算是夜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