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修仙人不讲武德 > 第八章 很贱

第八章 很贱


  李怀安自然是懂的,说实话,他对郭今明也没多大兴趣,只是突发奇想,正版书籍确实应该,但若是只让那书肆一家独大,也没有什么用,当然,他也不是让郭今明做盗版,毕竟盗版若是猖獗了,对他是一件很不好的事。
  
  “赵兄,莫急,你且听我说来,灵山郡的书肆只有这么一家,而且以那掌柜的眼界也只在灵山郡中活动,你想啊,咱们的买卖不能只局限于这小小的灵山吧。”他顿了顿,脸上一抹不悦露出:“况且书肆给咱们开的价格如此之低,简直是随意打发,若我们不做点什么,难道就让他随意欺负?”
  
  他不是不知道《红楼》的特殊,它的价值绝不是那书肆掌柜开价的十钱一本能够比拟,而若非书肆是灵山郡一家独大的局面,他也断然不会屈服,而如今不同了,郭今明的出现让他有了别的想法。
  
  盗版横行,书肆掌柜也绝不会不知道,看来那厮是故意坑人的。
  
  赵明煦懵懂的点点头,“那你找这人是想与书肆作对?”
  
  这天真的话语让李怀安不由的笑了,他摇了摇头,接着说道:“自然不是,那灵山书肆能够在灵山郡独大这么多年,自然是有他的本事,就凭一个郭今明是绝对无法搬倒,也不必多想,那人在学宫之中断然是有靠山,不然这么多年了,不会没有第二家书肆的出现。”
  
  他看了看发出几道杂声的别屋,继续说道:“那掌柜的瞧不上便瞧不上,放在他那一册,算是给咱们打广告,毕竟在灵山郡这么多年,还是颇为受灵山郡的百姓信任,在这个时候,再让郭今明出面,盗版一出,不就成了。”
  
  “可李兄你知不知道,那书肆给《红楼》的定价是二十钱,而这盗版,一本是三百钱,如此买卖,换做是个傻子也会选择书肆的。”赵二公子点出关键。
  
  所谓盗版,无非是一个免费或价格低吸引人,而他们若是还以三百钱为价格,那结果不必多说,无人问津。而且,即便是想用数量作为竞争优势,也绝无可能,小小的盗版院子,哪里比得上一个在灵山垄断书业多年书肆。
  
  但李怀安也早早的想到这点,只见他一笑,从腰间又是取出一本,“所以我只在书肆留了一本,这是后一个章节的。”
  
  一夜默写两本,本来是做不到,但如今身为修仙人的他手速上也是突飞猛进,虽说字迹不咋样,但量管够。
  
  赵二公子恍然大悟,不由的称李怀安这招高明。
  
  先借着书肆给《红楼》打广告,毕竟这书目前只是在富贵人家那有些名气,寻常百姓可买不起。而接下来,盗版比正版快些出章节,如此不就将正版的流量给引到郭今明那儿了。
  
  赚钱呢,需要循序渐进,既然如此垄断的局面破不了,那就从中割韭菜,李怀安阴险,怕是在书肆掌柜对待他们的时候,这人便有了主意,而郭今明只不过是一个意外惊喜罢了。
  
  只是如今需要担心一点,赵明煦又是点出:“那书肆掌柜若是寻仇过来,咱们又该如何?”
  
  就如先前所说,灵山书肆在灵山郡根基深厚,郭今明自然不是其对手,所以,一旦那书肆有意,那他们这盗版可就做不下去了。
  
  李怀安也是想到这点,这着实头疼,若是他自己来实施,倒也不怕,反正一人身轻,虽是能躲到紫衫峰去,量那书肆在怎么大胆,也不会上学宫来找事,可郭今明不一样,一个二道贩子,后者是禁不住灵山书肆的打压。
  
  商人以利为主,如此一来,倒还真有些头疼。
  
  郭今明缓缓从屋中走出,他倒没听见二人前边的谈话,只是后面的那句听得明明白白。
  
  讪笑着,为李怀安二人倒了杯热茶,清新的茶香缓缓飘来,是上好的龙井,郭今明这倒不是盗版货。
  
  “公子不必担心,咱们这些窜大街的,见到灵山书肆的躲着便是,就算大不了,挨顿打而已,这年头,走南闯北的,想吃口饭,可不得挨顿打,这等不算大事,学宫脚下,书肆的人最多这样,总不至于打死吧。”郭今明笑着,但却看上去有些沧桑。
  
  这是实话,乱世之中,谁活着都不容易,像郭今明这样的苦命人不在少数,都是底层人士,被人压着,只能这样。
  
  灵山算好了,有学宫的存在,大家伙下手不会过重,毕竟真要打死人,被学宫的圣人知道了,谁都不好过,只是可怜了他们,到时候绝对少不了一顿毒打。
  
  李怀安摇曳着手中陶杯,看着杯中淡绿色的茶水,沉思了很久,有灵山书肆的存在,做起事来确实不太方便,故而不得不得找些出路才行,可如今的局面不好破,学宫也对灵山郡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还是那句话,世俗间的事,即便发生在眼前,只要不过分,便由世俗的人管着。
  
  何为世俗间的人,此处是南唐,那便有南唐官员管。
  
  所以这就很尴尬了,赵二公子的身份尊贵,但仅限于北晋,至于南唐,虽然李怀安姓李,可跟这南唐国并无瓜葛。
  
  “南唐……”他忽然想起一人,心中一阵喜悦,可很快便蔫了下去。
  
  徐由荣跟南唐那位郡主,他倒是有所接触过,可关系并不深,为了这么一件小事,自然是不会理会,所以想着抱他们二人的大腿,就有点难了,再者说,灵山离着南唐南都甚远,一去一回,啥事情都晚了,而李怀安只是目前缺钱,借着卖书赚钱,这事在如今的九州本就异想天开,乱世乱世,始终是乱世,大部分的地方活命都难,哪里还有心思去读书啊。
  
  “这若是在北晋,李兄,我倒是可以帮忙,只是南唐,唉……”赵二公子叹了口气,用命挣钱这事,他想都没想过,这样不是他该想的。
  
  但此刻听到郭今明这般说辞,心中出了惊讶之外,更多的还是可怜。自小锦衣玉食的他哪里想到过在如今的世道,如郭今明这样的人需要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才能得到银子,能够活下去,不由的,他倒是有些对那书肆掌柜起了怨念。
  
  一家独大的局面,垄断了灵山郡的市场,这等行为着实过分。但他没有办法,只能在心中暗下决心,以后不去那买书就是了。
  
  “要不算了吧,此事是我欠思量,没考虑各方面的因素,若是让郭兄你们用命挣钱,这事是我不厚道了。”李怀安将茶杯放下,叹了口气,那张好看的脸上露着的尽是些悔意。
  
  听罢,郭今明哪里愿意放弃,好不容易抓到个机会,轻易便说不干了,这不是他的风格。
  
  当然,先前能够平安无事的卖着盗版,是因为灵山书肆并没有卖正版,所以后者没法子吃块蛋糕,可如今不同,《红楼》这书在书肆中已经开始售卖,而他在横插一脚,即便是比书肆更新的章节要快,那他们也少不了一顿打。
  
  所以他们的生意难做。
  
  而此事的缘由都是因为面前的两位少年,若是他们不将书给了书肆,那一切都不会发生,可此时的他也无法让他们去书肆中取消生意,现在的能够做到也只是将这生意牢牢拿下,至于今后会不会被书肆仆役毒打,是后话了。
  
  “两位公子,别呀,这事我郭某能接,这年头我们这些苦命人哪一个不是在用命挣钱,一顿毒打算不得什么,只要公子新章回出的快些,让我们多挣点银子,便好了。”郭今明讪笑着,赶忙说道。
  
  若是没了这个生意,如今的他还真不知道做什么事儿来养活家人跟一帮弟兄。
  
  李怀安摩挲这茶杯,眸子中露出的不忍毫无遗漏的落在郭今明眼中,“可让你们用命挣钱,这本就不是我的原意,不妥不妥,此事若是被山上的师尊知道了,定将我打一顿不可。”
  
  学宫乃是名门,若是被发现其下弟子与盗版有勾结,最少都是罚禁闭,挨顿鞭子。要严重些,怕是会被逐出学宫。而对于一个修仙人来说,被六大仙门赶出去,怕是这辈子的仙途都要完了。
  
  可这跟李怀安有什么关系?
  
  赵二公子看着面前的好友,不由纳闷起来,这些个惩罚都是对学宫弟子而言,至于李怀安,据他所知,后者似乎还未拜入学宫,所以不存在什么逐出师门,而他也听自己的两位师傅议论过,说李兄能来学宫是因为司天监跟院长。
  
  有司天监跟院长在,逐出师门是不可能的,至于那什么禁闭,像紫衫峰的欧阳师伯,怕是直接草草了事。
  
  可这在郭今明听来却煞有其事,眉头一皱,只停顿一瞬,便快速说道:“这事两位公子不必担心,即便是郭某被发现了,也断然不会供出你们,不对,这原版是郭某从学宫偷窃而来,郭某一人所为,两位公子并不知情。”
  
  郭今明的回答让李怀安很满意,当然,他并不是为自己找后路,毕竟他一个还未进入学宫的少年哪里有什么逐出师门一说。只是这书名义上还是有些学宫弟子知道是赵明煦所写,赵二公子憨厚,不能为了自己坑了后者。
  
  站起身,将怀中那两本《红楼》放在石案上,指着远处那座耸入云霄的山峰,语气有些不忍:“既然如此,那这事便交给郭兄你了,定价如何,如何运营,我们都不会过问,你呢,以后每日让人在学宫那座山脚下等着,或许会有新章回。我……家公子是要修行,不一定有时间每天都写,但绝不会断更,书会有,银子,也会有。”
  
  摆摆手,接着说道:“郭兄,告辞,不必送了。”
  
  说罢,便带着赵明煦径直离开。而那茶杯中的茶,却是一口未饮。
  
  郭今明看着那两本略带些褶皱的崭新书册,心头是一阵激动,赶忙拿起,紧紧抱在怀中,看着李怀安二人的背影。
  
  这不仅仅是两本书,更是他的命根子,至于他今后的命运,也已经当方面与刚刚的那两位学宫弟子连接在了一起。他将那杯溢满的茶一饮而尽,接着跟屋内妻儿交代一番后,快步从后门离开。
  
  李怀安与赵明煦回到街上,依旧是那一派繁华的景象,两侧的小贩并没有离开,来来往往的人流也没有注意到他们二人。
  
  重新买了一根糖人,但此次赵二公子却没有津津有味的吃着。
  
  走了许久,李怀安突然停下,望着斜阳白云,喃喃出口:“赵兄,我是不是做错了。”
  
  “哪件事?”出奇的,赵明煦的声音短暂没了那股子稚嫩。
  
  “很多。”李怀安心中是第一次这般颓废,“将你带出来,为一己私欲让你停了一天的修行,还有书肆一事,没有考虑过多便定下来,再就是郭今明的盗版,呵呵,用了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将我们二人给扔出来。”
  
  盗版,学宫素来不怎么理会,可若是牵扯到了学宫弟子,那便不会轻易饶过,想郭今明这样,已经是触及学宫底线,李怀安知道,如果到时候被查出来,而郭今明又是今日这般说辞,那他们这些人便会被赶出灵山郡。
  
  这般的乱世,郭今明几人的日子会更加的苦,可他们也没有办法,如果不是李怀安的书,那日子也同样过不下去,都有家室的人,凭借着打工挣的那点银子,可活不下去。
  
  而李怀安却将他们从此事中脱离出来,是不义行为。
  
  赵二公子不傻,是知道的,他侧过头看着李怀安那张熟悉的脸,笑了笑说道:“我倒无所谓,能歇一日自然是好的,至于书肆,是我的问题,没想到那书肆掌柜这般黑心,让李兄你亏了一笔,哈哈。”
  
  他踢开脚边的一块碎石,接着说道:“郭今明的事……李兄,我大哥曾经说过,有些事向来不得已,当然,成大事者也无需在意这点,将自己从事情中抽出身来,就好了。”
  
  “那你是怎么想的?”李怀安点点头,继续问道。
  
  赵明煦停顿了许久,也想了很久,才义正言辞的说道:“很贱。”
  
  很简单的两个字,李怀安忽然笑出了声,赵二公子也是。是很贱,当然,他李怀安什么时候不贱了。
  
  “回山,吃饭,睡觉!”姓李的少年快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