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这个皇子有点苟 > 第七十三章 做衣服

第七十三章 做衣服


  韵祁一大早就坐在连丹炉前,一脸的不开心。
  秦云看着他,戏谑地问:“怎么,我们的韵三皇子得了相思病了?”
  韵祁脸突然一红,支支吾吾地说:“哪……哪有……”
  秦云眼睛一眯,审视地说:“你这态度表明了你真有心上人了。”
  被识破心思的韵祁脸涨红,气急败坏地变出了宝刀,指向秦云:“你给我走!”
  四周的护卫脸色一变,正准备上前,秦云给了他们一个眼色。
  “我就不走,有种你就把我杀了。”秦云向前一步,韵祁手中的刀缩了一点。
  “不敢就别总是掏出来你的武器,一直喊打喊杀的算什么?”秦云两指夹着宝刀,移开。
  见韵祁收起了宝刀,秦云坏笑地询问:“好兄弟,喜欢哪家姑娘?没准我能帮你呢。”
  见韵祁犹豫的样子,秦云说道:“你想想,你在这大宁国京城,人生地不熟,怎么泡妹子?我帮你,你就简单多了。”
  “我总觉得你要算计我。”韵祁说道。
  秦云脸色一变,低沉地说:“随你,我帮你你还觉得我在害你,那没啥好说了。”
  “我开玩笑的。”韵祁见秦云这表情,悬着的心放下了一些,他变出了一块上等灵石,塞入秦云故意拉起的口袋中,“小小心意,还请云殿下帮我。”
  “行吧。”秦云看着他,“那你是喜欢谁了?”
  “就是……”韵祁支支吾吾。
  “你要是再婆婆妈妈下去,这要是写入小说里,可会被读者骂水字数,会被寄刀片的。”
  “就是你的姐姐——秦露。”韵祁一口气说了出来。
  “啊。”秦云怎么也没想到,韵祁喜欢的是九公主。
  韵祁低着头,一脸羞涩,就像是个小媳妇:“上次不是参加了比赛吗?我失控撞到了她,在那段时间里,我感觉到她的魅力,从此义无反顾地爱上了她。”
  “可……”秦云突然不知道怎么说话,“可那时候你控制的是独角兽,她控制的是一只小鸟啊,你们根本就没有接触,你喜欢的是那只小鸟吧。”
  “不,我确定我喜欢的就是她,虽然是我们的灵宠接触了,但通过她对灵宠的培养,她临危时候的表现,让我得以和她进行灵魂上的交流,那一刻,我触摸到了她的纯粹,就爱上她了。”韵祁急忙反驳。
  秦云感觉到奇特,但韵祁是妖族,也许真的有什么特别的方法接触到呢?总归他是喜欢秦露了。
  虽然两人一直相互调侃、戏弄对方,可到底也一起共事,能帮就帮一下吧。
  “你表达了吗?”
  “还没呢。我不敢。”韵祁说道。
  “还好你没有,就你现在这穿扮,不行。”秦云摇摇头,一脸嫌弃地说。
  “那我应该怎么穿?”韵祁紧张地询问。
  “走,我带你去一家店。”秦云打了个响指,说,然后看向海公公:“把那匹布帛带上吧,今天我们出宫,做衣服。”
  雪后初霁,整个皇城热闹起来,秦云坐在轿子中,看向了轿子外热闹的街市,感叹:“年底了,家家户户都出来置办年货了。”
  轿子停在了一处热闹的建筑面前,秦云下了轿子,抬头看着这座高挂灯笼的红色大门,踏步上前。
  秦云进来的时候,小二恭敬地走了过来,作揖说:“客人,有什么我可以帮助你的?”
  “麻烦请一下你们的店长,我要做衣服。”
  “尊敬的顾客,请问你有预约吗?”小厮询问。
  “没有。”
  “那实在抱歉,如果没有预约,你不能找店长设计衣服,不过我们还有其他特别厉害的设计师,一定能够满足你的需求。”
  “好,你随便叫一个过来就好。你是新来的吧?”秦云点了点头,询问。
  小二没有回答秦云,径直地走入了离间,拉出了一个秦云也不认识的年轻手艺人,那个人一见秦云身上的服饰,知道是大户人家,看秦云稚嫩的面庞,知道他年纪小。
  “这是我们新生代的关君,他的手艺精湛,包你满意。”小二向秦云介绍这位手艺人。
  关君露出了谄媚的笑容,说:“这位公子哥,真是模样俊俏,不知你想做什么衣服?”
  秦云本以为小二会拉一个认识他的,没想到又是不认识的,只能感叹,自己一段时间没来,这店发展迅猛,又收入了一些新人。
  “还得麻烦你找一下店主过来,我有事找他。”无奈之下,秦云向关君重复。
  关君一听,表情僵硬,他冷漠地说:“公子,如今我的师父,只有官宦世家才有机会邀请到他,所以公子你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是不是哪位朝廷大官的公子哥?”
  秦云摇了摇头,遗憾地说:“抱歉,我还真不是。”
  “呵呵,那你有什么资格让师父帮你做衣裳?”关君双手交叉在胸前,轻蔑地反问,“有些东西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云殿下,你怎么来了也不事先告诉我一下?”
  关君不敢置信地转过身,正好看到了自己的大师兄恭敬地走了过来。
  “啊,甲君,好久不见,你怎么又胖了?”秦云微笑地说道。
  “你……你是云殿下?”关君不敢置信地指着秦云,询问。
  “怎么说话的,你想被灭族吗?居然这么跟十二皇子说话?”甲君脸色剧变,一拳将关君按在地上,要他跪地求饶。
  “我确实不是什么朝廷大官的公子哥,但我的父亲是当今圣上。”秦云淡淡地说,嘴角略微扬起,吓得关君全身颤抖,连连磕头请求恕罪。
  “衣冠子前辈在吗?我想让她帮我做几件衣裳。”秦云不理会关君,询问甲君。
  “在呢,在呢。”甲君连连说道,恭敬地邀请秦云走入里间。
  四周的客人从来没有见过甲君这般的恭敬,纷纷好奇地看过来。
  “那个小孩是谁啊,看其穿着,身份不低啊。”有人说道。
  “天啊,他好像是云殿下。”
  “就是那个一首诗就让人晋升的云殿下?”
  “可不是嘛,真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见到他了。”
  “真的好帅啊,要是我能嫁给他,三生有幸,十世之福。”一名前凸后翘、模样姣好的女子迷离地呢喃。
  秦云和韵祁绕着弯弯曲曲的玉梯,登上了顶楼。
  这里只有一间房间,大门紧闭,甲君轻轻地敲了敲玉门,恭敬地说:“师父,云殿下来了。”
  “轰隆”一声,大门打开了,一名高挑的女子堵在了门前,欣喜地说:“云殿下,真的好久不见了。”
  “是啊。”秦云发现,衣冠子长相耐看,身材苗条,身上穿的衣服很大,却刚好衬托她的身材,不由得感叹:“几天不见,衣冠子前辈这木瓜吃得有点多啊。”
  “哎,早就不吃了。”衣冠子叹了口气。
  “还好前辈自己会做衣服,不然你这尺寸,衣服估计都买不到了。”秦云笑着说道。
  “你这小屁孩,人小鬼大,将来绝对是个祸害!”衣冠子啐道。
  “我是老实人,实话实说。”秦云一脸无辜的表情。
  “好好好。今天怎么特地过来了?”衣冠子问道。
  “就想让前辈帮我和朋友做几件衣服。”秦云说道。
  “好说,要做成什么样子?”
  “我普通一点就好,我这位朋友的,越好看越瞩目越能吸引妹子注意越好。”秦云将韵祁推到衣冠子面前,说。
  “做成孔雀开屏的模样怎么样,绝对吸引妹子?”衣冠子看向秦云,说道。
  “吸引的是母孔雀吧?”秦云反问。
  这一路,两人的对话让韵祁感到很不自在,虽然秦云叫她前辈,但完全没有尊敬她意思。
  “秦云,你身居后宫,怎么会和她这么好?”韵祁询问。
  “母妃以前喜欢这家的衣服,后来父皇会时不时来这里订制衣服,我替父皇办这件事情,就认识了。”
  “可不是嘛,不过我认识你比你认识我久一点。”衣冠子抚摸秦云的头发,关爱地说,“小时候你还喝过我的奶呢。”
  秦云打了个颤,不由得傻笑。
  嗯,他有一点点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