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崛起吧最强废婿 > 第五章 获得

第五章 获得


  随后林尘急匆匆的奔跑至医院,而来到医院门口让林尘感觉有点怪怪的心说到“从刚才的小山丘处到来这医院少说也有八里的,说实话平时也少锻炼,有时候跑个一两里就喘的不行,而今天居然气不喘,腿也不觉得酸疼,而且身体中也觉得充满了力量。”
  莫非是刚才的阳混元决的因吗,然而林尘现在也顾不得那多,走进医院大门,而当林尘来到急诊住院部楼下时,林尘发现住院部门口有一个身着中山装的中年男人,熟悉而似曾识的背影。
  而林尘也没有准备去考虑那多,毕竟界万亿人口,有一两个似也,当林尘跨步准备进入医院大门的时候,这个背影转身过来,与林尘两目对。
  林尘停下脚步在地愣了几秒,而那中年男人却面露微笑说“还记得我吗,小少爷”
  “…是崔叔”林尘狐疑的着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虽然有将尽十多年没见了,刻林尘忆起小时候,当年自己三四岁的时候跟着父母离开家族,然而当初自己小不楚父母为何会离开家族,然而父母起家族的时候父亲总会生气的怒斥,而父母当年双双因病去之前,自己也不是楚到底为何会离开家族,是依稀的记得当年离开的时候是爷爷怒骂着,让父母滚出家族永生永也不准踏入家族一步。
  这时林尘从绪中醒过来对着崔叔说“怎会在这里。”
  而崔大福说“我是在这等您的少爷。”
  “等我…”林尘又一疑惑的问。
  崔大福叹了一口气说“少爷,林家现在出了点事…老太爷在下一定要找到少爷,带少爷家。”
  听到这林尘冷哼一声说“家,我哪里来的家。”
  “少爷,京城林家啊”崔大福有些苍老的声音缓缓的说。
  “林家,林家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不要我们了,还林家,哪还有家。”林尘忆着过往也有些伤感的说,内心却也到,说是林家了,今天自己负气从温城大酒店跑出来,不现在这个唐家还能不能的去呢。
  到这里林尘不禁的苦笑一声。
  而崔大福说“少爷,老爷子现在的需要去。”
  林尘说“刚才说林家出事了,出事了。”
  崔大福听林尘问便又一叹了一口气说“林家大少爷也就是大伯一家全家在国外出车祸都没能救来,现在林家老爷子一脉可以说仅剩少爷一人了,因…”
  “来是这样,就是因为林家后继无人了才起了卑微的我嘛。”林尘无奈的说。
  而崔大福对林尘托盘而出,崔大福出林尘对未来继承林家那万亿家产,现的没有一丝心动,随又说“小少爷,听到在温城的下落,也了一番调查,发现在温城这些年过的也不好,所以还是林家吧…。”
  而林尘没等崔大福说完断“崔叔,说了,林家我现在是不会考虑去的,现在不会可能将来也不会,虽然我现在生过得不如,…”到虽然在唐家处处人贬低,天也着屈辱,唐梦雪对自己还算不错,也是留在这里唯一的欣慰,唯一的理由。随说“崔叔,我还有事,就过吧。”
  说完林尘起步准备进急诊住院部大楼去望自己的养母,而当一脚刚踏上急诊大楼的阶梯的时候,崔大福的一句话让林尘又一停下了脚步。
  “少爷,就算现在不愿去继承林家那万亿家产,那楼上还在住院的哪呢,现在是需要钱的时候。”
  没错,崔大福说的没错就算自己对林家不感兴趣,楼上的养母现在等着钱手术。
  随林尘头着崔大福,而崔大福说“林老太爷,到小少爷现在可能一时不了林家,老太爷让我为少爷准备了一亿现金和买下温城的一家集团司。”
  林尘微微一愣,刚开口拒绝,崔大福又说“小少爷不要拒绝了,楼上的哪还在等着手术呢。”
  说手术费,林尘心动的,因为他没有办法,他尽了所有办法可结都没有何办法筹集到这笔对他来说是天文数字的手术费。
  崔大福说着便走进林尘从中山装的口袋中掏出了一张温城银行的紫金VIP银行卡说“小少爷这卡里有一亿,密码是的生日。”说完便塞进了林尘手中,随又说“温城大的闪耀集团已经全资买下,法人名手续在办理中,应该快小少爷就会到短信,董事长已经离职,目前高层理仅剩执行官还留着,人能力还行,如少爷换人也可以,老奴就不扰了,有何需要都可以给我电话,”说完又一从口袋中拿出一张名片塞进了林尘手中,随后转身挥了挥手就离开了林尘的视野中。
  林尘有些傻傻的愣在地许久,而后口袋中的手机铃声又一响起,林尘拿出手机到是潘杰开的,立刻起电话,还没等林尘开口,电话那头传来急切带有些着急的声音说“哥,来了吗,家里所有的钱都拿去了押金,医生刚又来催款了,说不缴纳欠款,医院就要停药赶人了。”
  林尘一听心中微微一紧,眼神不禁的刚才崔大福塞给自己的银行卡,手不由自主的紧紧的捏了捏这张银行卡,随对着电话那头的潘杰说“小杰,着急,我这就去缴费,妈的手术费我也筹集到了。”。
  “的吗。”电话那头的潘杰传来一阵喜悦的语气说。
  “嗯,的,妈的手术费和医药费的事不用担心,我这就去缴费,不说了挂了。”说完林尘按下挂机键,随后走了缴费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