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崛起吧最强废婿 > 第二十章 冤家路窄

第二十章 冤家路窄


  柳慕淇一说午饭时间,林尘了办桌上的一个时钟,也觉得有肚子饿了说“走吧,吃饭。”
  柳慕淇说“董长吃什,我请。”
  林尘笑了笑说“怎能让这个美女请我吃饭,再说了有老板在哪有让员工付钱的,走吧来的时候我见附近有个火锅店来不错。”
  柳慕淇一听则也笑了笑开玩笑的说“今可得让老板破费了。”
  随两个人来到了,林尘所说的家火锅店,两人在一个靠窗的子坐了下来,随的点了一食材,随后就等待服务员上菜。
  这时林尘对着柳慕淇说“柳总不介来这种环境吃饭吧。”
  柳慕淇则笑了笑说“自己也是小县城出生的农村娃,虽现在在顶级集团工作,是日一个人对吃饭的地方也没有过多的要,时工作忙的时候也就在办室里弄碗泡面对付一下。”
  就在两人寒暄闲聊的时候,门进来一伙浑身刺青的会人员,进来后这伙人在林尘他们后面一桌坐了下来。
  林尘眼神微微的飘了这群人,发现中一个刀疤脸就说昨日古董街的个讹诈自己老丈人的人,林尘嘴角微微上扬苦笑一番,心说这时冤家窄啊。
  而刻这个刀疤脸也注到了林尘,内心一颤,到今是跟着大哥来的内心里说“小子等会我怎整。”
  这时服务员将食材送了上来,柳慕淇到实之后,便开始准备大大出手。林尘见微微乐“女人在食面,会丧失智,和刚才在办室严谨的态度职业女狂人而比完全判若两人。”到这林尘内心也是苦苦一乐。
  随后面桌的六个人也是开始喝酒,酒瓶碰撞声,和高声交谈让林尘感觉到了大排档的感觉,而在这种火锅店这种也算是一种独的气氛。
  后再林尘和柳慕淇也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后面一桌的六个人中的刀疤脸则开始准备对林尘下手,眼神示了几个刺青男林尘一桌的柳慕淇。
  几个刺青男齐刷刷的扭头着柳慕淇,开口说“卧槽,有这大一个美女在这不早说,害老子一个人在这干喝酒。”
  中一个刺青男对着刀疤脸就说“大美女叫来陪麻爷喝酒”说完这个刺青男恭敬的着一眼坐在自己隔壁的一个上十多岁脸部来有凶神恶煞的男人说。
  而这个男人一听则也笑了笑,喝了一口酒,扭头了一眼柳慕淇,微微的点了点头。
  刀疤脸一这个麻爷现满的样子便鼓勇气朝着林尘这桌走了过来对着柳慕淇说“美女,走吧陪我们麻爷喝一杯。”
  柳慕淇瞪大了眼睛着这个刀疤脸,面色显有迥异。
  而林尘对着这个刀疤脸说“来是啊,又遇上了。”
  刀疤脸尴尬的着林尘,到昨自己的几个小弟三两下就眼的这个人打残了,现在还在医院躺着,眼神显有惊悚,而了一眼林尘就立刻到了他们桌,和个麻爷说“麻…麻爷,边个小子能打,还说了昨古董街的一幕。”
  个麻爷一听说一拍桌子说“敢搞我麻二的小弟,的不耐烦了,也不打听打听我麻二在这温城是什样的存在。”
  刀疤脸一听这麻爷肯为自己出头了,脸部也现出显的喜悦,随后着这个麻爷,而这时麻爷站身来到林尘身边说“小子,听说昨是不是在古董街伤了我几个兄弟。”
  林尘白了一眼说“是,又如何,是什人。”
  “哼…小子…今我让死个白,让我麻二在这温城是一个什样的存在。”麻二说。
  “麻二,不认识。”林尘淡淡的说。
  而坐林尘对面的柳慕淇一听则惊悚的说“是麻二,温城的地下皇帝。”
  麻二一听说“不错…这美女竟还我…这就办了。”
  柳慕淇有紧张的对着林尘说“董…林生,龙不压地头蛇,这个人我们惹不。”柳慕淇称呼林尘董长,又到林尘和说过不暴露身份。
  而柳慕淇,就凭林尘这京城林家少爷的分身不用惧怕这个麻二温城的地下皇帝,所谓龙不压地头蛇,就算可以抹灭了这个麻二,就凭他在温城的马仔小弟对今后也是会有不少的麻烦。
  而这时麻二,一屁股坐在了柳慕淇身边,柳慕淇则身不禁的挪了挪,虽贵为温城顶尖的集团副董长,毕竟是和女人。
  林尘一见,也听到柳慕淇句龙不压地头蛇这句话,就算自己现在拥有阳混元决这人来多少不是自己的对手,必日后报复会源源不断,自己无所谓唐梦雪一家许也牵连。
  随林尘掏出手拨打了一个号码,电话没一会就电话头传来“少爷,怎到和我打电话了。”
  林尘说“吴琛,认识一个叫麻二的人吗。”
  “麻二,怎惹到少爷了吗,少爷现在在哪,我马上过来。”吴琛在电话头愤恨的说。
  “就在我身边,跟他说吧。”林尘淡淡的说,随电话递给了麻二。
  麻二一听是吴琛胆战心惊的过电话说“吴吴…吴总…”麻二内心深吴琛是林家在温城的言人,这种人在温城的地人脉能,碾死自己就跟碾死一蚂蚁一样。
  随电话头传来“麻二是不是腻了,不惹的是谁,这是惹不的存在,赶紧给林生磕头认错,许能留一。”
  “对不,我错了,是我有眼无珠。”说完麻二恭敬的将手双手奉上交还给林尘。而麻二这时内心一阵凌乱慌忙心说“的什况,这年轻人是什人连吴琛这紧张的保他,而他也白像他这种混会的地痞什人能惹什人不能惹,而像这种人精也猜到了一,这个年轻人吴琛称呼为林生,他就隐约有白了。
  随立刻从柳慕淇身边站身,恭敬的鞠了一躬说“对不小姐,是我冒昧。”
  又对着林尘跪下磕了个头说“对不,林生,是我有眼无珠。”。
  林尘没有会这个麻二,了一眼柳慕淇说“我们我走吧。”
  而柳慕淇深林尘的身份,对这种结也能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