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崛起吧最强废婿 > 第四十一章 路老的回忆

第四十一章 路老的回忆


  林尘下了钥匙和房卡,紧着对着秦牧说“秦总,请问你有没有认识制作玉的,比如玉牌,挂么的。”
  秦牧一听立刻答“有啊,不瞒林生,我们秦家旗下就有一家古董店,我们秦家当年起家就是靠着玉,古董,还有就是赌石起家的,而且我们秦家也一在经营这家古玩店。”
  “而且这家店也一由淳雅在理,说来也挺奇怪,让这丫头去理的生,总是不起兴趣,唯独就喜欢这家古玩店,还总喜欢一些奇奇怪怪形状的玉牌。”秦牧又一说。
  “那太好了,那块白玉原石,还得劳烦,秦总帮忙处理一下。”林尘说。
  恰好这时秦淳雅从房间出来准备倒杯茶,听见秦牧说的话,娇羞嗲声嗲气的说“哎哟,爸,你在秦生面前说我么呢。”
  秦牧一看淳雅如说,双眸一亮紧着说“淳雅,看你闲着也是闲着,林生拍了一块白玉原石,你给林生一些小物吧。”
  随后双眸一挑看着林尘说“林生,今日时间还尚早,不如就让淳雅陪生去店里,要成么形状的就让淳雅给你。”
  话一出,一旁坐着的神医,嘴角不禁咧了咧。
  然而林尘看着秦牧又看了一眼秦淳雅,有些不好的说“这样会不会太麻烦秦小姐了。”
  秦淳雅一听父亲顿时一愣,而这个时候秦淳沐则也听闻走了过来,兴致勃勃的说,“我也要去,带我一起去吧。”
  秦牧则瞪了一眼看着秦淳雅说“还不快点带林生去店里。”
  这时候秦淳沐一下跳着走到林尘身边,一把挽住坐在沙发上的林尘,说“尘哥哥,走吧,走吧。”
  这一来林尘顿时脸部微红,一丝不好的准备开口要说些么。
  秦老爷子开口说“林生,你就和他们两姐妹去吧,正好我们爷仨在这也能净一点,这两姐妹整天吵吵闹闹的都惯坏了,还请林生见谅啊。”
  随林尘无奈的尔后就跟着俩姐妹,秦牧又吩咐吕伯带着原石开车送三人去古玩店。
  待三人离开之后,神医对着秦牧说“怎么,秦总怎么快就把女儿嫁出去了嘛。”
  秦牧一听尴尬的说“老说笑了。”
  神医一听则笑着说“林生是大能之人,如跟着林生,相必也是…”
  秦牧一听老的言语,虽然老没有把话说,但老的话何尝不是自己内心中所,无论林尘看上自己两个女儿中的一个,甚至两个都看中,自己也会毫不犹豫的让两个女儿跟着林尘。
  然而秦牧到这里不禁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深怕自己的将这一对老爷子喜爱的也视为掌上明珠的两个孙女,拱手给林尘。
  然而秦老爷子却没有怪罪自己的,而且也是说“虽然老头子我也听闻这林生已经结婚,但是现在这年结婚了又如何,老也说了就像林生这种大能之人,两个孩子都小,也是我们秦家的化,就怕林生看不上我们秦家啊。”
  老一听微微的点了点头,随也开玩笑的说“听你们爷俩这话,老头我恨不得也有个女儿啊,可惜啊可惜。”
  这时秦牧对着老说“对了老,那日在国外去府上你的时候,怎么没有看到你的家人。”
  老一听,则哀叹一声说“唉,一言难尽啊。”随老则苍老的面容露出了一丝丝的忧伤。
  秦老爷子见,对着老说“过去的不愉快,就都让他过去吧。”
  然而刻的老,也到了过去的种种不经间双眸下了一行的泪,随说“怪我当年年少轻狂,沦落至今的地步。”
  老紧着说“当年自己一味的寻医的同时也对武学痴迷至极,然而家中也是其的反对,为了医和武学顺从了家中的排与妻子结婚,婚后年后也诞下一女,然而当时便觉得以为家中成了延续香火的务,便又开始追寻心中所谓的医和武学,然而又一和人比试一时失手闹出了人,随后也是开罪那家人,后来那家人带着一群无赖上门寻仇,无奈难敌众人,幸亏当年那家人来寻仇的时候妻子带着年幼的女儿去了娘家,未遭惨死,终连累了年迈的父母以家中上下十余口,而我当年身重伤后一生救了下来捡了一条。”
  说这里老渐渐的又伤感的拿起身前的茶杯喝了口说“随后将十余口因自己而死的人还有父母葬之后,就跟着生去往了国外修行武学,至几年后生也因故去死,之后就一在国外修学医和武学。”
  秦牧父子听闻也是一愣,随秦老爷子说“没到老当年也是经历了诸多磨难。”
  这时秦牧说“那老你的妻儿如何了。”
  老一听则又是哀叹一声说“当年跟着生到国外之后,也托人去妻子老家去听过,但是恰好当年也是倭贼对华夏发动战争,妻子一家也搬离了老家,所以也一杳无音讯。”
  听到这里秦牧父子俩也是哀叹一声。
  随老又说“前恰好有了一些妻子母女俩的消息。”
  “哦,那老嫂子和令爱现在在何处。”秦牧一听则问。
  “这也是当日你来国外找到我,我愿跟你来温城的原因之一。”老说。
  “就在秦总来找到我的前些天,偶然间得,当年妻子一家因当年的战乱而全家搬到了温城,而当日秦总把老夫赶出去以后我也找寻了一下,可惜到现在还没有一点线索。”老说。
  然而秦牧一听老说当日赶走老的事不免显露出些许的尴尬,随说“当日之事,是秦某唐突了,还请老不要怪罪。”
  老一听则说“秦总不必自责,如当日不是林生制止老夫,恐怕这个时候秦老爷子已经…怪老夫学艺不精,差点害了老爷子,这要怪罪也是得秦总不要怪罪老夫是。”
  “不说这些了。”随秦牧给老续茶随后端起茶杯说“过去的就算让他过去,如今咱们都是过林生恩惠之人,也都是自己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喝了一杯茶过去的一笑免恩仇。”
  “好,喝了这杯茶一笑免恩仇。”
  说两人同饮下哈哈一笑。
  这时秦老爷子说“老,请问您的妻子一家都姓啥叫啥,我们可以帮您一同寻找,听他们的下落。”。
  老一听则双眸一挑说“如,甚好。”
  随又说“我岳父岳母一家姓陈,如今岳父岳母应该也已经双双亡故,妻子为陈晓婵,女儿开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