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我无能狂怒 > 第二百一十章 因为你们无知

第二百一十章 因为你们无知


  司芷晗每一句话说得都没有犹豫,不像是假的,姚顺也能相信她。
  
  此时看向司清傲,“你呢?”
  
  司清傲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说,她承认的我都承认。
  
  司芷晗的态度不仅出乎姚顺的意料,司清傲也同样意外。
  
  知道真相的他,反而有些伤感。
  
  姚顺看得清楚,这是自尊心上的受挫。
  
  原本司清傲以为自己是相对聪明的那一个,能够完成好司逢春交代的所有任务,在三脉中还能稳稳压住司芷晗,掌握好尺度,刚刚好不出格。
  
  在今日司芷晗的表现能看出,她才是那个掌控局势的人,自己只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司芷晗和司清傲从没有想过现在的局面,姚顺能够彻底翻盘将司逢春拉下台。
  
  上一次姚顺获胜后,两人要为姚顺做事,是想着三脉有了希望,如果能脱离司逢春,那个时候就会彻底与之断了联系。
  
  可惜不能,两人与司逢春来往多年,他那里有着足够的证据,如果不继续为他做事,事情就会败露。
  
  可现在为什么承认了呢?明显姚顺手里没有证据啊。
  
  来质问的人不是老太太,不是姑母,而是姚顺。
  
  不知从何时起,三脉的人心中隐隐产生了共识。
  
  姚顺是三脉最恐怖的人!
  
  之后姚顺一步又一步的动作,证实了这一想法。
  
  姚顺将司逢春至于死地,两次都赢了,抓住司逢春的什么把柄了吗?
  
  并没有!
  
  姚顺没有什么证据,甚至连为他提供卢汉与司逢春勾结消息的那个人都没用。
  
  而是悄悄将此人送走,谁都不知道下落。
  
  说他心狠手辣吧,确实救了很多人的性命,说他心慈手软吧?据说禁卫军统领都没有拦住他杀死司逢春。
  
  姚顺在三脉,在皇家,在整个皇都,给人的印象都是这样,做事从不按照套路出牌,每每都有惊人之举,而最后总能获得胜利。
  
  如果姚顺想要对付一个人,根本就不需要证据,也能将这个人至之于死地,不是吗?
  
  司芷晗最先想明白,所以当姚顺一开口时就立刻承认,受到的责罚可能还会轻一些。
  
  司清傲见司芷晗这么轻易的全都交代了,也想通了,干脆直接承认。
  
  此时的情况有些奇怪,两人跪在地上一言不发,姚顺好像也没有什么要问的了。
  
  “我在来之前请示过老太太,她把你们的事交给我处理,你们觉得我会怎么处理?”
  
  两人低着头,谁都没有开口。
  
  姚顺再问。
  
  “那你想要让我怎么处理?说说看!”
  
  司清傲抬头看了姚顺一眼,之后又立刻的低下了,似乎在犹豫,想要求情。
  
  但是他的性格与名字一样,怎么会求情?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司芷晗干脆利落的说:“老太太既然将怎么处置我们的事情交由你,那就应该有你决断,不论是何等惩罚我都认。”
  
  说完后动作细微的碰了碰身边的司清傲。
  
  司清傲立刻心领神会,这是在救他。
  
  “我与姐姐的看法相同,怎么处置我都认。”
  
  司芷晗侧头看了看身边的司清傲,说到底就是个孩子罢了,这声姐姐久违了。
  
  曾经的死对头,如今却煽起情来,这也是算是司清傲的小伎俩了,用亲情和悔过自新来争取责罚轻一些。
  
  这些姚顺都能看得出来,可也不能断定完全就是装出来的。
  
  “就算是死,你们也认吗?”
  
  姚顺带着笑呛说得这句话,用最温和的语气,说此时两人最害怕的事情。
  
  还是司芷晗的反应最快,“就算死也认,不管我与司逢春勾结的目的如何,都是背叛。”
  
  司清傲没有说话,可态度表现出来的就是与司芷晗一样。
  
  “好!既然如此,那就起来吧!”
  
  说到既然如此时,两人浑身一抖,以为姚顺真的要杀他们。
  
  面对死亡,换谁都会恐惧。
  
  后半句说出来,两人全都压低身体,伏在地上不敢起身。
  
  “我再说一遍!你们起来吧!”
  
  听到姚顺语气严肃,两人这才站起来,互相看了看,弄不清状况。
  
  “从今天起,你们不得走出玄幽王府,府内的任何风吹草动,我都要知道。”
  
  司芷晗点头,“是!明白,那对我们的责罚呢?”
  
  姚顺洒然摊了摊手说:“这就是啊,此事过去了,不要再与任何人提起,明白吗?”
  
  “不明白!”
  
  司芷晗目光炯炯,似乎对惩罚很不满意。
  
  “你不明白什么?”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惩罚我们?”
  
  “因为你们的无知!”
  
  司芷晗和司清傲对视一眼,未雨绸缪投靠司逢春,虽然方向错了,可怎么也算不上是无知吧?
  
  姚顺解释道:“三脉前些年的状况不好,玄幽王府内的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心思,或是想要重振三脉,或是想要保住三脉,或是单纯的保护家人不受伤害,从根本上来看没有错。
  
  这是你们选择拯救三脉的方式,我不怪你们,因为你们知道这里才是根本,当有一天三脉生死存亡,你们会不顾一切的挡在前面。
  
  但这也是你们无知的地方,我问你们,老太太是何等人物?是当今皇帝女儿,悲伤帝国长公主,同样是威名赫赫的玄幽王,还是皇都内仅有的几位五境高手之一。
  
  有这样的人物在,就算没有我的出现,你们觉得三脉会灭亡吗?是你们看轻了老太太,如果你们一心修炼,不去思考这些本就不用担心的事情,三脉就算没有我,也未必不能与一脉二脉一战,你们懂了吗?
  
  你们所认为的深思熟虑,不过是在给老太太还有我增添麻烦罢了,今后你们就老老实实待在王府,安心修炼,明白了吗?”
  
  两人默不作声,姚顺说的对,说的这些是两人从未想过的问题,到头来竟然是多管闲事,徒增麻烦了。
  
  说至根本,是眼光和格局上的问题,使两人看不到这些。
  
  说完之后两人豁然开朗,明白其中真意。
  
  但其实姚顺这番话其实是说给老太太听的。
  
  老太太此时一定在听。
  
  你听到了吗?错的不是他们,其实你是!你保守策略使得玄幽王府人心惶惶,都在各自寻找着出路。
  
  这一次的军心我帮你稳住,只要你能醒悟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