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武震江山 > 五十九 反制

五十九 反制


  ……
  瑶音婉言谢绝了秦暮云的挽留,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和丁炼一道离开了秦府。
  等他们从秦府出来,已是深夜时分,街上寂静如墨,除了远处不时传来打更声音外,再也没见到半个行人。
  一路上丁炼不停埋怨道:“人家盛情挽留,你却非要回去住那破客栈,何必呢,再说你现在伤势严重,万一再有个意外,别把命也搭进去了……”
  瑶音一言不发的跟在丁炼身后,不是她不想开口,而是认为完全没必要,与其跟这痞子斗嘴,不如省点力气恢复元气为上。
  见瑶音不说话,丁炼也自觉无趣,二人行过两条街,在一个分岔口时,丁炼又道:
  “喂,小丫头,咱们就到这儿分道扬镳吧,放心,等拿到酬金本大爷会分你一些,
  别说本大爷不敬人情,毕竟你现在这幅模样,本大爷也有责任,本大爷不是那种不分是非的混蛋。”
  瑶音摇摇头,淡淡地说道:“你只要记住答应我的事即可,钱我是一分都不会要的。”
  丁炼听的出,瑶音现在说话非常吃力,心中感叹能把一个先天高手逼至这等境地,可见此行秦府的凶险。
  “喂,小丫头,看你这状态,不如本大爷送你回客栈吧,这黑灯瞎火的,万一再遇到个歹人,就你这弱不禁风的模样,定会出事……”丁炼好心提出建议。
  瑶音再次摇摇头:“不必了,我能保护好自己,等我伤势痊愈,你要帮我查询鬼王,这是你我之间的交易。”
  “切,好心当成驴肝肺,随便你,本大爷吃夜宵去了,回见!”丁炼喝下一口酒,背起酒葫芦直接从岔道左侧向黑暗深处行去。
  瑶音紧了紧身后的琵琶,闻听丁炼脚步声走远后,竹棍轻点地面,向客栈方向缓缓走去。
  行过一个拐角,瑶音忽然停下脚步,轻启朱唇:“从我出秦府开始,你就一直跟着我,顾千岁,何不现身一见?”
  话音一落,一道黑影站在瑶音身后一丈距离。
  “师侄女,我们又见面了……”来人正是顾千岁,她看着瑶音背影,露出一脸猥琐的笑容。
  瑶音缓缓转过身,面朝顾千岁,语气冰冷地说道:“你找我所谓何事?”
  “何事?嘿嘿嘿……”顾千岁轻笑几声,“你师叔我什么品行还不知道么?自然是要帮你疗伤啊,强运诛邪天音造成的反噬不好受吧,
  啧啧啧,你也真是的,那么冲动干什么?功力不够如何能催动这样的禁术,现在你很难受吧?不过别怕,有师叔在,会好好照顾你的……”
  说着,顾千岁向前两步,搓着手慢慢逼近瑶音。
  面对危机逼近,瑶音却一脸风淡云轻,握紧手中竹棒:“顾千岁,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有伤在身,无力制止你?
  但你可曾想过,或许我是故意露出虚弱疲态引你上钩呢?”
  “不要装腔作势了……”顾千岁抠出一颗鼻屎,随手一弹,“师侄女,你我都是同门,虽然你师叔我天资平平,无法修炼本门上层功法,但对六雅天宗内的咒术反噬还是了很解的,
  以你现在的状态,莫说现在不是我对手,怕是就算随便来两个痞子你都无法应付吧?劝你还是少做挣扎,乖乖听话跟我走,
  你放心,师叔最会疼女人,尤其是你这般气质脱俗,仙子一般的美人……”
  “顾千岁,你太放肆了!”瑶音竹棒直指顾千岁,怒道,“我究竟有没有受伤,你大可上前一试,
  你只知玄音反噬,却不知这些年来师傅早已悟出一套压制反噬的功法,现在的我对付你绰绰有余……”
  “不可能!”顾千岁摇摇头,显然一点都不信,“音波反噬瞬间弥漫全身,只能靠静养恢复,绝对不可能有什么功法能压制,你休要危言耸听。”
  瑶音冷冷地说道:“所以师傅说你天资愚钝,终身都无法修到先天顶峰,你认为不可能的事,早已有人办到了!”
  顾千岁脸色一变,停下靠近瑶音的脚步,疑惑的思索她这番话的可信度。
  “怎么?怕了?”瑶音语气冰冷,“就如同当年,你被师傅制服跪在列位先辈牌位前痛哭流涕的模样,毫无半点先天宗师的风范,可怜的如同一个无助的稚童。”
  被瑶音一顿羞辱后,顾千岁登时恼羞成怒:“臭丫头!你惹怒我了!你以为我会信你鬼话?你要没伤在身早就对我出手了,何必在这里跟我呈口舌之快?
  不管你所言是真是假,今晚,我一定要把你压在身下痛哭乞怜,给我过来!”
  只见顾千岁左掌猛地一展,一股巨大的吸力带起狂风大作,瑶音娇躯止不住的向前挪移。
  “五成功力你都顶不住,果然是在虚张声势,嘿嘿嘿~”
  眼看瑶音即将落入自己掌心,顾千岁嚣张的大笑起来。
  “你师傅一向看不起我,今日我就要将她最得意的弟子玩的欲仙欲死,我真想知道你师傅得知你清白尽毁,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荡妇后,会是一副怎么样的表情,哈哈哈……”
  对顾千岁的污言秽语,瑶音是充耳不闻,只是紧紧握住竹棒,面色异常到底冷静。
  就在自己即将被顾千岁伸出的魔爪抓中之际,瑶音手中竹棒忽然向前一刺。
  飕……
  一道剑气直刺顾千岁眉心而去。
  “嗯?”
  顾千岁立马收功,堪堪避开这道剑气,而在他脚下却是落下一缕头发。
  摸摸自己的眉心,顾千岁脸色一沉:“师侄女,你就只有这点本事么?如果是这样,你今晚注定会成为我的女人!”
  话毕,顾千岁双掌一翻,两道蔚蓝色气劲汇聚掌心,化作剑气,直击瑶音两肩。
  锵、锵——
  两声脆响,却是瑶音挥动竹棒,击散这两股剑气,但先天中期的功力非比寻常,在挡下剑气的同时,瑶音整个人也连连后退数十步。
  “何苦如此挣扎?从了我吧!嘿嘿嘿……”
  顾千岁狂笑着再次发出数道剑气,逼的瑶音连连后退不止。
  真气之间剧烈的碰撞让原本伤势未愈的瑶音更加雪上加霜,再挡下又一道剑气后,终于忍不住单膝跪地,用竹棒支撑自己身体,嘴角已浮现一条血痕。
  “师侄女,我来了!哈哈哈……”
  顾千岁觉得胜券在握,当即施展轻功直扑瑶音而去。
  然……
  就在他行进半途,忽觉小腿一阵钻心的刺痛,逼的他停下脚步低头看去,却见自己脚上出现两条鲜红的血痕,似乎是被利刃给划开。
  就在顾千岁震惊之余,瑶音冰冷的声音回荡:“顾千岁,看看你周围,是不是有许多细如蚕丝的气线?”
  顾千岁闻言,定睛仔细看去,这一看顿时头皮发麻,冷汗直冒。
  只见周围巷道内,已经布满了由真气凝聚成型的透明丝线,自己根本动弹不得。
  “蚕丝劲,你什么时候布下的这个术法?!”
  顾千岁害怕了,眨眼间,形势逆转,居然着了这丫头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