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武震江山 > 六十 这个女人不简单

六十 这个女人不简单


  ……
  蚕丝劲,六雅天宗历代掌门根据江南当地稀产天蚕丝的特性,研究出的一套出其不意的功法,确切来说,是一套攻守兼备的术法,需要有深厚的内力和步法配合方能施展。
  对手一旦进入蚕丝劲范围,便会被周围由真气凝结而成的丝劲团团围住而动弹不得,成为他人鱼肉。
  现在,顾千岁周身已被丝劲包围,无法再寸进瑶音半步。
  “你居然参透了蚕丝劲,而且以你现在的伤势,竟然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布下此咒术?师侄女,我真是太小看你了!”
  顾千岁不断四处打量可脱身的空间,本想用轻功逃离,然而他身形稍稍一挪动便会触碰到丝劲,立刻在身上留下一道划开的伤口,急的他是团团转。
  这时,瑶音起身擦拭掉嘴角的血痕,手中竹棒遥指顾千岁方向,语气异常冰冷:“顾千岁,现在,是你该为自己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话音一落,瑶音卧竹棒的手一翻,从竹棒内抽出一柄寒铁短剑,长驱直入,迎面向顾千岁刺去……
  “师,师侄女,我,我刚才只是跟你开玩笑的……”关键时刻,顾千岁立马认怂,“求你念在昔日师门情谊份上,饶了师叔这一回吧!”
  竹声剑——
  回应顾千岁的只是瑶音更加凌厉的攻势,剑尖抖动之下,不断发出竹棍敲击的声响。
  “可恶!你以为我这先天中期是摆设么!”
  眼看求饶无望,顾千岁也放弃幻想,决定拼死一搏,立马运气形成气罩护住身心,然后……
  顾千岁悲哀的发现,除此之外依旧是动弹不得。
  瑶音所施展的天蚕劲,能轻易划开寻常先天后期以下武者的护体气罩,更别提顾千岁这种先天中期,资质又愚钝的人了。
  瑶音的剑势越逼越近,顾千岁只能眼睁睁看着死亡来临,心中又绝望又后悔。
  “呃,噗~”
  就在凌厉剑气刚刺入顾千岁胸口一寸之际,瑶音因为强运真远,引发了体内反噬的玄音,终于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再次半跪在地。
  而蚕丝劲在瑶音倒下一刻,登时纷纷化作烟雾,消散与无。
  “啊~”
  顾千岁惨叫着向后倒去,虽然捡回一条命,但那一寸剑气入体,又迅速游走全身,也是痛的他死去活来。
  “好,师侄女,你可算是让师叔我长见识了!”顾千岁忙封住自己周身穴位,不让剑气继续游走,损害经脉,“难怪我那师姐会如此重视你,看来她真的没看错人。”
  瑶音用尽最后力气,极其吃力的拄剑起身,擦拭一下嘴角血迹:“可惜,功亏一篑,就差一点,你这恶贼定会被我一剑穿心而死。”
  顾千岁脸颊不住抽动,回想起方才那逼命的一幕,依然是心有余悸,此时对瑶音已经不敢再蹿升邪念,只因为这个女人……
  实在太可怕了,如此重伤情况下还能反制住修为比她高的人,如果她未受伤的话……
  顾千岁心中杀机顿起,打算辣手摧花,趁她现在虚弱至极之态,尽早将她除去。
  至于女人,虽然可惜没能尝试这种极品的滋味,不过只要留得性命,何愁没有女人呢?
  杀意浮现,顾千岁悄然一步一步逼近瑶音,强压体内暗伤,运起内元汇聚至右掌掌心。
  为了防止意外发生,顾千岁还故意分散瑶音的注意力,不断不言说道:“师侄女,你当真一点都不留情面么?现在你我都受了重伤,不如就此作罢如何?”
  瑶音当即回道:“无需惺惺作态,想出手你只管来试试,但我奉劝你最好不要后悔!”
  顾千岁闻言一怔,本能的想要退却,但当她见到瑶音的身体因为压制内伤和剧烈的疲态而微微颤抖时,不由又鼓起了勇气继续靠近。
  “她已是强弩之末,只要轻轻一掌,就能取她性命,我何必怕她?”
  虽然这么想,但顾千岁还是在距离瑶音三尺之外停下了脚步,开始与她面对面对峙。
  可就在顾千岁这犹豫的一刹,瑶音忽然抬手射出数枚细针,直冲顾千岁而来。
  “可恶的丫头!”
  顾千岁恼怒一声,连退数步立马挥掌,利用方才暗运的内劲挡下眼前一连串暗器,那些暗器遇到内劲形成的气浪,瞬间化为齑粉在空气中飘散。
  这一次,瑶音再也支撑不住,双膝一屈,无力的跪倒在地,全靠手中短剑支撑不让自己彻底倒下。
  “师侄女!你这次真的惹恼师叔了!”
  连番中招差点毙命,顾千岁恼羞成怒,不顾体内伤势,猛地提气运功,顿时一道澎湃的气流浮现在双臂上,打算一击结束瑶音的性命。
  “呃……”
  可就在这时候,顾千岁只觉体内气息一滞,紧接着真气逆行,原本汇聚双臂的气流立马消散无踪。
  “这是怎么回事?”顾千岁惊讶至极,“我的功力怎么会提不起来?”
  “因为你中毒了……”瑶音疲惫的说道,“中了我亲手研制的秘药,散功粉,先天后期以下中此毒者,十二个时辰内功力会降低七成,除此之外,我还在散功粉里添加了一剂蚀心草,这个功效就不必我多言了吧……”
  顾千岁大吃一惊,怒道:“你这妖女,城府如此之深?还有我到底什么时候中毒的?”
  瑶音道:“就如同你不知道我何时布下蚕丝劲一般,自然不会清楚我是如何对你下的毒,
  顾千岁,我真的怀疑你这先天中期的修为是不是都修到不长脑子的境地?你真是一个可怜又可恨的淫贼!”
  顾千岁心头一怔,随即恍然大悟:“银针,是方才你射出的银针!”
  瑶音承认道:“你总算明白过来了,我把毒抹在银针上,知道你会用内功抵挡银针,利用银针碎裂时弥漫的气味,通过五官和皮肤进入你体内。”
  “好阴狠的丫头!”顾千岁大怒,“纵使只有三成功力,纵使我中了蚀心草,也要拉你一起陪葬,纳命来!”
  顾千岁疯狂的冲向瑶音,一掌拍向她的天灵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