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武震江山 > 六十一 死的憋屈

六十一 死的憋屈


  ……
  顾千岁杀招将至,此时的瑶音再无力抵抗,只能跪在原地等候死亡来临……
  就在逼命时刻,顾千岁身后忽然急速飞来一重物……
  顾千岁一惊,本能回身一挡……
  咣——
  顾千岁一掌拍在一个巨大的酒葫芦上,在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将葫芦呈直线拍飞后,刹时倒退数十步,才堪堪稳住身形。
  “什么人!”
  顾千岁冲酒葫芦消失的黑暗处厉声质问。
  “本大爷就知道会有意外,还好半途折返看看,不想当真没有白跑一趟!”
  丁炼的声音在黑暗中回荡,说话到底功夫,那飞转的酒葫芦已稳稳落入他手中,再次背在身后。
  顾千岁一怔,捂住酸麻的手掌,诧异万分:“是你?丁炼!?”
  丁炼奇道:“你认识本大爷?”
  不过,等他借着月光定睛一瞧,也就释然了:“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老色批,顾老头,你都一把年纪了,还想跟一个能当你孙女的丫头发生点关系,未免也太过分了……”
  顾千岁回道:“丁炼,这件事跟你没关系,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丁炼上前两步,蛮横地说道:“如果本大爷非要管这闲事,你个废物又能拿我怎么样?”
  “那你就给我去死吧!”顾千岁当即一掌拍向丁炼。
  虽然顾千岁现在内伤沉重,外加身中剧毒,实力被压缩到不足以发挥两成,但他觉得收拾一个只有炼体低阶修为的武者应该是十分轻松的。
  “老色鬼你在找死!”
  而丁炼则仗着自己有不坏金身护体,当即一个急冲迎着顾千岁飞奔过去。
  二人距离越来越近,而夹在二人中间的瑶音则是十分无助的靠在刺入地面的短剑上,手扶剑柄,努力压制体内内伤爆发。
  “给我死,砌云手!”
  “穿云裂石十三击!”
  砌云手,六雅天宗徒手近身格斗绝技,招式千变万化攻守兼备,让人难以琢磨。
  穿云裂石十三击,丁炼自创的招式,拳脚腿掌并用,毫无取巧可言,招招都是搏命之招,每一击都是势大力沉。
  双方几乎同时扑到瑶音跟前,还是丁炼快了半拍,抢先一拳与顾千岁掌心对碰。
  一瞬过后,丁炼拳掌连环,连续逼退顾千岁数步后,双方在巷子内展开了激烈的近身搏杀。
  此刻,顾千岁心里是憋屈的很,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堂堂先天中期,居然被一个只有炼体五段的痞子逼的连连后退,纵使现在有伤有毒在身也不该这样啊。
  他实在无法理解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
  一套十三连环重拳打完,虽然没有破开砌云手的守势伤到顾千岁,然而他的手掌和手臂早已在抵挡重拳过程中,到处都是青肿之色,是又酸又麻又痛。
  虽然方才自己也有几掌拍在丁炼身上,但就如同一双肉掌砸在合金钢材上那样非但没有给丁炼造成半点伤害,反而被那阻力震的心神不宁。
  就在顾千岁打算喘口气的空荡,丁炼扭扭自己手腕,缓缓说道:“这样都还不倒下?先天中期就是非同寻常,看来得再加把劲了!”
  顾千岁眼皮一跳,正打算开口阻止之际,丁炼再次出手了!
  “穿云裂石十三击!”
  “我靠!还来?你就不能换点其他花样么?哪有同样招式反复使用的,这和寻常套路不一样懂不懂?”
  连环重拳再度袭来,顾千岁只能勉励阻挡,在骂骂咧咧中,从巷口被丁炼一直逼到了巷尾,狼狈不堪。
  “呼~呼~”
  又是一套连环击过后,顾千岁自知继续打下去莫说杀了瑶音,怕是自己也会毒发而亡,索性摆摆手,喘着粗气说道:“丁炼,先别打了,再打下去,你我就是两败俱伤的下场,还是收手各自回去忙自个儿的事吧。”
  丁炼取下酒葫芦,喝下一口酒,戏谑地看着顾千岁:“两败俱伤?老色鬼你也太给自己涨脸了,你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有多严重……”
  顾千岁道:“我承认你的拳头很重,但你修为境界太低,即便我现在有伤在身,你也不可能轻易破我护体气罩。”
  丁炼摇摇头,极其怜悯地看着顾千岁:“老色鬼,你仔细想想本大爷为什么要连使两遍相同的拳掌?难道你不知道我通过与你交手时将暗劲从你手腕处打入你体内么?”
  “暗劲?哈哈哈……”顾千岁闻言大笑三声,“炼体期的暗劲能对我造成什么伤害?丁炼,看来你根本没有体会过高境界的实力。”
  “本大爷的暗劲自然伤不到你,但是……”丁炼把酒葫芦塞子合上,眼神瞬间一凛,“只要能催动留在你体内那道来来不及化解的真气,就足够了!”
  话音一落,顾千岁顿觉竹声剑的剑气忽然冲开了自己封住的要穴,迅速游走七经八脉,痛的他冷汗淋漓。
  “噗~”
  剑气游走又带动蚀心草的毒素大爆发,顾千岁忍不住一口黑血吐出体外。
  “你……你……”
  下一刻,顾千岁七孔流出黑血,整张脸变得漆黑无比,颤声指着丁炼想说些什么,但,最终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出口,就气绝身亡。
  顾千岁死的特别憋屈,他怎怕是么都想不到,会死在一个只有炼体期五段的痞子手里,或许是淫念让他错判局势,今夜就不该来贪图瑶音美貌。
  但,一切都太迟了,世上没有后悔药,顾千岁只能带着无限遗憾和懊悔,陷入轮回黑暗之中。
  瞥了眼倒地的顾千岁,丁炼这才向瑶音方向赶去。
  此时的瑶音浑身不停颤抖,脸色一片惨白,直到丁炼蹲下她都没有力气说话,一股强烈的倦意,不停吞噬着她残存的意识……
  “小丫头,那老色批本大爷替你料理了,说吧该怎么感谢本大爷?”
  “多,多谢……”
  瑶音轻声嘀咕一句,便再也没有力气支撑下去,整个人向前一倾倒在丁炼怀中,陷入昏迷。
  “喂~小丫头,你怎么了?”丁炼看着怀中的瑶音,眉头顿时一皱,“本大爷没让你以身相许,用不着这样。”
  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搭了下她的脉搏。
  “内息紊乱,体内真气逆行,不赶紧医治怕是活不过今晚了……”
  确定瑶音沉重的内伤后,丁炼二话不说,当即拦腰抱起瑶音,顺便把她身后的琵琶解下挂在身上,赶紧向城西走去。
  “真轻,怕是只有七八十斤,还没本大爷酒葫芦重,算了,就当本大爷上辈子欠你的,就救你一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