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这个家族要崛起 > 第二十六章 八极归流

第二十六章 八极归流


  随着这一声梁腔响起,顾家人彻底杀红了眼。
  顾怀谨身在阵内,眼看着四哥被一剑刺透胸膛,顿时间肝肠寸裂,大吼一声:“归海生,助我啊!”
  话音刚落,玉鼎自他掌心穿出,瞬间变作三尺大小,轰的一声,撞在了防御阵上。
  顾矜葇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却也只是看了一眼已近疯狂的九弟,既不责怪,也不退让。
  “九哥,你冷静下,现在出去无济于事。没了防御阵,顾家老小全要死在这里。”八妹矜茹劝道。
  顾怀谨左右为难,若真强行破了防御阵,只怕持阵的五姐当时就要命断。没了防御阵,单靠几个练气初期的女流之辈又怎么护得住顾家数十老小。
  五姐外柔内刚,既然接下了持阵的担子,自然是至死方休,一言两语又岂能说服?
  “躲着有个屁用?前面死完了,我们还不是要死?”顾怀谨已经快疯了。
  “前面死完了,还有我们姐妹。我们死完了,你们再死不迟。”顾矜葇终于开了口,声音平静的吓人。
  “猪脑袋!死脑筋!”顾怀谨破口大骂。
  姜茹也在阵中,前面刚丧一子,丈夫也已发了疯,打斗起来只攻不守。另外两个儿子苦苦游斗,身上已伤痕累累,不知还能支撑多久!
  这最让人心疼的小儿子,是丈夫交代好的,一定要守住,只要她姜茹不死,小儿子就不能出阵。
  眼看小儿子癫狂无状,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若世间还有苦楚未尽,不知这算不算最苦?
  顾怀谨见母亲眼里满含泪水,却强忍着一滴未流,登时磕了三个响头,喊道:“娘啊,儿要杀敌!”
  “叫他去!“姜茹说道,声音冰冷寒心。
  顾矜葇抬起眼皮,又看了一眼这个嗜书如命的九弟,说道:“五姐要是不死,每年给你烧两本好书。”
  顾怀谨终于如愿出了阵,可眼前已经死伤一片,演武场里血肉翻飞,到处都是断臂残肢。
  擒贼先擒王!
  黑衣人里就一个没蒙面的陈义真,顾怀谨当先冲他杀去。
  陈义真正跟顾定风纠缠,眼看他气息逐渐下降,想来再过半刻便可斩了他的首级。岂料正面一点白光由小到大,疾飞而来,他忙御剑去挡。
  “当...当...当…”
  飞剑与玉鼎交手数招,谁也奈何不了谁。
  借着这个功夫,顾怀谨已冲至陈义真身前十丈,登时布满玄武劲,连打三招青龙碎星指。
  “叮...叮...叮”
  又是三声脆响,三招全中。哪曾想,力可透石的青龙碎星指,竟只是将陈义真身上那件夜行衣打了三个破洞,里面那层银光闪闪的内甲,竟然丝毫未损。
  “归海生,你有点弱啊!”顾怀谨神识传音道。
  归海生的元神早就离了养魂玉,一直藏在顾怀谨怀中,眼看自己拿不下陈义真,只能用不太肯定的语气说道:
  “我没修过元神术,御鼎砸人很厉害了吧?”
  “别砸他了,挑比你弱的砸。”
  归海生从善如流,当即调转玉鼎砸向了一旁的炼气修士。
  那人是个侏儒,直起身也不过四尺,偏又猫着腰,一直在攻老十顾文谨的下盘。
  顾文谨名里带文,却生得五大三粗,对上这个刁钻油滑的侏儒,还真不占上风。
  侏儒人小,却也机灵,眼见水缸大小的玉鼎砸来,当即一个翻滚,正好从顾文谨胯下钻过。
  “轰!”
  演武场上多了一个大坑,溅起的石屑全砸在了顾文谨身上。若不是他反应够快,侧了下脸,八成就要被石屑迷了眼,混乱之中可就要了命啦。
  “好像没有比我弱的啊...…现在!”归海生心里发苦,却未曾开口。
  这一连串的事情,说起来很长,做起来也不过三五息功夫。趁这会功夫,早已发狂的顾定风终于抢到了陈义真身前。
  他使一杆九尺长枪,枪身是精钢打造,枪头里却掺了玄铁,碎金断玉不在话下。
  陈义真筑基多年,虽仍在初期,却也是初期三层,即便不使飞剑,也能跟顾定风周旋到底。何况他的飞剑,眼下又得了空闲。
  “叮...叮...叮叮...”斗得七八招,顾怀谨也抢至身前,布满玄武劲,一拳一掌朝陈义真招呼。
  四象拳虽然刚猛,但得来时间太短,许多关窍尚未完全领悟,看在陈义真眼里自然是漏洞百出。
  星空诀虽也精妙,但毕竟只是法,不是术。就像习武之人说的内功一样,单有深厚的内功,没有好的身法,也等于白搭。
  陈义真艺高人大胆,同时应付两个,余光还一直注意着那只到处乱砸的玉鼎。心想,阴阳无漏鼎,到头来还不是我陈家的?
  厮杀已经持续了一刻来钟,顾家定字辈七人,志字辈三十八人,谨字辈算上扛旗的再有七人,总计也不过五十二人,比着对面整整少了一半。
  虽说志字辈也服了极品爆元丹,但大多只能拔升到炼气圆满,仅有志玄、志英、志杰三人年长,原本就是练气圆满,此时堪堪拔到筑基。
  奈何这拔苗助长得来的筑基总归是虚的,他三人抛去性命也不过多杀了七人。对面尚存的还有七十余人,而顾家却仅剩三十七人,仍是少了一半。
  顾守谨虽只有练气五层,但底子扎实,性子稳重,一招一式都是伺机而动。对手虽比他高了两层,斗了一刻,也只是划了他一点皮外伤。
  老六大名顾纯谨,性子随爹,朴实中带点狡猾,一直跟四哥顾诚谨在灵云坊经营。
  他练气六层,此刻也侥幸活着,只是身上已没个好地方。右手被连腕削去,他只能左手使剑,估计再撑不了几招。
  顾志昌在他最得意的儿子死时,就已经心如死灰,眼下大开大合,竟然逼得两名对手步步退让。
  他心里只剩一个想法:死吧,都去死!你们都死了,我小儿子才能活。
  然而他的小儿子,就在旁边不远,正与人斗得死去活来。
  若论真元之浑厚,顾怀谨上中下三丹田,外加任督五十二穴,满满当当,应当不输在场所有人,包括筑基三层的陈义真。
  奈何他拳不得法,每一拳呼啸而出,不是偏了,就是慢了。即便中了,也是打在那副坚如壁垒的宝甲之上。不仅伤不了人,反而震碎了自己几块手骨。
  一来二去,反倒惹恼了陈义真,只听他大吼一声:“去死吧!”
  话音未落,飞剑已弃了顾定风,直奔顾怀谨而来。顾怀谨身法不济,知道自己躲不过去,只稍向左倾,避开心口要害,任那飞剑自右背透过。
  他的左手却在倾斜之时,趁机探向了陈义真的面门。
  陈义真头一次感到心慌,当下猛提身法,疾退数丈。纵使他身快如电,还是被掌风带到,只一下,就见他鼻梁塌陷,双目爆裂。
  趁他病要他命!
  顾定风总算抓住机会,一杆长枪疾射而出,身体也随枪而去。
  这一招,人与枪合,带着他百年光阴,数十年隐忍,一去不返!
  长枪先是刺穿了陈义真慌乱中祭出的金刚符罩,继而又刺穿了护身气罡,最后扎在了那层宝甲之上。
  枪入三寸,再也刺不进去。
  顾定风跌落在地,看着高高在上的陈义真哈哈大笑,再用最后一丝气力,咬断了手腕的血管,大喊一声:“三哥,看你的啦!”
  话落,人亡!
  陈义真虽有神识视物,但骤然失明,还是让他慌了神。此时再听顾定风这句三哥,才再次想起那个心机深沉的顾定云。
  可他不是七年前就死了吗?跟顾心明一起发的丧,自己还来过。
  他一定是死了,顾定风诈我!
  不对,有问题!那小子被我刺了个对穿,他的血呢?
  陈义真慌忙扫视一圈,顿时心惊胆寒。之前杀的兴起,竟没人注意到,死伤这么多人,地上却只存了几滩血,而且还在慢慢消失。
  “有诈!快撤!”陈义真大吼一声,身形激射而去。
  “砰...砰...砰...”
  一层无形气罩拦住了所有人,竟使他们同时想起了一首儿歌:
  ‘梁国小,不可欺,他们有个柳白衣。柳白衣,柳白衣,流归八极无人敌!’
  柳白衣布阵无数,唯有一阵可挡赵国三十万铁骑,那就是八方远近,三宝皆归的八极归流阵!
  它之所以恐怖,在于无论你多少悍卒铁骑,入得阵来,我只需一万人马与你厮杀。
  杀我一万,精气神三宝归于阵中,便再生出与一万兵力相当的威能。杀了敌人,同样吸他三宝,再生伟力,无休无止。
  眼下演武场中布下的竟也是八极归流阵,虽说比不过那个覆盖了整个苍梧郡的盖世大阵,但同样吸人三宝,同样再生威能,也同样的无休无止。
  顾定宁眼下已奄奄一息,却仍挣扎着站起,喊了一句:“顾家子弟抱团围合,当心狗急跳墙。”
  八极归流阵锁住了陈家人,也同样锁住了顾家人,虽说有人操控,不至于误伤,但却不得不防陈家人怒急反扑。
  眼下演武场中还能动弹的顾家男子仅余十七,尚有一息的还剩六人。
  幸好还有女人,她们闻声便撤了防御阵,顾矜葇当先冲出,迅速聚齐族人,围在中间,重新布起防御阵。
  这一刻,顾家的女人展现出了她们温婉背后所有的坚强。现在,轮到她们了!
  八极归流阵的名声太大,以至于黑衣人全都吓破了胆,他们只想着破阵逃命,根本顾不上再看顾家人哪怕一眼。
  他们都知道,这百丈大小的演武场很快将变成一个炼狱。
  “破阵!”陈义真大喝一声,所有人全都出剑砍向那无形无色的气罩。
  寻常阵法,但凡遇到攻击,总会泛起一丝涟漪,能让人明显感受到气场波动。可这八极归流阵根本毫无反应,眼睛看不到,神识也感应不到,只有撞上了才能知道,那里杀机满布。
  第一个没了头颅的人,在身体倒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还能思考,可已经顾不上了,他只剩最后一个念头:族里能给多少抚恤?
  这个到死还在想着抚恤的人,真应该含笑九泉,因为他身体倒下后造成的声响,竟然吓坏了七名筑基高手。
  第二个倒下的人更惨,一道无形的杀气将他拦腰斩断。他甚至都没看清,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只看到自己肠子堆了一地,实在令人难受。
  他想,死了算了!可双手也被斩了,那把剑就在眼前,可他不会御剑啊,想自杀也拿不起来。
  第三个、第四个,直到第十四个人倒下,一名黑衣人再也忍受不住,大喊一声:“老子跟你们拼了!”
  喊罢就冲顾家人杀去,可没泡出两步,也被拦腰斩断,正倒在第二人身边。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好不尴尬。
  “杀了我吧,你还有手。”第二人半提醒,半哀求的说道。
  十五看了看他,又看看还健在的右手,不禁哈哈大笑,笑到快要断气,才抬手抹了脖子。
  第二人张了张嘴,忽然明白一个道理,原来唯一能让自己不那么痛苦的办法,就是看着别人更痛苦。
  十五的死引起了连锁反应,所有炼气期的黑衣人都不再奢想能逃的出去,他们甚至想嘲笑还在拼命破阵的筑基修士。
  筑基了不起吗?如果真能破开,那就不叫八极归流阵了。想当年,赵无回不也没破开!
  剩下的四十三个黑衣人彻底疯了,一个个癫狂的冲向顾家人群。
  倒下一个,又倒下一个,他们不管不顾,直往前冲,终于在倒下九人之后,杀到了顾家人身前。
  一时间,刀剑四起,齐齐落在防御阵上!
  顾矜葇手持阵盘,连喷数口鲜血,依旧纹丝不动,面不改色。
  她十八岁操持家务,哪有时间修行,虽说资质尚可,眼下也只是练气三层。
  能活下来的黑衣人,最差的也在练气后期,若非顾安贞留下的阵盘威力不俗,这一刀一剑下来,她早该支撑不住了。
  这阵盘本该交给六妹矜秀,是她骗过家主,绕到后山硬抢下来的。阵盘跟法器一样,用之前需用神魂祭炼,眼下不说她不想,即便她想交出去,别人一时半会也祭炼不了。
  不能死啊,她想,按照现在大阵杀人的速度,只要再坚持百来息,这些贼人就要死光。可百来息谈何容易,刚刚不过十息,就已经让她气血逆行了。
  她那双柔美的眼睛一直闭着,却有一滴澄澈如玉的泪珠,带着无尽的眷恋,缓缓滑落。这个外柔内刚,任劳任怨的女人,终于快走到了生命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