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天玄醉 > 第七十四章湖边闲话

第七十四章湖边闲话


  正文
  输青青与风阡陌二人来到了湖边,二人将手中的铜盒与鱼竿下来,然后二人都坐了下去。
  在这个小湖边,书院贴心地围着小湖,铺了一圈锦席。输青青与风阡陌二人这坐下去,倒也不担心脏了衣袍。
  开铜盒,捻起一粒已经揉成团的饵,随后挂到鱼钩上。
  好这些,输青青与风阡陌二人握着鱼竿的一头,另一头带着鱼钩抛了下去。
  那挂着鱼饵的鱼钩,一进入水面,溅起一两滴水,形成道道波纹,在湖面上无声地扩散开来。
  这一钓鱼却是与往有些许差异的,因为这一,二人间没有像往日那般静,输青青开口说话了。
  抛下鱼钩没多久,输青青便开口说道:“阡陌,我明天就要去亨钱庄面试了。”说,输青青转过头看向风阡陌。
  风阡陌听了这话,也是转过头来,看向输青青,二人就这样对视在了一起。
  看着输青青,风阡陌说道:“这样啊!那要不要我明天陪你去?”
  输青青对此道:“你若能陪我一起去,自然是极好的,我也希望是这样。”说,输青青朝着风阡陌笑了笑。而风阡陌也是对此了一个微笑。
  二人说这些,也就静下来,专心钓鱼了。
  宿舍中,有一道身影在这时开房间门,显现了出来。这道身影正是宋浩。
  他走出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往前走了几,来到一间房间前。宋浩举起右手,叩了叩门。
  叩了几下后,宋浩向里面说道:“输兄,是我,宋浩呀!”而在宋浩这话过后,房间里面却是久久没有答话。
  宋浩站在门前,量了一下,随后推开房间门。
  推开房间门,宋浩没有看到输青青,于是宋浩又将房间门关了上去,脸上有点悻悻然。
  宋浩开关门的动静,还有刚的那番话,貌似惊动了旁人,于是有两间房间也是传出了响动。
  随后,两扇房间门开了,从两个房间里显现出两道身影。一是周明,另一则是魏凌恒。
  周明与魏凌恒二人看着站在输青青房门口的宋浩,二人都是不约而同地向宋浩问道:“宋兄(浩兄),你这是在干么?”
  本来看到输青青不在房间,因此有点悻悻然的宋浩,听到周明与魏凌恒的话,头转过来,看向周明与魏凌恒二人。随后,宋浩向周明与魏凌恒二人分道:“周兄,凌恒。”
  着,宋浩继续说道:“我这准备找输兄有点事要谈,可是输兄这时却不在房间。”
  听宋浩这话,周明与魏凌恒二人也没有说么,各自往后退了几,准备关上房间门,继续自己的事。
  宋浩答周明与魏凌恒的问后,见到二人准备关门,急忙说出了自己的问。
  “凌恒,周兄,你们道输兄去那里了吗?”
  周明与魏凌恒听到宋浩这一问,二人彼此看了一眼,然后魏凌恒对宋浩道:“浩兄,这个我是不道的,不如你去阡陌兄房间,找阡陌兄问一问。”
  对于这话,周明也是点了点头,示宋浩,自己也是这个。
  宋浩得到周明与魏凌恒二人的应,也是点了点头,认同魏凌恒说的话。不过宋浩马上又出新的疑问,只见宋浩说道:“那要是阡陌兄也不在呢!”
  宋浩这话让周明与魏凌恒二人正要关上门的手不由地停顿了下来。魏凌恒对此道:“那我就没么办法了。”
  而周明也要脱口而出和魏凌恒一样的话时,他突然停下来,考了一下,对着宋浩道:“要是阡陌兄也不在的话,宋兄你不妨去他们去钓鱼的小湖边碰碰运气。”
  听了周明这话,宋浩道:“好的,我道了。”
  而周明与魏凌恒二人听到宋浩这样说,也就关上了门。
  宋浩说那番话,见到周明与魏凌恒二人都关上了门,然后也就听了魏凌恒之前的话,走到风阡陌的房间门前,叩了叩门。片刻后,房间里没有传来应。
  其实这样的场景,宋浩自己是到了的,毕竟刚自己三人聊天时的动静,若是风阡陌在房间内,应该是能够影响到他的。而在自己三人谈后,风阡陌的房间内依旧没有声响传出。所以会有刚的一问。
  不过宋浩继续推开门,要认一下风阡陌在不在,毕竟没有声响,不表人在不在。
  宋浩推开门,见到房间内无风阡陌的身影,于是也就关上门,然后站在门外考了一下。
  之后,宋浩也就决定听从周明的议,离开宿舍,去小湖边碰碰运气。
  宋浩开宿舍门,微凉的风吹拂过他的脸庞,带来了丝丝凉。
  宋浩关上宿舍的门,迈开脚往前走,走出小院,走在青石子铺成的小上。
  沿着一条,宋浩往下走,不一会儿,就走到了湖边,周遭的气比之其它地方也湿润了些。
  在小湖边,宋浩看见了两个人,而这两个人也正是宋浩找的人,所以宋浩看到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喜悦。
  宋浩继续往前走,来到输青青与风阡陌二人身旁,对着二人拱手施礼说道:“输兄好,阡陌兄好。”
  听到这两声问候。输青青与风阡陌也就抬起头,转过来,看向宋浩。
  输青青与风阡陌看着宋浩,二人也是分说了声“宋兄好。”
  说这话,输青青与风阡陌便是又将头低下,看向湖面,看着鱼钩。
  宋浩见二人这般,对着输青青说了一句,“输兄,等会儿有,我找你有些事要谈。”说,宋浩也就转身准备离去。
  输青青听了这话,倒是出声喊住了宋浩,对着宋浩说道:“宋兄,我现在就有,你要是没事的话,可以现在就和我说。”
  说,输青青扭头看了风阡陌一眼。而宋浩听了输青青的话后,对着输青青说道:“输兄,你和阡陌兄正在钓鱼,我这说话扰你们不好吧!”说,宋浩也是朝风阡陌看去。
  风阡陌面对二人看过来的目,倒是颜一笑,然后说道:“宋兄多虑了,你和青青聊就是了,这没有么扰不扰的,毕竟这钓鱼嘛,愿上钩。”
  而就在风阡陌刚说这话后,风阡陌手上的鱼竿明显地晃动了起来,这让宋浩本来要张开的嘴,又是闭了起来。
  等着风阡陌将鱼钓上来后,宋浩是开口感谢道:“谢谢阡陌兄了。风阡陌听闻此话,笑了笑。
  随后,输青青便向宋浩问道:“宋兄,你找我聊么事?”
  宋浩道:“我这是来和输兄说一下去亨钱庄面试的事。”
  输青青听后,对着宋浩说道:“是这事呀!我刚好也准备晚饭后找宋兄好好聊聊。既然宋兄这时起了,那我们就好好聊聊。”
  说,输青青抖了抖手上的鱼竿,像是在挑逗着湖里的鱼儿。
  宋浩对着输青青说道:“输兄,明天面试的时间是从午时初到未时初这一个时辰,来往是半个时辰,如我们在早上的课结束后,就出发的话,面试顺利,应该是可以赶来吃午饭的。输兄,你觉得怎么样。”
  输青青听了后,略微考了一下,也就对着宋浩道:“这样也好,反正早上的课结束后,我在书院里也是闲着,就去面试没么不好。”
  说,输青青扭头看向风阡陌,对着他问道:“阡陌,你觉得呢?”
  风阡陌对此道:“那个时候,我也是闲着的,陪着你去,自然是可以的。说了,我之前不就答应你一起去面试了吗!”
  输青青笑了笑,道:“说的也是。”
  之后,输青青转过头,看着宋浩说道:“就烦劳宋兄,明天带我去亨钱庄了。”
  宋浩笑着道:“应该的,毕竟也是我议你去亨钱庄的。”
  宋浩说此事后,也就没有在小湖边逗留,对输青青与风阡陌二人分说了声告后,宋浩也就转身离开了。
  而输青青与风阡陌二人,也是对宋浩各自了声“见。”目送宋浩离开了。
  输青青与风阡陌二人继续垂下头,看着水蓝色的湖泊,等着贪吃的鱼儿上钩。
  在醉生梦死阁里,来来往往有许多的客人。有些客人坐在戏台前看着戏,有些客人兴趣浓厚地到来,满地离开了。
  那些坐在戏台前看戏的客人,在他们的桌前,都摆着一盘精致的糕点,这是醉生梦死阁天赠送给他们的。
  客人们边看着戏,不时地拿起一块,进嘴里,喝上一口茶,这感觉挺好。
  或许这些看戏的人,看着戏台上精彩绝伦的表演,还没有察觉出这糕点的不同,不过那些坐在二楼雅间的客人,却是在这糕点入口后,体味到它的不同之处。这些糕点似乎比往的少了一些涩味。这让客人们加喜欢这些糕点。
  而等戏台前的客人们过神来,他们也尝到了这糕点的不同。
  这些客人,有的尝到这糕点的不同,也是开口向一旁的人述说着。
  那些没有尝过的人,听到旁人的推荐声,也就捻起一块糕点,尝了起来。
  这些正在尝着糕点的客人,感到这糕点的味后,也是点了点头。。
  在二楼雅间的兰君,听着底下客人们对糕点的称赞,也是露出了一抹喜悦的笑容。
  魏春秋站在兰君一旁,他和兰君一样,听到这些称赞声,也是微微地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