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别样人世 > 第四章 合金弹头

第四章 合金弹头


  树涵朝甲康伸出手说:“会玩合金弹头吗?”甲康点点头说:“以前在家玩儿过几。”树涵便邀请他一起组队进入合金弹头。刚一进入游戏,便是树涵熟悉的场景——大岗村。两人站在荒芜的土上四周张望着,有没有能用的武。在合金弹头里,武都是玩家自己找的,也可以是杀人越货——抢的。
  树涵从树墩上薅下来一把斧头,甲康则从草丛里找了个带洞的亚麻纺织的袋子,便也找不到其他的武了。树涵说:“在是初玩的份上,我便带带。”甲康说:“我玩这游戏也不差,好吗?我好歹玩过几呢!”在甲康急于狡辩时,一个鬼子兵出现在甲康后方。树涵连忙快跑加攻击,爆了鬼子的头,见地上掉落一张图纸和一个头盔。
  树涵对甲康说:“出师不啊!练把手枪也没有弄到,运气也太背了点吧!算了,戴上头盔吧!没武,我可以冲锋,以后还会有的头盔的。”甲康也没有推辞,拾起了绿色的头盔(损)。毕竟这玩说不定时候就会就自己一,憨狗才会跟自己过不去呢!漆皮都掉了几块,起来坑坑洼洼的,难极了。这也比没有好多了。树涵拿起那黄色的图纸,仔细了说“这好像是小鬼子的要地,我们许可以去找找。万一有要发现呢!”甲康也点了点头,不可否认,树涵这小子在分析问上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
  又沿着土走了约莫着一两米,便到了已经鬼子兵占领的大岗村。树涵和甲康趴在半人高的草丛里,隐藏在村边的大柳树后,专找巡逻落单的鬼子兵杀。等了好大一晌,也没见着落单的鬼子兵。甲康刚说话时,树涵嘘了一声。见一纵鬼子兵队,从他们身边走过,是没有发现他们。树涵急于搞到枪,也不三二十一了,抬起斧头便朝后一个鬼子兵劈去。那鬼子兵抬起右手给了树涵一枪,到了树涵的肩膀上,树涵的血量从一减到了十。
  树涵估摸着自己现在这个状态不过这个有枪的鬼子兵,说不定还会引来多的鬼子兵,弄不好还得把自己了。便吼:“甲康,帮忙。”甲康一跃而起,把麻袋套在了鬼子头上,左手使劲扎住口,着右手挥起他那沙包大的拳头一拳着一拳在了鬼子的头上。结呢!又一个鬼子兵死了。距离关还有十八个鬼子兵要杀,树涵又丢了斧头,拾起了一把掉在草丛间的毛色一一(损),甲康则拾起了把砍刀(全)。甲康说:“树涵,听说咱们的老祖宗就是用这玩儿生劈了鬼子,我用这个总算是苗红了吧!那毛瑟的,没这个顺手我怎给秀“康刀”。
  树涵说:“快走吧!那些鬼子兵已经追来了。”甲康一,吓了一跳。见一群穿着迷彩服的鬼子兵喊着“杀鸡给给”的口号冲了过来。树涵便带着甲康夺而逃,翻过三、四堵土墙,沿着草丛一绕着弯往前跑。树涵说:“前面有个破屋子,我们去避避风头。”说着两人慢慢的沿着草丛爬了过去,虽然说已近黄昏,他们仍然不敢松警惕,生怕鬼子兵来围剿他们。这树涵可是怀着三关的梦,开启合金弹头的。
  推开老旧的绿黄木门,一股陈腐的气息,携带着灰尘铺面而来。“咳咳,东啊?这脏。”甲康说。“找找东,傻站着了,有武才能高我们的生存几率。”树函分析。不得不说,树涵的逻辑推理与应变分析能力堪称一。屋里对门的是一张八仙桌子,上挂一幅八仙过图,左下角略有残缺,是铁柺里的拐杖头丢了,八仙桌子上的盘子与食物一片狼藉,可能翻过好几了。床上也没有要的东,那子倒是一抓一大把。甲康用砍刀挑开子后发现不是土块,而是木板。离开时,树涵一斧子劈开了木板,便出现了一条暗。甲康问:“进不进?”树涵点点头。
  两人继跳入暗中,树涵不从哪儿摸出一盏破灯,昏昏暗暗的火苗在暗里的阴风的作用下,好似马上就要熄灭了。终于,走到了尽头,又是多石块挡住了去。甲康怒吼一声:“他奶奶的”猛的一撞便穿了进去。树涵紧跟其后,心:这家伙皮真厚啊!“哇!这多东。”甲康感慨。树涵摸着下巴说:“似乎我们来对了地方,这里可能就是图纸上的要地。这是鬼子兵在大岗村的粮库吧!”望着一箱又一箱叠成小山似的食物,甲康忍不住发挥了他的技能“吞天食地”,瞬间将成山的食物吞了一半,说了一句:“涵哥,饱了,吃不下了。”甲康的能量充满了,剩要使用技能“狂乱暴风陨”了。在合金弹头,每个玩家都有自己的技能,因人而异,由个性、点、经历、因而定。每个人都不同,树涵的技能是“步穿千杨”。树涵也开吃了,鸡腿、鸭脯、白馒头、白酒,一个月的往下灌。终于,他也饱了。吃得不多,有甲亢的分之一。两人谈论时,忽然传来一声“哈的苦索(人)”树涵暗:“不好。”便一发子弹穿透了来的胸膛,是一个鬼子兵。
  树涵拿走了他身上的手枪子弹,甲康走了他的防弹衣和头盔(全)。树涵问:“小康,现在应该还有十个鬼子兵需要“处理”一下。我们现在沿着这个守仓的鬼子兵来时的往外走,肯定能找到守仓兵休息的地方。”甲康憨憨一笑:“守仓兵,身上的东可好着呢!他们守的可是粮仓啊!”他与树涵视一笑,走了另一条……